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看吧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贴身小神医林树 > 第150章 江湖五花八门

第150章 江湖五花八门

推荐阅读: 沈姝傅慎言   交换游戏小说   一切如旧亦如初白玖月沈燿   无敌小刁民   谁言情深不悔贺梓凝霍言深   丑女逆袭夏乔司御北   楚月潼轩辕暝   顶级狂龙   重生狂妻,大佬宠上天  

    ,,????????虽然是浪费了两小窖,但好歹也算是一次成功了,已经算是顺利。

    最终这一窖蒸馏出三大坛酒液,常金福欣喜异常的忙着将酒坛封口,说是得静置一段时间,彻底沉淀之后再倒出才行。

    不过装坛之前,林树让留出来了一些,他自己弄了一小桶准备带回去给山田众人品尝,剩下的一酒壶则留给他们两口子,都先尝个鲜嘛!

    封坛完毕,常金福忍不住又喝了几口,笑的根本合不拢嘴来,不只是因为他参与酿制了这么好的美酒,更重要的是,没辜负林树,这才是让他最开心的。

    “常哥,这酒单喝可别喝太多,不然很容易醉人的,回头配着翡翠蔬菜吃可以稍微多喝点。”林树也小口抿了口,任由奇特的酒香充斥着,这次试验品跟之前兑过水的猴儿酒很接近了,他挺满意的。

    常金福咧嘴笑道:“高兴嘛,高兴!不碍事的,我像开心这么大事就偷酒喝了,酒量好着呢,你嫂子知道……”

    常大嫂闻言也笑道:“小树,没给你办砸事,他这是开心呢,让他多喝点没事……哎哟老常?老常你咋了?”

    她话没说完,依着酒坛的常金福突然晕晕乎乎朝一旁歪道去,吓的林树也刚忙过去查看,一看忍不住乐道:“我就说吧,这酒单喝太醉人了,连常大哥的酒量也扛不住!”

    之前江晓燕那个女酒鬼,喝了兑水的猴儿酒都醉倒了,林树估量着这些新酒怎么都比那些酒劲更大些,不过这种酒主要是后劲大,而且不上头,更何况味道也比市面上的酒好太多了,老少咸宜,已经很好了!

    背着常金福到堂屋休息,林树也没用阳明生气帮他解酒,毕竟他们两口子这几天都忙活的够呛,现在算是成功了,也该好好歇歇。

    本来还想商量下后续的事,现在常金福喝多了也只得作罢,叮嘱常大嫂也休息两天,随后林树离开,带着试验品回村里,给林青山他们一人分了点品尝,自然又惹得几人惊呼连连,差点变身酒晕子。

    原本林树想去再弄点猴儿酒来,想按不同比例兑水之后跟新酒对比下,不过刚过晌午常金福就打电话过来,听着还挺着急的。

    林树还当是封坛的新酒出了问题,到地方才知道是想多了,精神抖擞的常金福拉着他就钻进西屋,指着酒窖道:“小树你看,前面两窖的那些酒曲都化没了,可这个窖里的咋这样了呢?”

    林树看了看也有点愣,原本放的少的两个酒窖里,那些沉积物已经找不到踪影,彻底混入了醅料中,可试验成功的那个酒窖中,却还依然能看到沉积物的影子。

    “常哥,这些正常情况下应该消失吗?”林树发现他跟常金福的点好像不太一样,不禁好奇问答,毕竟猴儿洞的石槽中,这些东西是持续增加的,前面两个怎么消失了?

    “是啊,这些是酒曲,就是一些微生物啥的吧,我也不是太懂,反正得不断用不断补充的,像前面两窖就是这样,可这一窖怎么还在?我清理酒渣呢,才发现,有点不知道咋办了。”常金福很茫然。

    林树沉吟下道:“清理出来看看,如果每次都要消耗完重新补充的话,咱们可酿不起这些酒,这些东西可用一点就少一点。”

    之前直接挖走了猴儿

    洞沉积物的十分之一,如果真消耗完林树才郁闷呢,总不能为了酿酒搬空猴儿洞断了猴子们的酿酒源头吧?那样的话才白费力气呢,不如直接猴儿酒兑水了。

    常金福二话不说跳下去开始清理,半天之后,突然顿住,跟着爬上来摘下护罩道:“小树,不太对啊,不只是没消耗,咋还增加了呢!你看,我原本做着记号呢,现在都超过记号了!”

    林树定睛一看果然如此,当做酒曲的猴儿洞沉积物,竟然比原来增加了一圈而且看上去跟原来变化并不大,也就是说它跟猴儿洞石槽中的一样,也是会逐渐增厚变大的!

    如此一来,自然不用再担心消耗的问题,林树眉开眼笑道:“该着咱们持续酿新酒啊!估计那两窖中放的太少了原料又多,这才消耗完了,而这些则超出了原料说需要的份量,才造成吸附原料增加了,这是好事!”

    “还能这样?”常金福听的一愣一愣的,感觉观念有点受到冲击,不过好在林树带给他们的奇迹足够多了,倒不至于接受不了。

    他再次跳下去,抠了一小块上来之后,到光亮处仔细查看又闻了闻,随即也乐开了花道:“好像真的是,味道不但没淡还加重了些,上面的微生物竟然增加了!”

    “走常大哥,咱们去信用社给你开个账户,我给你打一笔钱,你接下来就负责采购原料酿酒了,多多益善!”林树顿时有些豪气冲天,开心啊,这些新品猴儿酒一出,谁与争锋?美滋滋啊!

