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看吧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贴身小神医林树 > 第269章 意外的行人

第269章 意外的行人

推荐阅读: 沈姝傅慎言   交换游戏小说   一切如旧亦如初白玖月沈燿   无敌小刁民   谁言情深不悔贺梓凝霍言深   丑女逆袭夏乔司御北   楚月潼轩辕暝   顶级狂龙   重生狂妻,大佬宠上天  

    韩立方过来,其实还是想间接让林树接受八爷人情的,毕竟说到底,他还是想帮八爷了却心愿,可谁知道碰到林树这样的……碰了一鼻子灰,最后成了一厢情愿,尴尬的不行。

    不过林树也不是不知好歹,想了想,还是通过他跟八爷通了电话,感谢也是婉拒他的好心,另外直接问了问佟老四那边的情况。

    “林小友,我知道你避讳着我,怕欠我人情拖你做不想做的事嘛,你大可以放心,我涂三手还不是那么不讲究的人,咱们就当交个朋友,这总可以吧?”八爷多少有点失落的,不过也想明白了,就算不为了让林树帮着报仇雪恨,这么一个神秘大高手,还是值的结交的。

    而对林树而言,这边已经跟韩立方成朋友了,实在没理由拒绝八爷,不然让韩立方回去怎么面对?搞不好会影响他俩关系。

    “相识无冤仇,那就是朋友,我也欣赏八爷的讲究,这话没的说,以后再在新安做点什么,少不了还得多叨扰八爷。”林树这算是应下了。

    涂三手闻言大喜,连忙说道:“好说好说,能给林小友这样的高人成为朋友,那是我的荣幸,朋友之间有事相助是应该的,可不能见外……也不是我刚才藏着掖着,现在佟四爷那边暂时没太大动静,有我在,尽量把事情给平过去。”

    “不用费心的……”林树原本想说他想报复尽管来就是了,可这么说的话又搞的人家跟一厢情愿似的,朝着旁边的韩立方咧咧嘴,他才开口道:“佟四爷应该也是有分寸的人。”

    涂三手沉默了下,有些低沉道:“他那边不占理,而且也见识了你的强悍,按理说不太可能再找茬,但这事,有个隐秘之处,也是我担心的地方……”

    “怎么说?”佟老四面上过不去是肯定的,林树原本以为涂三手的意思是请两边喝杯茶,让林树给个台阶下把这事平了,可听这意思,似乎还另有隐情?

    电话那端沉默好半天,涂三手才犹豫着道:“有些事牵扯的挺多也挺复杂,也没法三两句说清楚,不过有一点林小友你得注意,佟四爷很可能会帮佟家!”

    “帮佟成晟吗?不是说他们早就分家不相往来了?”林树有些好奇,这些大家族最多鸡毛扯皮的狗血事了,难道还有啥大八卦不成?

    “我当年来到新安时,满城的都知道佟四爷离开了佟家自立门户,而且双方老死不相往来,这么些年我从旁看着也的确是这样,但也不知是不是我多想,四爷偶尔的言谈来看,似乎对佟家年轻一辈挺了解,这次也打听过了仇大彪的事。”

    林树顿觉恍然,之前设局坑仇大彪打听佟家的事,涂三手可是有参与的,虽然并不知道后续发生了什么,却知道佟成晟倒霉跟林树有关;

    而佟老四竟然跟他打听那事,这才引起了他的警觉,加上其他,所以怀疑佟老四不但了解佟成晟这辈的人,可能还会护着?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可就是新仇旧恨了,林树挑挑眉,觉得自己真是跟佟家犯冲,这样都能又牵扯上关系,真是莫名其妙。

    电话那端的涂三手一再强调,这只是他的怀疑,也可能自多想了,无非是想让林树有个了解,林树自然一番谢过,随后才挂断电话。

    “林大夫?”见林树挂断电话若有所思,韩立方有些诧异,他自然听到了电话里的内容,现在也有些懵,更

    不知道佟老四那边啥情况了。

    “且等着看吧!”林树抬头笑道:“乱猜也猜不出个由头来,回去还是帮我谢谢八爷,另外你们真的不必要明面上帮我,毕竟八爷跟佟老四也是有交情的,你们又都在新安地界上立脚。”

    “好!倒真没听说佟四爷跟佟家恢复往来了,回头我帮着打听打听,看有没有什么发现。”韩立方也有点抓瞎,以前的时候李小旺吹牛说新安地界上的事,只要他们想知道,就一定能知道,现在贼尴尬。

    林树倒不以为意,送他离开之后折回来看着电视琢磨了下,觉得这事其实没必要太纠结,不管佟老四到底跟佟家现在关系如何,他肯定都会想报复的,关键是时机问题的区别罢了。

    感受着澎湃的丹田之气,林树洒然一笑不再多想,大不了就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而已,没什么好纠结的。

    晚间新闻竟然又看到了儿童丢失的报道,林树仔细从头看到尾,暗道新安的水远比表面上看着的要深啊,之前白扇先生他们来的时候,并没有提及这些,也是怪事。

    第二天没什么安排,林树一大早就接到肖苗苗的电话,说是他们已经准备妥当,就等着明天参加季度大会了,而且从总部得知,最近迟家兄弟忙的焦头烂额没个影子,已经好几天没上班了,想来事情会十分顺利。

    林树心想那肯定得顺利,我这费劲巴拉的折腾,最后还不顺利那不白忙活了吗?也没多说什么,就让她们安心参加会议,另外预祝顺利。

    闲聊过程中,林树能听得出肖苗苗的紧张来,估计打电话过来就是想换换心态的,毕竟这次季度会对她们而言太太太过重要了,不但要打翻身仗给那些人证明她们的实力,还要狠狠打那些人的脸,另外,就是获取两家分店的绝对经营权!

