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9章 红柳异变

推荐阅读: 沈姝傅慎言   交换游戏小说   一切如旧亦如初白玖月沈燿   无敌小刁民   谁言情深不悔贺梓凝霍言深   丑女逆袭夏乔司御北   楚月潼轩辕暝   顶级狂龙   重生狂妻,大佬宠上天  

    林树原本准备拔掉一株红柳,仔细研究下这玩意有啥特别的,其实并没有想太多。

    可出乎预料的是,在他手抓上红柳,刚刚发力的瞬间,那红柳竟然仿佛感到了威胁,枝条陡然变成触手一般,扭曲着就朝林树手长缠绕过来,直接贴近他肌肤,竟然要钻入血管之中!

    “卧槽?!”林树吓了一跳也忍不住爆句粗口,跟着果断震开这些枝条抽手后退。

    穆啸天在旁边清楚看到这一幕,不由得也有些错愕,愣了愣却道:“不愧是灵植,竟然如此有灵性,还能自保攻击?”

    “??!”林树怪异的回头看向他,心道脑回路这么新奇的吗?

    跟着他忍不住道:“看来穆总真的很听对方话,也真的没让任何人碰触这些红柳啊!”

    “那是自然,没瞧见这些红柳都在花丛深处吗?其他位置也都差不多,避免的就是被碰触损伤。”穆啸天笑笑道:“看来重视是正确的。”

    “……”林树有些无语,悠悠说道:“穆总刚才是没看清吗?它们试图扎入我的血管啊,这特么是自保吗?分明是充满攻击性好吧!”

    “你也太过危言耸听了些吧?”穆啸天皱眉道:“明显是它们受到威胁才会有这种举动,怎么反倒成了攻击性了?”

    “试试便知!”这的确不是太好区分,林树想了想道:“让安伯送些活物过来吧,我可不想再亲手碰触这诡异的玩意。”

    “原来异人也如此胆小!”穆啸天还真是不顾身份的想怼林树,莫名的敌意啊!

    林树撇撇嘴懒得多说,不多时安伯提了几只兔子过来,放下之后便又匆忙离去,并没有多停留。

    见状林树直接取了一只兔子,靠近红柳之后直接丢到旁边,没想到兔子仿佛感受到危机似的,刚落地就避开红柳跑进了花丛中。

    穆啸天丢过来一个眼神,仿佛在说,瞧见了吧?我就说是自保,并非什么攻击性。

    林树目光凝重没有开口,目光锁定花丛最深处那株最高大的红柳,而跟着却听到嗤然的破空声,随即花丛中的花草一片抖动,很快就没了动静。

    “死了!”林树面色凝重至极,冷冷开口。

    “什么?”穆啸天并非是武者入道,不过是依靠听潮崖给的好处积累成的炼气二境,五感六识不可能像林树这么敏锐,他压根没听到什么动静。

    “刚才那个兔子,死了……”林树面色不太好,一来是心疼了下无辜的兔子,二来是因为验证了猜测。

    穆啸天脸色有些古怪,林树见状便干脆抬脚朝花丛走去,等走到花草抖动的位置附近时,他面色更加凝重,随即俯身捡起一只已经成干尸的兔子!

    看见这只兔子,穆啸天脸色骤变,瞬间变得极其难看,冷汗也刷的滑落额头。

    他正惊疑的想要开口,却蓦然看到那棵高大红柳突然枝条飞舞起来,仿佛许多根触手一般,凌厉的直刺林树!

    “小……”穆啸天的小心没能喊出口,跟着却见林树整个人仿佛虚化了似的,好像随着一阵风突然的就从原地消失不见,跟着出现在距离红柳稍远的位置。

    “穆总现在信了吗?”林树眯眼打量着红柳,头也不回的问道。

    饶是经历过不少风浪,穆啸天此刻也冷汗淋漓,有些心惊的道:“你先回来,我叫人来处理!”

