第837章 自恋狂人

推荐阅读: 沈姝傅慎言   交换游戏小说   一切如旧亦如初白玖月沈燿   无敌小刁民   谁言情深不悔贺梓凝霍言深   丑女逆袭夏乔司御北   楚月潼轩辕暝   顶级狂龙   重生狂妻,大佬宠上天  

    听着卢三言嘟噜噜说了一大串,林树有些目瞪口呆。

    在他准备继续开口时,林树突然抬手道:“等一下,你先让我捋捋!”

    信息量实在有点大,第一,林树也觉得这货气质有些熟悉,他们之间可能真有都比较熟悉的共同熟人,暂时不知道是谁。

    这第二呢当时被吵闹的没办法,直接跑来这个院子,实在是有些太出风头了,以至于连卢三言这家伙都开始好奇他身份了。

    第三就是,不只是他好奇,连隔壁的妙月山庄,也而不单纯是为了邻居身份才松的点心,竟然是试探!

    林树有点被惊到了,他没想到这件事一下子变的这么复杂,认真想了好一番,才深吸口气道:“这样不太公平,凭什么我得告诉你我是谁,你怎么不告诉我你是谁?”

    卢三言愣了下,怪叫道:“我是谁还用说?我是低调的卢三言啊,预榜第一啊,连续霸占往年好几届的梅花榜第一啊,青云剑宗天才剑修啊,你不知道?”

    “哦,好像是听过。”林树其实也记不清,是不是听说过这家伙的名字了。

    “哎你等等,什么叫好像听过?”卢三言不乐意了:“你别闹,你要真是个啥都接触不到的散修也就罢了,看你不但能来参加梅园盛会,还住到这个院子里来,你告诉我好像听过?你总不会是常年闭关的老……老前辈吧?”

    “不是,我很年轻。”林树认真道:“我的确是个散修来着,而且,如果不是机缘巧合,也未必会来参加梅园会。”

    卢三言顿时表情凝重了些,试探道:“这么说你是认真的?你真的不清楚我的身份?没被我的天才之名震慑过?”

    “刚才你不是说了一遍了嘛,现在知道了,清楚了。”林树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这货,发现他好像有点急。

    卢三言是真急了,气道:“就算你以前没听过,现在听到了,你为什么不震惊?难道我不够优秀吗?难道我不够牛皮吗?你反应是不是有点太平淡了点?”

    “哦,这个可能是因为,你是剑修对吧?”在卢三言的茫然不解中,林树呲牙道:“不太巧,我有个朋友,在我看来他才是真正的剑道天才,因为他是散修,而且,应该不必你弱。”

    “所以呢,相比之下,你既然出身连我都知道的青云剑宗,那么这预榜第一的名头,自然是十分厉害,超出我的能仰望的高度,但是仅此而已。”

    卢三言很不高兴,一本正经道:“你这样不对,简直太不尊重我了,我没从你眼中看到诸如崇拜嫉妒羡慕敬畏忌惮这些情绪,都没有,你这样太不对了!”

    “……”林树无语,认真看看,发现这货好像是认真的,不由道:“一定要有你说的这些,才算是对你的尊重吗?”

    “不然呢?你只是个散修啊朋友,机缘巧合才来的梅园盛会,才住进这个院子跟我坐着聊天,你只是刚结金丹不久啊,碰见我,我这种耀眼的存在,起码给点震惊吧?”

    “卧槽,你好牛皮!”林树突然满脸惊讶,震撼不已。

    卢三言呆了下,随即更郁闷了,咬牙切齿道:“朋友你这演技也太浮夸了点把,而且你能不能找个合适的岔口震惊啊!”

    “不是,你怎么知道我刚结金丹不久的?”林树惊讶问道,他的实力虽然没全部隐瞒,但是因为阴阳珠的关系,还是很难被准确探查的,这卢三言这么厉害?

    “废话,你要是结丹很久就算是散修也该听过我的大名,对我要么崇拜要么嫉妒才……卧槽,你刚结金丹不久?金丹一品?我怎么没看出来!”

    卢三言说着话,突然也怪叫起来,俩人相顾卧槽。

    跟着两人都愣住,随即才反应过来,原来搞错了,卢三言说金丹不久,是指的相对很多老牌金丹境而言的,认定林树实力偏低。

    可林树却理解成,卢三言直接看穿了他刚刚结丹没俩月这事,然后卢三言反应过来,原来林树是个刚刚结丹真真没多久的。

    也就是说,不久之前林树还是个御气境散修,而这样一个家伙竟然之前干拒绝他,能住进这个院子,而且还没有对他的身份震惊,这才是让卢三言最震惊的。

    一时间两人相顾无言,半晌林树才呲牙道:“哈,原来搞错了,好吧,那我收起我刚才的震惊!”

    “……”卢三言这下次更郁闷了,咬了咬牙嘀咕道:“总感觉哪里不太对啊,等一下,你那个散修剑道天才贵姓?”

    林树也愣了下,突然明白过来为啥觉得卢三言有种古怪的熟悉感了,因为这货好像跟吴良有点类似?

    不过不同的是,吴良是拽,纯粹的拽,就那种敢跟天王老子比剑的拽,而卢三言却沉迷于扮酷和自恋,各种想要震惊崇拜羡慕嫉妒。

    “我说,你是不是认识吴良那家伙?”卢三言表情古怪。

    林树迟疑了下,最终还是点头道:“我突然想起一个事来,据说几年前,阿良刚崭露头角的时候,狂的没边,到处找人挑战,后来被几个天才给教训了一通,从那才稍微收敛点,教训他的人,是你?”

