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另有隐情

推荐阅读: 沈姝傅慎言   交换游戏小说   一切如旧亦如初白玖月沈燿   无敌小刁民   谁言情深不悔贺梓凝霍言深   丑女逆袭夏乔司御北   楚月潼轩辕暝   顶级狂龙   重生狂妻,大佬宠上天  

    ,,????????“怎么回事?”于向柏见状皱起眉来,张成刚算是他学生里最成功也最稳重的,到底出了什么事,竟然让他如此慌乱?

    “老……老师,我被院里停职了……”张长刚虚脱般的跌坐在椅子上,跟着惊恐不已的看向那对母子。

    “什么?!”于向柏惊的站起身来,刚要再说,兜里电话竟然也响了,他面色更加古怪,却还是按下接听键,因为岁数大的缘故,还习惯性的打开了免提。

    只听电话里传来个声音道:“于老啊,您先在在哪呢?先不说这个,你们到底惹了什么人啊,卫生厅的竟然直接打电话过来了,说是要审查您,你看这……唉,于老你明天还是来学校一趟吧!”

    电话那边说完就直接挂断,于向柏如遭雷击握着手机愣在原地,好半天都没能缓过神来,这下子不只是他和于向柏,所有他们这些人都一个个面色发灰,终于意识到,那妇人根本不是在开玩笑!

    “这位女士,刚才的话不是我说的啊,是于标啊!”回过神的张成刚,一下子没了原本的趾高气昂,慌忙冲过去,满脸哀求之色道:“这事跟我没关系啊!”

    那妇人压根没搭理他的意思,似乎根本就不想缓和这件事,见状于向柏也有些慌乱,明明只是因为于标的几句话,可如果任由这事继续下去,不止是他,他所有学生的前途恐怕都要跟着受影响;

    现在医患矛盾越来越常见,为了应对这些事,到处都在加强医生队伍建设,医德培养更是十分重要的方面,甚至成为了一项很重的考核标准,如果被扣上医德不佳的帽子,那直接能压死他们所有人的前程!

    “女士,刚才的是于标的说的不对,我这老头子替他跟你们道歉!”于向柏权衡清楚,也顾不上看热闹的培元堂众人了,直接深吸口气,歉意的冲那娘俩微微躬身,动作做的十分艰难;

    可为了他们这些人的前程和名声,他还是继续道:“不过还请相信我和我的学生们,我们一定会的尽快找到贵公子的病因,并用最快的时间为他治好的!”

    既然人家有那么大能量,那肯定也不会是培元堂的托了,于向柏自知病症疑难,可他没得选择啊,本来是来踢场子的,谁知道事情会搞成这样?!

    “哎哟不得了啊,竟然是省里来的厉害人物,难怪瞧着气势那么足呢,这下好了,于大夫他们直接得罪人喽,瞧这事闹的!”

    “这不就是自作自受嘛,不管好自己孙子,惹了麻烦当然的他跳出来擦拭,说起来于老以前那也算德高望重了,今天真是开了眼,竟然跟人鞠躬道歉,啧啧,人外有人啊!”

    “可我咋觉得这是个昏招呢?你们想啊,现在打包票要给人治好,可明摆着赵神医他们都没瞧出问题来,咋能那么容易看好的?回头要是看不好,可就呵呵呵……”

    围观的众人也没想到今天能撞上这种戏码,一个个惊的鸦雀无声好半天之后,才纷纷回过神来开始议论四起,讨论的好不热闹。

    被围观狠狠打脸,原本仗着身份地位自视甚高的于向柏张成刚等人,这会真的羞得恨不得拂袖离开,但是不敢啊,这要是直接走了,他们这些人可真完蛋了!

    &

    nbsp;?眼下,他们只能求着那妇人给个机会,来缓和这件事,别管能不能真治好,起码腾出时间来运作了,那样后面或许还有转机!

    “治好?你们口中最先进的医疗设备,都没能查出病因来,凭什么你们能给治好?凭你们连医德都没有,靠混混出来的成就吗?还是说你们觉得,你们这些人师生爷孙的,医术就比那些京城大医院的专家厉害了?”

    妇人没哟再针对于标这个小角色,只是语气依然很尖锐,很不客气的直接说在于向柏脸上,说的这原本名声不错的于大夫脸色青一阵红一阵的。

    于标也自知闯了大祸,眼看着身边人模样,他又是自责又是害怕,却灵机一转自以为聪明的道:“女士,你们来我们红叶镇不就是求医的吗?这地方就属我爷爷医术高明啊,而且我们有很好的资源设备,不找我们旁人根本帮不了你们啊,培元堂他们你也看到了,根本也找不出病因啊!”

    妇人微微皱眉,转头看向上座的赵清秋,说实话,他们跑来其实就是奔着赵老神医的名头来的,只是刚才培元堂这边的反应,让妇人也有些失去了信心。

    赵清秋略微沉吟,坦言道:“你们的矛盾我们培元堂不掺和,但是,实话说,老朽也没瞧出这年轻人的病因来……”

    妇人眼神有些黯淡,有意无意的看了眼林树,这时赵清秋却乐呵呵的道:“不过嘛,我们爷几个没办法的事,小树未必没办法啊!小树啊,你现在也别再藏着掖着了,咱们,还是应当急病患之所急啊!”