    “来不及了,它醒了!”林树说完这句话,身上的灵气便明显起来,气机鼓荡锁定之后,那红柳似乎察觉到了危险,竟然疯狂的开始延伸枝条,连树干都开始拔高!

    &

    nbsp;???更诡异的是,随着它的变化,它周围那些花草像是被掠夺了生机一般,迅速开始枯萎衰败下去,这诡异的场景让在外围站着的穆啸天彻底有些傻眼,骇然不已。

    “退出花园去!”林树低喝出声,脸色也有些凝重,这红柳很奇怪,跟异人的气机也有很大不同,说淡定是假的,毕竟从没见过这种鬼东西。

    可既然招惹了就没有退路,如果这时候逃走的话,恐怕这东西会侵吞整个百丈山庄的生机,林树最感到惊疑的也会这一点,这些红柳竟然能吞噬生机!

    阴阳珠的晦涩之气也有吞噬的能力,而且吞噬性应该比红柳强得多,可关键是,他没想到这世上竟然还有类似能力的存在。

    感知到穆啸天匆忙推出花园,林树扯回了对后方的灵力阻隔,也就在这时,从半人高变成一人高的红柳也暂时停下了生长,不知怎么发出尖呖的叫声来,带着令人头晕目眩的影响,它的枝条疯狂开始挥舞,随即如无数尖刺朝着林树疯狂刺来!

    此时逃出花园的穆啸天也顾不上叫人,拽下琥珀吊坠,用少的可怜的灵气催动,对着吊坠怒吼道:“为什么红柳会攻击人?你们竟然想害我穆家!”

    那边似乎也有些愣神,顿了顿怪异的腔调响起道:“姓穆的,不是告诉过你不要损伤它吗?除非感受到威胁,否则它怎么可能会攻击?”

    穆啸天怔了下,随即不顾形象的怒道:“放你娘的屁,明明只是靠近它,它却突然攻击,你们到底给我弄的什么玩意?!”

    “不可能!”对面那个怪异的声音再次响起,随即道:“等着,我马上就过去!”

    穆啸天望着暗淡下去的琥珀,一时间有些慌乱无措,他虽然接触过异人什么的,但是却没见过红柳这样的怪物,真的有点被吓到了。

    而实际上,琥珀对面的声音说的没错,不感受到威胁红柳似乎真的不会轻易攻击人,可问题在于,林树暗中催动了些灵气试探,包括那只兔子身上,他也放了一些生气。

    正因为这个,那棵红柳仿佛察觉了令它无法抗拒的美味,不管不顾的才发动的进攻,不然的话,它本该安安稳稳在这花园里聚集方圆几里之内的生机悄然长大的,等成熟之后会怎样,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此刻也是林树第一次真正战斗中运用阴阳身法,借助气息隐匿悄然靠近红柳观察,然后再利用小范围的诡异移动,变换角度继续观察。

    如此折腾几次之后,他也大概确定,这红柳虽然很像是灵植,但绝对不是,因为这玩意有感知能力的,搞不好还有初步的灵智!

    所以应该叫什么玩意?林树也不知道了,到目前为止,他还没从异人界听说过这种鬼东西。

    不过好在虽然古怪也唬人,但其实对他而言威胁并不大,别瞧着那些触手似的枝条已经摧毁了大半个花园,可力量最多也就是破坏些石头,估计顶多算是炼气境的实力罢了。

    那红柳迟迟攻击不到,似乎也有些焦躁,开始把山庄其他位置的红柳也吸附过来,吞噬之后,它再度壮大,随即枝条也比原来更加坚韧粗壮。

    “还能融合?”林树有些意外,想了想觉得不能再拖延,免得待会被山庄其他人闻声赶来,到时候也是麻烦。

    打定主意他骤然变换位置,在红柳没反应过来之前,直接冲到它枝条稀疏的方向,跟着犹豫了下没有动用阴阳针,而是从阴阳空间取出之前猎杀牧者得到的锁链镖,灌注普通灵气开始反击!

