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看吧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贴身小神医林树 > 第17章 寒气入脏腑

第17章 寒气入脏腑

推荐阅读: 沈姝傅慎言   交换游戏小说   一切如旧亦如初白玖月沈燿   无敌小刁民   谁言情深不悔贺梓凝霍言深   丑女逆袭夏乔司御北   楚月潼轩辕暝   顶级狂龙   重生狂妻,大佬宠上天  

    ,,????????虽然很让人期待,可林树却没真去等可能出现的美人计。

    连赵老神医都无法根治的病症,林树很好奇究竟是怎样的,而且穆婉儿不知道被这病痛折磨了多久,甚至有性命之忧也并非夸张,之前在培元堂不就是这样?

    这种情况下,还等着人家无计可施了用美人计的话,实在太不地道了点,更何况人家这么一个出身不凡的大美女,也未必会真那么做。

    所以,也差不多了;融合阴阳珠之后,林树发觉自己记性也变的极好,早年跟爷爷学过的医术,原本一知半解也有些模糊了,可现在不但能清晰记起甚至能轻松理解,他也想看看那些知识结合阴阳珠,能产生怎样的效果。

    “我可以试试看,不要什么重金,毕竟我现在顶多算个赤脚郎中,不过,我也没办法保证什么。”林树沉吟之后,拘谨之色消失不见,沉着冷静中透着股淡然。

    穆婉儿美目中有些讶然,她正是发觉了林树的拘谨,才想通过一些机敏的小手段掌控谈话节奏的,可没料到,这个家伙,怎么突然就换了个人似的?

    瞧着他明亮清澈的目光,穆婉儿突然有些惭愧,不过这种情绪刚产生,她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虽然后续节奏是自己引的,但山泉性寒这个事,可是这家伙主动提起的!

    穆婉儿一时间有些茫然,这个家伙,到底是有意还是无意?瞧原本的拘谨模样,应该是无意间提及,可看他现在这般,却不得不让人怀疑是否是有意开了这个头了……

    因为出身和病痛的缘故,穆婉儿见识过各色人各色嘴脸,自认为看人极准,眼下却有些摸不准面前的林树到底是个什么人了,不免心底产生了一丝好奇。

    “太谢谢林先生了,您能出手就已经很感谢了,只要尽力而为就好,诊费肯定不会少了的!”穆婉儿暗自疑惑好奇的时候,安伯已经欣喜开口。

    穆婉儿也收敛了情绪,脸上满是感激之色的开口道谢,不管如何,任何可能的治疗对她而言都是希望,对忍受了十几年病痛折磨的她而言,再微小的希望,对她都犹如曙光。

    什么都没做呢就被感激感谢,这让林树有点不好意思,挠挠头咧嘴又露出憨实的笑容来,带着乡村特有的朴实。

    “病不宜迟,咱们开始吧,我先号下脉。”虽然结合阴阳珠的作用,面诊的话更直接明了些,可林树暂时还没办法客观淡然的盯着那张绝美面容看,便选择了把脉。

    穆婉儿自然没意见,赶忙扯起袖口,露出一截光滑白净至极的皓腕来,让整只手看上去更富有美感,简直如美玉雕琢而成似的,完美无瑕。

    林树怔了下才移开目光,上前伸手搭在那丝滑的手腕上,随即暗中催动阴阳珠。

    下一刻他心中大惊,穆婉儿的脉象竟然迟、沉如冰凝,下意识眯眼朝她无暇的脸上细细看去,果然见她脸部气血也满是寒凝之象!

    人体是个有机整体,部分即可反应整体,而面部又是最直观的位置,中医的望闻问切四大诀,其中望就是望诊也称面诊,是可以通过面部气色判断整体脏腑气机的;

    正因为如此,林树才有些惊讶,心道难怪赵清秋老神医没给她彻底治疗,恐怕真的是难以根治啊,因为她体内寒气竟然早已经侵入脏腑!

    穆婉儿和安伯等人大气都不敢喘,尽管也知道,连各位中外名医神医都束手无策的病症,一个小山村里的年轻人有办法的可能太小太小了,可她们仍旧抱有一丝希望。

    “林大夫,我家小姐到底得的是什么病?”见林树久久沉吟不语,安伯实在心急的开口,是询问,也是在试探林树深浅。

    林树收回手,退到对面坐下,微皱着眉头道:“原本我以为你只是误食了大补之物造成阳逆,现在看来,你应该是用那些名贵补药吊命缓解病痛了吧?”

