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看吧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贴身小神医林树 > 第481章 都是戏精啊

第481章 都是戏精啊

推荐阅读: 沈姝傅慎言   交换游戏小说   一切如旧亦如初白玖月沈燿   无敌小刁民   谁言情深不悔贺梓凝霍言深   丑女逆袭夏乔司御北   楚月潼轩辕暝   顶级狂龙   重生狂妻,大佬宠上天  

    石屋的位置正好在山坑的最里面,背靠着后面的陡峭山崖,林树两人一路行进,靠近山崖之后风雪猛的小了些,但依然被风卷着簌簌落下。

    林树跺跺脚上的积雪,瞥了眼与常人无疑的行者,忍不住道:“先生服用的丹药,可真是神奇!”

    “那是自然,效用没的说,只是持续时间太短些,林大夫莫急,进屋我就把方子给你,免得在这里被风雪打shi。”行者微微调整呼吸,颇为自得的说道。

    林树笑着点头,推开了石屋的房门开了灯,才回头道:“那两位不进来等着?”

    “不用。”行者直接踏进屋里落座,匆忙引燃了炉子,似乎依旧很惧怕这屋里的寒冷。

    林树犹豫了下,最终来到他里侧,也是屋里最靠近墙角的位置,不好意思的笑笑,随即才坐下,一副又有些提心吊胆的架势。

    那行者也没理会,望着火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又或者只是在等石通出现,然后立功凯旋回去申请门里珍藏的丹药救命。

    屋里静悄悄的,只有外面寒风卷着雪花拍打在窗户上的声音,天色这会已经很暗,暂时没听到车声,林树干脆道:“先生,那丹方能不能先给我?在这坐着太浪费时间了,我先瞧瞧怎么样?”

    “没想到林大夫不但天赋好,还这么努力,难怪有这么好的医术。”行者想了下,觉得似乎的确可以给了,便从大氅里抽出一张纸,递过来道:“记下来之后烧掉吧,禁止外传,否则麻烦很大。”

    “哦哦好!”林树眼睛亮起,迫不及待的结果那张纸,定睛一看微微愣神,这丹方竟然没有名字,只写了炼制材料和炼制方法火焰控制方式等。

    “林大夫可看的明白?”瞧他神情,行者笑道:“上面的材料,林大夫可有认识的?”

    林树表情更加懵圈了,摇头道:“这都啥啊,你别是胡乱编造点东西骗我的吧?天下哪有这样的材料啊,还有什么控制火焰,谁能控制火啊!”

    行者用煤钳戳了下炉子上的火焰,笑道:“你没听过见过,不代表没有啊,我事先说过了,给你也没用的,你偏不听,方子绝对没错,不用怀疑。”

    说着话瞥见林树更懵,行者越发确定林树并未接触过异人相关,也就是身世完全干净,这样的人有这样的医术天分,很适合被拉近门里啊!

    他心中暗喜的时候,林树却保持着懵圈的表情,心里已经开始结合残缺丹书分析这道方子,然后发现,居然是真的!

    这应该是二品左右的丹方,相比较丹书上的知识而言,路子有点野,也不知道寒樵山从哪个犄角旮旯弄来的,跟个偏方似的。

    虽然没有丹名,但里面有一些晦涩的功用效力介绍,简单点说,这玩意有点类似残缺丹书上的锁气丹,但又区别很大。

    锁气丹是在诸如受伤等情况下,强行锁住身体气机,避免伤势加重保存实力的方法,本身算是一种治疗手段。

    而这无名丹药,却能激发本元潜能,从而在一定程度内将身体状态维持在一个水平上,作用时间虽然不如锁气丹,可却是能提升身体状态的,这个有点厉害。

    不过这玩意也有弊端,那就是消耗本元,也就是说,如果本身已经濒死,再服用之后,很容易跟回光返照似的的撑不长了。

    “这种东西,就是用来吊命的啊,而且有点饮鸩止渴的意思……”林树心里默默嘀咕着,感觉有点小失望。

    不过瞥了眼炉子旁跟正常人似的行者,他突然觉得似乎也不错,这种丹药危机时刻真的可以用用,而且,

    说不定在门属中更有市场?

    他正想着,突然有车声从远处缓缓而来,旁边行者猛然转头,林树却忍了下,假装什么也没听到,问道:“怎么了?”

    “有车来了!”行者有些激动,想要起身想想又算了,笑道:“咱们在屋里看热闹就是了,外面自然有人招待他。”

    “唉,算算时间也该来了……可我怎么觉得有点亏心呢,石通可把我当朋友恩人来着,我却害他……”林树语气复杂的开口。

    行者似乎有些诧异,瞥过来一眼随即笑道:“林大夫可知道大鱼吃小鱼?”

    “嗯?知道啊,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嘛!”林树想随意道:“啥意思?”

    “世界的真相本身就是你死我活的残酷竞争,从微小的爬虫到站在世界之巅的强者,无一不在竞争之中。”

    林树有些意外,寒樵山的家伙竟然还会讲道理,于是揉揉鼻子道:“你是想说食物链吧?”

