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看吧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贴身小神医林树 > 第108章 隐晦之气的源头

第108章 隐晦之气的源头

推荐阅读: 沈姝傅慎言   交换游戏小说   一切如旧亦如初白玖月沈燿   无敌小刁民   谁言情深不悔贺梓凝霍言深   丑女逆袭夏乔司御北   楚月潼轩辕暝   顶级狂龙   重生狂妻,大佬宠上天  

    ,,????????林树老神在在的喝着茶,嘴角噙着笑意,他也不是故意想装神弄鬼的,可是没办法,必须得先让这老爷子信服了才能治疗啊!

    这会的程老爷子哪还有半点不信,前面被道破旁人不知道的病情,他就已经很震惊了,自然有些相信林树会医术了;

    而现在看着手中核桃,他已经不是信那么简单了,简直完全被震惊的无以复加!

    这核桃他盘了好些时候了,几乎二十四小时不离身的,可就这样他自己都不知道上面有裂缝,外人怎么可能知道的?这简直神乎其神啊!

    看了眼自己孙子,瞧他那满脸懵的表情,程老爷子压了压心头震惊开口道:“小……那个林……林大夫,你是怎么知道我这双瓣灯笼有裂缝的?还有,这跟我的毛病有啥关系?”

    程绍金闻言算回过些神来,可依旧难掩震撼之色,不过见自家老爷子终于是信服配合了,他也暗自松口气,有些激动地附和道:“是啊林哥,这到底怎么回事,太神了吧!”

    林树摆摆手道:“什么神不神的,我是来看病又不是来当神棍的,你们不用这幅表情,其实都是些简单道理。”

    顿了下林树才接着道:“老爷子的病是手太阴心经和小肠经表里皆被外邪入侵所致,之前的大夫帮您开药见效,那就是对症了的!”

    “可只是开始有点效果,既然对症后来怎么还加重了呢?”这爷孙俩都很是不解,茫然问道。

    林树笑道:“中医诊断开药其实都是活的,也就是说得根据病人情况随时调整,当时那种情况,如果让那位大夫再诊断加大药量,其实依然会有效果,只是,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老爷子估计直接把人家当庸医?”

    程老爷子老脸一红,呐呐道:“合着我冤枉了人家和春堂的大夫了?看这事闹的,我还以为那偌大的招牌也是忽悠人呢,金子啊,回头可得给人赔罪去!”

    程绍金苦笑着应下,没办法啊,当时听闻老爷子病情加重,人家和春堂的何大夫匆忙赶来想复诊,却不料被气恼的老爷子给赶出去了,没想到竟然真的是误会了人家,这回头赔罪可有得尴尬了!

    “虽然那位大夫未必能除根,不过当时抑制减缓病情还是可以的,毕竟辩证入药都是对的,只是当时搁置了,也就使得前面的治疗没了意义,后来外邪再增,自然病情越来越重。”

    “不是,小林大夫,我没听太明白,你的意思是就算和春堂的大夫治下去也治不好?得嘞,金子你也不用去赔罪了,我瞧着和春堂也就那样,还没小林大夫医术高呢!”

    这老爷子也是耿直脾气,立马改了主意,林树见状哭笑不得,不过还是点头道:“算是这么回事,只是问题不在人家和春堂大夫身上,而在老爷子您自己这儿呢,说到底,您每天守着邪气不撒手,再好的大夫也难给你除这个根啊!”

    “啥?”程老爷子听的直瞪眼,突然回过味来,看看手中的宝贝核套,跟着直接丢在桌面上道:“你是说我这宝贝就是那啥外邪?”

    程绍金算是见识过林树的厉害了,可眼下也觉得有些扯,表情古怪道:“林哥,这……就是俩文玩核桃啊,怎么还能跟外邪有关系了,还成了我爷爷生病的根源?”

    林

    树没在意他的置疑,笑着点头道:“老爷子不妨回忆下,您那怪病是不是从得到这宝贝核桃之后不久,才开始出现的,以前应该完全没有吧?”

    程老爷子稍微一回忆,脸色顿时变了,立马坐的离那俩核桃远远的,忌惮道:“还真是这么回事,就捡了这个大漏之后不久,我就开始犯怪病了,我说小林大夫,这双瓣灯笼说是宫廷遗物,上面该不会是有啥冤魂吧?”

    老人家多少都有些迷信的,这跟他们当初的成长环境有关系,这会自然而然的聚联系上了,旁边的程绍金虽然是个无神论者,但这会心里也有点发虚,瞅着那俩核桃怎么都别扭。

    林树笑道:“这世上有没有鬼神我也不清楚,毕竟也没见过,不过您大可放心,这俩核桃跟那些没啥关系,咱们也不扯啥怪力乱神的。”

    “林哥,你赶紧说说到底咋回事吧,我这听的心里毛毛的!”程绍金小心翼翼也朝后坐了坐,看样子是挺瘆得慌。

    林树咧嘴笑笑,毫不介意的拿起那两个核桃,轻轻在手中摩挲着道:“咱们医家有五运六气之说,通俗点可以理解有阳明之气,也有隐晦之气,再简单点你们可以理解为磁场,有的是对人体有好处的,有是会起坏作用,能理解吧?”