    这很重要,两个分店的业绩出彩是必然的,在大会上绝对能做到一鸣惊人,但问题是,按照那些人的德性,就算迟忠强不露面,也势必有很多人会想插手分店的事;

    原因嘛很简单,刷业绩捞油水,以两家分店的业绩来看,油水可是十分丰厚的,搞不好中层和高管都会动心思,到时候若是高管空降,肖苗苗跟江晓燕可就失去主动了。

    这些人之前林树跟她们都聊到过,也打定了主意,让她们在季度会上趁热打听,用业绩砸晕那些人之后,赶紧董事会确定绝对经营权的事,免得出纰漏;

    按道理出现这么好的局面,为独味轩的发展和未来考虑,董事会没道理不支持的,毕竟眼下还处于拓展阶段,翡翠蔬菜和琼浆玉液可是开疆扩土的利器。

    “燕子,你说他在干嘛呢,怎么听上去完全不担心似的?”挂掉电话肖苗苗心定了些,可跟着有些疑惑,慵懒的跟江晓燕两人穿着睡袍窝在沙发上,好奇道。

    “还能干嘛,听那懒散劲,估计在家睡大觉呢嘛,他倒是好命,咱们这些人整天累死累活的,瞧把他自在的,想想都生气。”江晓燕气鼓鼓的啃着水果哼哼道。

    肖苗苗闻言苦笑,不由得想起以前打听到的林树身世,眼中闪过一丝心疼,柔声道:“他也挺不容易的,其实应该比咱们都辛苦的吧。”

    “哎呀呀,快来看啊,有人思春咯!”江晓燕顿时坏笑起来。

    肖苗苗大囧,扑过去使用龙抓手,两人顿时闹作一团,打闹累了才衣衫凌乱?

    挠指髯蕴苫嵘撤ⅲ聊肷危っ缑绮诺溃骸暗该魈煲磺兴忱!?

    “嗯,再出什么幺蛾子的话,老娘真要翻脸了,咱们对独味轩仁至义尽了。”江晓燕抱怨了句,随即突然跳起来道:“糟了,我跟余姐约了今天见面,先私下跟她通通气的,快走快走!”

    随即两人斗着嘴的尖叫着开始收拾换衣服,屋里顿时乱作一团。

    这时的林树却优哉游哉的,正跟着梁玉合在附近小公园里溜达,算是体会下城里人的生活吧,主要是太闲了。

    转过小公园又被梁玉合热情邀请着逛了逛这座城市的热闹稀罕去出,林树也算是头一次真正认识这个家乡的市里,怎么说呢,跟河东是没法比,但也独有韵味,让他感觉真切了不少。

    俩大老爷们逛了一天,林树对整个城市也有个清晰印象了,加上出色的记忆力,他现在想去哪基本上不用再问路。

    晚饭还是最亲民的刷串,啤酒光背闹喧闹的地摊,吆五喝六的在灯光下沸反盈天的,好一副人间烟火气。

    吃饱喝足梁玉合回去休息,明天是他的战场,要清点盘查迟家兄弟的各项资产,这可是个大活,说是还找了几个专业的朋友帮忙,林树也没在意,用人不疑由他去。

    林树独自溜达着朝小旅馆走,看了一番城市灯红酒绿车水马龙的夜景之后,他转个玩进小路,似乎,他还是喜欢幽静些,反正大道都摸清了,也不怕迷路什么的。

    转到一条路灯有稀少的小道上,林树继续缓步溜达,却在经过一个胡同口时,猛然见几个身影从胡同里窜出来,跟着迅速的朝对面的公园树丛冲去。

    这帮人速度极快,夜色又昏暗,几乎眨眼功夫这些人就横穿了小道,在即将钻进公园里时,几人突然发现了冷清道路上的林树,不由猛的一怔。

    这时林树才看清,这几个家伙大半夜的竟然蒙着脸的,他不由眉头皱起,跟着却见其中一人给同伴打了个手势,随即手扶着腰部走过来。

    “???”林树有些莫名其妙,转眼再打量那几个进公园的身影时,突然瞥见其中一个壮汉腋下竟然夹着个小孩子!

    而几乎同一时间,胡同里突然传来一声尖叫,却是焦急呼唤孩子的声音,林树目光猛然的一凝,他突然想到了这两天看到的孩童走失的新闻,迅速瞥了眼周围,发现附近竟然完全没有监控探头!

    一瞬间林树便确定了怎么回事,而这时那个走过来的人闻声却微微一顿,随即转身就要走,他速度极快,几个箭步就跨到公园灌木丛边缘处;

    可就在他刚准备跳进里面消失不见的时候,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道声音:“我说,你们就是那帮人贩子?”

    那人骇然大惊,刚才他看的真切,林树分明在他近十米开外,而他随即迅速转身撤离,怎么人声突然出现在背后了?

    骇然之间,这人反应极快也极其果断狠辣,猛然从腰间甩出一把奇特的锁链实心橡皮锤,二话不说径直转身中,链条飞舞皮锤呼啸着朝林树后脑勺击打过来,这一套做的行云流水很是熟练,明显不是第一次了。

    “哟,动作很熟嘛,经常干?”皮锤并没能飞达后脑勺,半途便被一只手抓住跟铁链衔接处,再也不得寸进,林树咧咧嘴,笑的很灿烂。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