    “对,食物链!林大夫不愧是高材生啊!”行者笑道:“因为有食物链的存在,任何一条大鱼的成长都是又无数弱小的生命为代价的,不管你走的什么路,想站到更高处,就必须得踩着很多人的尸骨前行,如果连这点觉悟都没有,那么不管你做什么,都不可能走太远。”

    林树出奇的沉默了,沉默好一番才道:“也是个道理,虽然我有时候更喜欢共赢,但不得不说,食物链一直也存在着,你我都在其中。”的

    行者也没多想这话,只是表情很自得,估计昨天那个门徒被用物理题挤兑之后,回去说这事来着,现在他能让林树觉得有道理,似乎很有成就感。

    下雪的缘故,山道太滑,车子声最终停在了山坑上方的空地上,随即一道身影沿着洁白的道路缓缓下行,手里似乎还真提着些熟食之类,脚步轻快。

    林树和行者都忍不住来到门前张望,那行者嗤笑道:“石通的警觉性可大不如从前了,以前他可是除了名的狡猾,没想到这么容易上钩了。”

    林树闻言咧嘴,假装叹口气道:“大概因为他太信任我了吧,又迫不及待的想把身上的伤治愈,抱歉啊老石,我也是迫不得已……”

    行者满意的笑,伸手拍拍林树肩头,随即他们便看到,在石通真正进入采石场之后两侧的雪地树木后突然冲出两道身影来,两道寒光闪动,刀锋破开风雪直接斩向石通!

    “好戏开始了……”行者轻轻咳嗽了下,扯过来椅子就坐在门口看热闹,林树却微微眯眼,他不免有些担忧的,生怕石通直接被格杀。

    好在,出手的那两个并非隐藏的门使,而是先前那两个个门徒,二品实力,自然并非如今石通的对手。

    只见危急之间石通反应极快,抬手把手中熟食丢向一旁。跟着怒吼声穿透风雪而来:“寒樵山的,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叛徒,你也有落圈套的时候!”那两名门徒嗤笑,随即舞出刀花来,劈斩开风雪便要再次进攻。

    “圈套?”石通仗着身法躲开,随即朝着石屋方向怒吼道:“林大夫,你竟然跟这些恶人合作谋害石某?简直岂有此理!”

    行者在一旁忍不住露出笑容,林树却满脸问号,心道以前没发现啊,石太岁还挺爱演戏的,这还假装刚知道,真是戏精附体啊!

    这时石通的怒吼声再次传来道:“滚开!让姓林的出来,我要问个清楚,待会再收拾你们两个小小的门徒!”

    “……”戏瘾还挺大,林树无力吐槽,随即想到,这可能是石通担心屋里有高人为难他?不是吧

    ,阴狠狡诈的石太岁也这么讲究?

    怒吼声被风雪淹没,随即便只剩下乒乒乓乓的刀刃碰撞声,距离太远雪太大,也根本看不清什么情形。

    不过这种战斗持续了一阵之后,突然传来一名门徒的痛呼,跟着便听石通大笑道:“还当我是当年的二品门徒吗?姓林的,你跟这些寒樵山的杂碎一个都别想跑!”

    你大爷哟,还在演!林树都有些想翻白眼了,那行者面色却微微严肃道:“看来你帮他疗伤之后,他的实力又提升了。”

    “你们有把握吧?另外,杂碎的意思我懂,可寒樵山什么意思,二品门徒什么意思?”

    见石通这么爱演,林树也继续演下去,假装完全听不懂什么意思。

    那行者微微摇头道:“这事结束之后,你有机会知道的,现在不要多问,静等战斗结束吧。”

    “可我听着你的人有个受伤了啊,他们好像打不过石通的,你不去帮忙?”林树有些担心似的道:“你们的高手呢,咋还不出现?”

    “放心,该出现时自然会出现!”行者高深莫测的笑着,一副运筹帷幄的架势,似乎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风雪骤然小了些,两人看到,山道上有一抹刺眼的鲜红洒落在雪地上,有一人捂着腹部半跪在地上,明显受伤不轻,而另一边,石通却怒发冲冠,正悍然攻向另一名门徒。

    眼看着石通就要再次重创另一人,这时突然一道身影,从一侧高高的山崖上落下,仿佛是山鹰般俯冲,随即悍然轰响石通!

    “卧槽?!这么高都能跳?!”林树真的震惊了下,那山崖位置起码十几米高,完全不借力的下坠他是不敢的,二品御气境这么莽?还是说,那家伙已经是三品了?

    “好了,战斗该结束了……”行者轻笑,似乎已经看到石通倒下,可跟着他却突然身形一震,惊道:“那是谁?!?”

    林树抬眼看去,之间山崖上那个身影冲杀想石通的途中,陡然一根长枪刺破风雪,直刺那门使要害!

    电光时火之间,身形下坠的门使猛然一脚踢在长枪上,随即身形一拧飘然落在那两名门徒之前!

    这人穿着白色斗篷,看不清面容,冷冷盯着石通和不远处巨石后走出的身影片刻,随即转头,遥遥朝着石屋方向看来,那浓重的杀意,似乎隔着这么远的距离直冲林树!

    门口的行者一瞬间领会了意思,锵然抽刀怒道:“好小子,你竟然真敢告密!”

    “哎?等等,我没有啊,什么情况我不知道啊!”林树似乎很慌乱。

    可就在这时,石通突然转身夸张的冲着背后那人喊道:“索命枪,你竟然也追来了!”

    这时,那个接住长枪的斗笠汉子双臂背枪,乐呵呵道:“我叫锁魂枪不是索命枪,石通啊石通,你的仇人还不少呢,不过,你只能死在我的枪下!”

    场面一下子有点诡异,这时石通突然怒吼道:“姓林的,你可害惨了我,竟然招来了两方死敌!”

    “……”林树有点想骂人了,这特么连请来的杀手也是个戏精?演的好真啊!

    果然,门口行者闻言脸色稍缓,似乎明白过来,远来那人也是来追杀石通的,并非是石通招来的帮手,这样的话,倒是误会了身旁的林树了,也对,这小子就是个会医术的财迷,瞧他刚才的慌张样,哪能有胆子告密呢……

    同样的想法在寒樵山门使心头想起,不怪他们笨,只能说,戏精太多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