    爷孙俩都点点头,可看着林树搓核桃还是觉得古怪,这时林树接着道:“这核桃我怀疑不是传下来的,而是土里出来的明器,正因为这样,上面才沾染了隐晦负面的磁场,而且很多,这些负面的气被收拢在核桃里面,随着老爷子重新包浆,也就逐渐渗透出来,也就成了外邪入侵,并且是从手上,由表及里。”

    虽然还是稍微有点复杂,但程绍金爷孙俩倒都能理解了,程老爷子面色古怪,抹把冷汗道:“你这么一说还真有可能,我买这核桃的时候,脏兮兮的一股子旧土味,那摊主也贼眉鼠眼的,搞不好真是土夫子!”

    “爷爷,啥是土夫子,啥又是明器啊?我咋听不懂你们说的啥?”程绍金满是茫然的说道。

    “不学无术的玩意,你知道个啥!瞧瞧人家小林大夫……算了,这么比太难为你了!”程老说着,也不顾程绍金欲哭无泪的样子,接着道:“土夫子就是盗墓贼,明器就是墓里出来的物件,说白了,这玩意就是死人陪葬的物件,待会赶紧扔了!”

    林树这时却搓完了核桃,随手放在桌上道:“挺好的物件扔了怪可惜的,回头晒上几天就没问题了,消除里面的负面气场,也就不会再影响什么。”

    “真的啊?你别说直接扔了我还真有点不舍得,盘着又膈应的慌……”程老为难不已,跟着眼睛亮了下道:“小林大夫你既然懂这些,那干脆画个符彻底镇一镇邪气咋样?”

    林树有些哭笑不得,他刚才已经把其中的隐晦之气给抽走,这核桃现在只是普通文玩,不会再造成什么问题了,只是这就不方便直说了,才说的晒一晒;

    哪成想,这程老爷子脑洞这么大,直接让画符处理了,他无奈道:“老爷子,我是个大夫啊,又不是和尚道士的,哪懂那个啊,再说了,这也不是一回事。”

    不料程老闻言却摇头道:“我觉得其实没啥区别啊,鬼魂怨气啥的虽然是吓人,可归根结底不也是影响人嘛,这核桃里的邪气跟那个也没啥区别吧?”

    林树心中一动,他突然意识到,好像是这么个道理,那些传说中的冤魂怨气啥啥的,如果真

    存在的话似乎本质上也属于隐晦之气的气息,毕竟也是阳明生气的对立面的?

    难不成那些都是存在的?自从得到阴阳珠后,一直沉浸在忙碌中,还真没认真想过这个问题,既然阴阳珠这么不科学的东西都存在了,那么这世上其他不科学的事物,是否也都是存在的?

    林树一时间被这个想法吓到了,他可是受过系统教育接受过现代科学熏陶的人,这个突然冒出的认知,实在有点太毁三观了些……

    好在这些念头只是一闪而过,林树没有深入去想,抬眼见程老爷子满是期待的看着自己,他才回过味,说白了,这老爷子是想让他给出点可靠的法子消除心理障碍呢!

    “老爷子你说的也在理,除了要晒几天之外,你再用辟邪的糯米埋上几天,这核桃就彻底干净了,到时候是盘还是转手,都不会再有任何问题!”林树咧嘴笑说道。

    “太好了!”程老爷子闻言大喜,想伸手不过又缩回去,跟保姆要了副洗衣服的皮手套,戴上道:“这样就没问题了吧?”

    见林树笑着点头,他才赶忙隔着手套捧着核桃到院子里,直接晾嗮到太阳地里,跟着才如释重负的回来重新坐下。

    “啧啧,你说这事,谁能想得到呢?得亏小林大夫厉害啊,我现在才发觉了,不摸核桃我双手都暖和不少,摸着的时候就冰冷!”程老爷子啧啧称奇道。

    “您老这是心理作用吧,平时核桃揣兜里的时候,也没听您说觉得手暖和啊!”程绍金总感觉事情有点太玄乎了,努力像拉回到正常的行医治病上来。

    程老爷子却瞪眼道:“你懂个屁,原来我捣鼓菜的时候才会腾出手来,干活当然觉得手暖和了,那时候没在意罢了,现在可不一样!对了小林大夫,我这回头再找和春堂开几幅原来的药吃吃?”

    “您刚不说不用去和春堂了吗?”程绍金缩缩头弱弱说着,好在终于不是说那些玄之又玄的东西了,他又开始纠结怎么尴尬的去和春堂。

    不料林树这时却笑笑,看了眼墙上的钟表道:“倒也不用再劳烦旁人,咱们再等半个小时,等十一点发病了,我就给您推拿一番,完事再开个方子吃两幅就行了。”

    “哎哟瞧我!有小林大夫你在呢,我还找什么和春堂啊,我这嘴真是该打该打,小林大夫您可千万别介意啊!”程老爷这才反应过来说错话,慌忙道。

    林树不以为意的笑笑,跟着程绍金却满是疑惑道:“那个,林哥,我好像没给你说过我爷爷平时什么时候发病吧?你怎么知道是过了十一点的?”

    “啥?不是你告诉小林大夫的?”这爷孙俩再次被惊到了,齐齐用好奇又震惊的目光看向林树。

    “因为十一点要进午火正阳时啊,心经肠经都属火气,外邪入侵身体的营卫之气势必会反抗,自然会挑在受影响部位力量最足的时候,你们可以理解成午时双方要交战厮杀,也是因此而引发的各种疼痛。”

    这爷孙俩不禁对望,各自都看到对方满脸的惊叹,程老爷子更是竖起大拇指道:“服了!我活了这么大岁数,就没见过小林大夫你医术这么神的,真服了!

    你这就是个小神医啊!我家金子虽然不成器,可没想到运气都憋到跟您认识了,这是他的福气,也是我们老程家的福气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