    御气二境对付炼气境简直砍瓜切菜一般,毕竟红柳又不会闪躲,只能用枝条干扰,凭借身法避开的情况下,它基本就只有挨打的份。

    牧者的兵器还不错,

    足够锋利,所以根本也没费多少力气,便很快把红柳的树干给打的个稀巴烂。

    眼看着树干柳树淡红色的夜体仿佛血液一般,林树忍不住皱眉,想了想克制住阴阳珠吸收的冲动,毕竟不知道这到底啥玩意,别再有毒什么的。

    验证了下锋利程度林树便把锁链镖收起,这件兵刃还不能暴露,万一传到牧者耳中那就不是闹着玩的了,还有空间中的那柄短剑,段时间内也见不得光。

    其实林树倒是很想试试那柄短剑,只是那玩意应该是真正的灵兵,他现在还不是金丹境,恐怕也驾驭不了,反倒是锁链镖更趁手一些。

    当然了,锁链镖被灌注灵气之后,用起来跟长枪差不太多,所以单凭战斗痕迹的话,应该不是那么容易被发现什么。

    彻底摧毁了红柳,干脆把树根都拔了出来,林树仔细看了看,却没发现这玩意有什么异常,这让他更加奇怪了,心道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灵植?还是别的什么?

    完全没有头绪,他干脆冲花园门口喊道:“穆总,进来说话吧!”

    过了片刻满是惊疑的穆啸天才出现,瞥了眼满是狼藉的花园,跟着惊道;“那鬼东西呢?”

    “可以拉去当柴烧了!”林树咧嘴笑笑,指了指脚边稀巴烂的一堆树干树枝。

    穆啸天脸色凝重的缓缓靠前,好半天才吞口唾沫道:“林大夫,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还想问你呢,穆总,到底谁给你的这些红柳?这玩意路数可有些不太正啊!”林树眯眼盯着他,也很是好奇。

    穆啸天抹了把冷汗,刚要开口,林树却突然回头朝着后方山崖看去,在山崖高处,一道身影稍微一顿,随即便闪身消失在山顶那些树木之中,竟然逃走了!

    “什么鬼哦……”林树莫名其妙,压根都没来得及感应对方气息,可对方好像很怕他似的,根本就是刚出现,然后直接就逃了。

    狐疑的穆啸天抬眼看了看没发觉什么,才惊疑不定道:“又怎么了?”

    “好像有人来了又走了,山庄附近有听潮崖的人驻守吗?”林树警惕了下周围,没感知到其他气息出现。

    “没有……不过,我刚才质问给我红柳的那家伙来着,他说是要来。”穆啸天亮了亮手中的琥珀封玉,林树才知道这玩意还能传讯的。

    闻言林树表情有些怪异,嘀咕道:“你这通风报信的很及时啊,不是想趁机干掉我吧?”

    “林大夫!”穆啸天面色肃然道:“都这种时候了,就别开这种玩笑了吧?我虽然很排斥你,但那也是有原因的,眼下出这种事,我还能好歹不分吗?”

    “不是就好!”林树咧嘴乐,眼看着红柳的血液融入地下,气机也迅速开始消散返还给这片土地,他才微微松口气道:“不管怎样,应该是暂时搞定了。”

    而这时候,之前穆啸天让避开的那些山庄安保人员,才声势不小的结队而来,穆啸天瞥了眼林树,匆忙去花园门口制止他们,随即让安伯负责封锁花园。

    他这个举动无疑很聪明,一方面是要保密,另外也是怕人多了乱套,再引起什么异常来。

    等他回来带着询问看向林树,林树想了想才道:“应该是没事了,让安伯负责清理下吧,如果有异常发现的话我再处理。”

    穆啸天沉吟了下,有些无奈的拱手道:“如此,多谢林大夫仗义出手了。”

    “不用客气,毕竟是看在穆学姐的面子上,跟穆总你关系不大。”林树乐呵呵说着,没理会脸色青白交加的穆啸天,随即转身又朝着花厅走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