    “原来你真的认识吴良那混蛋,原来是会认识他比认识我早,难怪!”卢三言痛心疾首道:“难怪没被我震惊到,原来又那混蛋打底了!”

    “额那个卢道友,你冷静下啊,这说的人也是吴良吗?你们也是朋友?”林树试探着道。

    “谁跟他是朋友了?简直是不共戴天的仇人好嘛!”

    卢三言气道:“你瞧瞧这事吧,有我没他有他没我好不好,除了你这样的奇葩,满世界都知道我青云剑宗卢三言,是梅花榜第一,是当今年轻辈第一人,可那混蛋呢?漫天下都知道,他吴良是天才剑修吴良,凭什么?我就问你凭什么?”

    “当年就差了一步啊,我只不过是稍微出关晚了一些,刚准备出关之后就行走天下,让天下知道知道我呢,结果那混蛋抢了先!”

    “搞到最后,别人对我的最早印象就是,我和其他几个山门天才,教训了那混蛋一通,你听听,还是和别人一起,好像我们旁的天才加起来,才是他吴良的对手,就问你气人不?换你你气不气?”

    “额,这个……”林树听的很惊讶,有些不知道该说啥了。

    在卢三言的情绪影响下,莫名觉得,好像还真挺气人,他好像还真有点可怜?

    “真爷们不啰嗦,一句话,气人不?”卢三言拍着桌子问道。

    “气人,特别气人!”林树憋着乐,真的觉得反差好大,不知道这货的那些迷妹和粉丝知道他这幅样子,还会不会对他爱的狂热啊!

    “那啥,卢兄,你认识戚仁不?”林树还是没确定,这家伙到底跟吴良什么关系,看他义愤填膺的样子好像是仇人,但又感觉有点不像,比较迷茫。

    “咦?你还认识戚一刀?”卢三言真的惊讶了,反复打量着林树道:“你到底谁啊,以你的实力和修为,没道理连戚仁都认识啊,连戚一刀都认识,你们是朋友?”

    “嗯嗯嗯,很要好的朋友……”林树笑着,又补充道:“起码我是这么认为的。”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现在有点茫然,原本以为天底下就吴良和戚仁是绝顶天才,其他都是浮云,可现在才知道,吴良被追杀是真的,眼前的卢三言,还有隔壁云月颜,恐怕也是同等级的天才啊!

    这让他感觉有点心虚,莫名跟一群绝顶天才打交道,突然有点心慌。

    “难怪!”卢三言恍然道:“要是一般的朋友,恐怕连知道戚一刀真名的资格都没有,说真的,相比较吴良混蛋,我还是更喜欢老戚,人狠话不多,跟我风格比较接近!”

    “???”林树满脸问号,心道你特么是认真的嘛,仁哥的确是人狠话不多,可怎么就跟你风格接近了,你连耍酷都是装的,偏执于名气和自恋不可自拔,还有点话唠潜质啊!

    “怎么,你在质疑我?你出去扫听扫听,看看我是卢三言是不是人狠话不多?”卢三言得意道:“基本上对外,三句话不和就得血溅当场,我的剑,不饮血不归鞘,出了名的!”

    “厉害厉害,佩服佩服!”林树拱拱手道:“所以当初,是你自己打败了吴良,才让他收敛的?”

    “咳咳,其实我自己当然也可以收拾他吧,虽然如今大概能打个平手,但当时我应该是率胜一筹的……”

    卢三言有些心虚的嘀咕道:“不过呢,那混蛋太猖狂了,你既然是他朋友应该知道的,他得罪的势力太多了,当时不少人出面围剿,不吹牛,基本上如今预榜前十的人都参与了。”

    “嗯?阿良这么凶残?一个人独战你们预榜前十?”林树讶然。

    卢三言顿时不乐意了:“你要这么说咱们就没法聊了,你觉得可能吗?他再牛皮当时也跟我们一样,都刚刚跨入金丹三品,炼神大佬们懒得出手,毕竟就算出手也是给他刷名头,就让我们练手了。”

    “不过呢,作为一个实在人,有啥说啥,他路子太特么野了,你知道吧?我们都是各大山门培养出来的,再怎么天赋卓绝,也难免会有些循规蹈矩,而那混蛋就不同了,他纯粹野路子,而且特别没底限,所以着实难缠!”

    “不过!”卢三言大手一挥道:“最后呢,因为我们都追散了,最后只有我和隔壁妹纸一起追上了他,然后因为都是剑修嘛,我就跟他单打独斗了,然后当然是狠狠的让他遭受了挫折!”

    “哦?隔壁的妙月仙子吗?真巧啊,那要不要请过来一起聊聊?”林树好奇的厉害,真不知道吴良这么牛皮。

    “咳,请啥呀,这大晚上的多不方便!”卢三言有些心虚,看林树笑吟吟的,顿时郁闷道:“好吧我承认,我最后只跟无良混蛋打了个平手,其实是云姑娘困住了他的剑才打败他的。”

    “你收起这种质疑的眼神啊我警告你,这次说的绝对是实话!”卢三言瞪眼。

    林树点点头,忍不住感慨:“也就是说,吴良其实应该差不多跟你并列第一是吗?为何他没有上榜?还有仁哥,也没上榜是咋回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