    刚才这句话于向柏也说过,可现在对比之下却显得对他们那些人而言,无比讽刺,毕竟被于标全给搅合了。

    林树乐呵呵的道:“师父说的对,这方面咱们可比某些人讲究多了!不过我还是要说,小标子啊,我早就提醒过你要有点医德口德了,你偏不听,看看,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吧!”

    于标怒视着他牙齿咬得嘎嘣作响,向呛回去却被于向柏狠瞪了一眼才只得作罢,他快恨死林树了,果然跟这家伙八字不合啊,每次碰着他就倒霉,而且一次比一次倒霉厉害!

    这时张成刚突然不顾身份,慌忙道:“林树,林大夫,你瞧出病因了?赶紧给人看看啊,咱们今天可是切磋交流的,都算是自己人啊!”

    林树听的直咧嘴,围观的人群却忍不住吐槽开了,众人纷纷嚷嚷道:“哎哟这个人臭不要脸的,刚才还一副鼻孔看人狠怼培元堂的架势呢,这转眼就成自己人了,脸皮咋这么厚,也不知道谁教的!”

    “当然是老师教的呗!以前只是听说于大夫是市里的专家名医,原来啧啧,孙子教不好学生也教成这个样子……”

    于向柏脸色铁青,很想呵斥张成刚滚回来不要丢人现眼,可他却也有些狐疑,心道难不成这个叫林树的小子,真看出了病因?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倒不妨听一听,或许有了启发回头他们就可以用最好的资源给病人治疗了,这样是解决他们师生爷孙困局的唯一方法!

    这时那妇人犹豫再三,终于还是迈步上前,脸色极其复杂的微微致意道:“林大夫,你能治好我儿子的病吗?只要能治好,多少钱都可以!”

    “当然可以治,而且现场就可以治好,但是……钱可

    买不动我出手!”林树依旧坐在那,老神在在的笑道。

    “哇!还是林小神医厉害啊,竟然这么信息十足!瞧瞧这自信,就比很多人厉害多了,果然不愧是赵老都认可的医道天才,厉害厉害!”

    “这下厉害了,不瞒你们说,我从开始就觉得咱们林小神医可以,你们可是没注意,人家从一开始就淡定自若,明显胸有成竹!”

    ……

    大家点明显不太一样,众人议论纷纷,那妇人却眉头一拧,露出些威势来,不解道:“林大夫这话是什么意思,钱买不动,那你要怎么才肯治疗?”

    “林树,我劝你还是不要装神弄鬼了,人家可是咱们都惹不起的大人物,治不了就治不了,装什么装!”于标实在瞧不惯,忍不住再次开口。

    “你闭嘴!”他话音刚落,突然几道呵斥声同时响起,却是那妇人以及于向柏张成刚齐齐开口,直接把这家伙给吼懵了,瞬间不敢吱声。

    随即妇人深吸口气,眼神复杂却语气诚恳道:“林大夫,如果你真能治好我儿子的话,不管想要什么,尽管提,我们会倾力满足你的要求。”

    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齐聚到林树身上来,他们都很好奇,林树到底想要什么,才肯答应给这个来历不俗病人治病,又会从中得到什么好处?

    被众目齐聚的林树,突然笑了,看向轮椅上那个包裹严实的年轻人道:“我需要什么条件才肯给治疗,想必……程大少应该心知肚明吧?”

    旁人满是疑惑,那妇人和轮椅上的年轻人却猛然一震,妇人眼中满是震惊和疑惑之色,显然没明白,林树怎么猜出他们身份的。

    “小树,你跟他们认识?”赵清秋见状也有些奇怪,同时纳闷不已,这段时间接触一来,他很确定林树是个很有医者仁心的孩子,不认识的病患只要遇到了也愿意帮,怎么反倒这个认识的,反倒没那么爽快直接了?

    “的确是认识的师父……不过,确切的说是跟轮椅上这位程大少接触过。”林树恭敬回答,虽然跟赵清秋只是师徒之名,可他却一丝不苟十分敬重。

    那妇人眼神急转,突然像是抓到了希望似的,突然道:“一句接触就能轻易带过了吗?林大夫你还真是轻描淡写啊!赵老神医,我们原本只是慕名而来求医的,可既然您是这林树的师父,那还请您给主持个公道!”

    妇人的话说的很硬气,毕竟刚刚已经展现过能量了,现在如此说,说白了也有几分逼迫赵清秋的意思,毕竟,现在怕是没有哪个当大夫的愿意得罪她们。

    赵清秋微微皱眉,看了眼苦笑的林树,随即淡淡笑道:“看来事情另有隐情啊……于老弟,不如今天的切磋就到此为止吧,咱们有时间,再作交流。”

    眼瞧这是要关上门的架势,围观看热闹的群众们有些失望,这时候于向柏这帮人终于做了件博他们好感的事,只见于向柏直接满脸正气的道:“赵老哥,切磋可没结束呢,我们还想见识林小神医的高超医术呢,现在可走不得!”

    明摆着妇人对林树的态度有怨气,于向柏他们怎么可能放过这大好机会,铁定是要站队声讨到底啊,这对他们而言也算个暗自惊喜的转机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