    />????对面几人神色巨震,都有些难以置信,这家伙根本没询问什么,只是简单搭了搭脉,竟然能推测出这个?这怎么可能?!

    穆婉儿和安伯暗自对视,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疑,除了震惊他们同时也在怀疑,难不成那培元堂跟着年轻人早就认识,制造假象暗中告知了病况,骗取她们信任?

    不,不太可能,以赵清秋的声明完全没必要做这种事,甚至他只要说有法可治再拖着,自然就能获取重谢,完全没必要自认无计可施,再推给这个年轻人林树,毕竟老神医的名声,怎么都比这山沟里的小年轻更可信些。

    既然没可能是暗中串通的,那就真的让人震惊了,单纯的搭搭脉,就连之前出现阳逆之症的原因推测出来,这个山村小子,难道真是个神医不成?想到这,穆婉儿也有些抑制不住的激动和震惊。

    此时安伯更是声音颤抖着,追问道:“林大夫,我没听太明白,您能不能详细说说?”

    林树哪能不明白对方心思,目光如炬的瞥过来一眼,淡淡道:“详细的你们应该比我清楚,寒气早已侵入脏腑,每逢水日子时便会发作,连血液多仿佛被冻结的痛苦何其难受,名贵补药能缓解,但过量就会出现阳逆啊!”

    穆婉儿清冷的眸子里骤然爆发出光彩,眼泪也悄然滑落,那种如坠冰窟濒临死亡的痛苦和绝望,她以为没人懂,但没想到,在这个小山沟里,竟然让她找到了懂的人,看到了希望!

    旁边的安伯和门口的黑衣保镖们,也都一副见鬼似的表情,穆婉儿的情况他们自然知道些,也跟随着看了无数大夫,自然有所了解;

    但实在难以相信,这个林树单凭搭搭脉,竟然把前因后果全都说准了,这让人怎么不震惊?!

    她们消化情绪的时候,林树也陷入沉思,这已经不是寻常病气了,入骨的寒气程度十分恐怖,在用药上自己不可能比赵清秋高明,但好在有阴阳珠能够直接抽取;

    但是啊,这么恐怖的寒气,如果直接抽取的话,以如今阴阳珠的阴阳二气容量,根本承受不来,搞不好会让寒气滞留在体内,到时候病的可就是自己了,这很让人蛋疼。

    “林大夫,对不起!请您原谅我方才的小手段小心思,实在是被这怪病折磨太久,不愿意放过任何一丝希望,对不起!”穆婉儿突然起身,婀娜的身姿弯下,她流着泪苦笑,如梨花带雨般的凄美。

    林树咧咧嘴,刚才那高深莫测的神医形象瞬间消失,又恢复了些拘谨摆手道:“没事没事,我能理解,只是,你这病很不好治……”

    “既然是不好治,那就是能治了对不对?”穆婉儿激动之下,直接迈开大长腿跨过来,随着一阵淡淡的体香冲到林树对面,几乎要扑过来。

    林树噌得有脸红起来,吓的朝后仰去,无奈道:“别、别着急,先坐下,坐下咱们慢慢说成不成?”

    噗嗤!瞧他这拘谨脸红的样子,穆婉儿直接被逗乐了,情不自禁的破涕为笑,炙热美目亮闪闪的盯着他,最终还是听话的坐回去。

    林树也觉得自己反应有点窘迫,伸手挠挠头,随即才又恢复正常,一本正经的道:“能治是能治的,但我需要时间准备,可能很快也可能很久……天也不早了,要不,你们留个联系方式先回去,回头咱们再联系?”

    好不容易看到希望,穆婉儿哪肯回去,她狡黠的看看这老宅,突然开口道:“这宅院宽敞清静,林大夫是一个人住?”

    “额是啊……”暗自琢磨病情的林树怔了怔,有些不明白她干嘛说这个。

    “安伯,你们去搬行礼吧,我还没在这种山村住过呢,??就打扰林大夫一段时间了,房费按市里最好的酒店给,林大夫肯定是不介意的吧?”心情大好的穆婉儿笑说着,做出副乖巧可人模样看向林树。

    “?!!”林树同学,满脸懵逼。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