    常金福满心欢喜的答应下来,他根本没问别的,在他想法中,继续酿酒也是给林树打工而已,他还能做自己喜欢的事,简直再好不过了。

    两人到了信用社,开户之后林树直接转过去了五万块钱,这使得常金福拿着存折和卡时手都忍不住发抖了,有种肩负重任的沉甸甸责任感。

    “这笔钱应该够酿一批酒的了,回头咱们卖出去就能继续酿造,具体的先把第一批给独味轩,看看需求量再决定每次酿造量。”林树安排着说道:“加油啊常大哥,你家的酒坊可要发扬光大了!”

    常金福满面通红,赶忙道:“我就是给你打工的小树,酒坊当然是你的酒坊!”

    林树摆手道:“这不是给我打工,是咱们合作,我说了要给你入股的,回头把嫂子和开心的股份都算上,这是咱们合作,你可别推辞啊,不然我可找别人合作去了,镇上不还有个小酒厂呢嘛!”

    常金福不愿接受,不过见林树都这么开玩笑了,也不好再拒绝,想着回头再商议这些事,当务之急是先把酒坊运行起来,他憨笑着摸摸头,突然道:“对了小树,咱这酒这么好,总得有个响亮的名字吧?”

    “响亮就不必了,就叫猴儿酒吧!”林树琢磨着,这也算是回报猴群了,帮它们扬名,至于实际的好处,回头找机会给它们些。

    猴儿酒的大名常金福也听过,闻言连连点头道:“这个名字好,听老辈说山里的猴儿酒就是用野果和药材酿制的,能延年益寿,咱们这新酒我喝过睡一觉也感觉精神多了,叫猴儿酒好,合适!”

    林树心想当然喝过休息过了精神啊,新酒虽然不及猴儿酒那么夸张,但也实实在在含有生气的,如果搭配翡翠蔬菜吃,的确有强身健体的作用,根本不会伤身体,这绝对是外面的酒比不了的。

    两人闲说话的工夫,旁边台阶上一个抱着女

    娃娃的妇人走来走去,见里面走出个汉子赶紧迎了上去,忐忑道:“咋样啊孩她爹,还剩多少钱?”

    汉子绷着嘴唇似乎有些压力,随即哼声道:“管又多少干嘛,反正够买那方子的了,就是可能买不到双份龙骨了,到时候跟那大哥好好说说吧,他应该能体谅咱们。”

    闻言妇人眼泪顿时掉下来,满是担忧道:“大丫头这都该上学了,钱全砸这里面,万一不咋用可咋整?”

    “总得试过才知道,人家那大哥不是说了嘛,他认识的人用过这方子的可都生儿子了,我们家三代独苗,到我这可不能绝了后,就算砸锅卖铁也得生出个儿子来!”汉子眼睛红红的,决心非常大。

    两口子说着话离开了,常金福见林树一直留意这边,便叹息道:“都是不容易啊,为了要个儿子拼了老命了都!”

    林树紧皱着眉,原本酿酒事业的推进带来的开心,差点烟消云散,他现在心情有点沉重,难以言状。

    原本觉得有些人是执迷不悟,看到刚才那两口子,林树才意识到这种事对那样的家庭而言,却是隐藏着灾难般冲击的希望,很是危险。

    正巧这时刘麻子打电话过来,说是石板卖出去了,老药堂的人说品相不好,只给了二十块钱,他想买药人家今天不卖了,后来打听着摸到了那个外地人的住所,就在董金盛老宅隔壁!

    闻言林树眼中有些寒芒闪动,跟常金福告别之后,他直奔培元堂,找到赵元川开门见山的把事情说了说。

    赵元川闻言大惊,慌忙带着他跑去后宅找老爷子禀告,听完之后赵清秋面色铁青,皱着眉头道:“元川,当时小树都提醒你了,你怎么不阻止劝告大伙?人家这事借着培元堂的人气引人呢啊!”

    赵元川有些慌,委屈道:“小树我们都说的听明白的啊,我大哥更是直接质疑那方子了,可大伙不信我们也没办法啊,总不能当时就拦住那牛大胡子呀!”

    “是这样的师父,我当时也在场,不过那时候还没太明白大胡子想干嘛,现在才确定是个连环套,这人做事很有分寸,像是个老江湖。”林树皱着眉说道。

    赵清秋微怔,诧异道:“不是寻常的骗子?小树你跟他过侃了?”

    他知道这些旧时江湖上的事并不稀奇,毕竟是十的人了,就算没当过游方郎中也应该经历过不少,林树闻言苦笑道:“那倒没有,我也不懂侃话啊,只是小时候听我爷爷说过一些江湖趣事,真搭话怕露馅再惊了蛇。”

    赵清秋闻言点点头,暗赞林树的谨慎,这时赵元川却满头雾水的道:“那啥,你们说的我每个字似乎都知道,但合在一起为啥不懂啥意思啊?那牛大胡子是走江湖的?”

    “我也知之甚少,当年茂元老弟可是走过江湖当过游方郎中的,比我要见多识广,小树,你既然听你爷爷说过些,就详细说说。”赵清秋也露出些好奇之色。

    林树笑道:“我知道的也不多,只知道旧时走江湖的分为五花和八门,花是小金花水荣花背着药箱的老木花,分别指得是卖花卖香的少年偷摸的贼,老木花就是买偏方或者医药的了,土花肩挑火杂耍指的是挑夫走镖人和杂耍团的。”

    “那八门呢?赵元川听的来了兴致,连赵老爷子都放下茶碗,好奇等着林树的下文。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