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9章 灵力控制

推荐阅读: 沈姝傅慎言   交换游戏小说   一切如旧亦如初白玖月沈燿   无敌小刁民   谁言情深不悔贺梓凝霍言深   丑女逆袭夏乔司御北   楚月潼轩辕暝   顶级狂龙   重生狂妻,大佬宠上天  

    真正处于两个御气境的进攻之下,疲于招架的林树才突然意识到,尽管在台上可这也不是儿戏,稍有不慎便会被实实在在的打伤!

    万仙山少主的软剑还好些,更多的是花里胡哨罢了,相比之下,反倒是后来加入的阿武出手更为狠辣,明显对战经验也更丰富。

    林树面色渐渐凝重,再这样下去的话,自己不能动用底牌的情况下,落败几乎是必然。

    所以,只能选择暴露一点底牌了,刀符剑符和阴阳针肯定不能用,这时候再动用兵器也意义不大,林树有点小纠结。

    “混蛋玩意儿,要点脸吗?两个大一个算什么好汉,有本事来打我呀,你来打我呀!”公羊跳脚挑衅了半天,可那个阿武压根不再理他,也不理会台下众人的聒噪,执着跟公子哥一起进攻林树。

    “你们万仙山就是这样的货色吗?名头喊这么响,实力不咋滴不说,人品更差,还想扬名?等着臭名远扬吧,欺负我们散修还二打一的垃圾!”

    这场面台下自然有人要附和,却被那个金丹老者给喝止住,说到底,围观的人多是实力地位的散修,就算有些山门异人高手,人家也懒得理会。

    林树到底还是被棍横扫到,踉跄倒退面色微红,台下顿时一片惊呼之声。

    公羊御见状有些着急,也顾不上叫骂了,大喊道:“投降吧小树,咱们打不过啊,这俩东西太不要脸了。”

    林树却已经稳住身形,迅速调整了翻腾的气血,深吸口气迅速后退保持距离,随即从身上取出一根藤条握在手中。

    “这是要干嘛?要动用术法了?没瞧出来,这个年轻人还挺抗的啊!”

    “术法怕是也没用,虽然不知道这个万仙山,但再不济也得修习术法,二打一依然占优势。”

    在围观的人群中,有一行三人在边缘处围观,为首的是个气度不错的中年人,他身侧则是稍显年轻的一年一女,男俊女靓,三人在散修中如鹤立鸡群般,气度不俗。

    “大师兄,他们这样也忒欺负人了,还有个金丹的在台下压阵,实在过分。”那个年轻女修生的姣好,倒有些正义感。

    那大师兄宠溺笑道:“哪有什么过分不过分,毕竟都上了台了,同伴造成的这种困境有什么办法,金丹境到底没上台呢。”

    另外那个年轻修士道:“可我也觉得有些欺负人呢,大师兄,你说一对一打的话,他们谁会赢?”

    “不好说,万仙门两人根基还算扎实,特别是个那个用棍的,应该没少历练,对阵经验算是丰富,可这边两人,却都有些怪异。”

    听了这话,旁边环佩叮当的女修好奇道:“怎么怪异啦,我怎的没瞧出来?”

    “他看上去应该有些手段,但没想动用,否则不会被压着打还能沉稳不乱,至于扛桌子这个……他的灵气已经浮动幅度有点大啊!”

    男女年轻修士都有些不解,可不等再问,突然见到林树手中的藤蔓迅速延伸开来,眨眼就变成了一根藤蔓长鞭!

    这一手顿时让围观者惊呼不已,连万仙山的金丹老者也微微皱眉。

    方才那个朴素的同门三人见状,也都有些讶然,那大师兄眼睛微微亮起道:“这种术法倒是少见啊,我听师父说很早以前比较多依赖灵植或者是其他事物的衍生术法,但如今大家都放弃在术法上依赖外物了,竟然还有人修。”

    &nbsp

    ;???“啊?这样吗?那他厉不厉害啊大师兄?”那姑娘满是好奇的问道。

    “这得打过才知道了,不过他进退很有章法,多半是并不太忌惮对方两人的。”大师兄苦笑摇头。

    实际上林树压力很大,不然也不会催动灵藤术了,这到底也是他的底牌之一,从未示人,没想到今天一下子暴露在这么多人面前。

    “哎哟,小树大夫你还真是属树的啊,竟然还会这种冷门术法?厉害的厉害的,赶紧抽死他们!”公羊御见状又振奋了下,站到桌子上大喊大叫。

    林树有点后悔了,觉得选择二对二简直是愚蠢,一打一不好吗?如果单独对战这个阿武的话,他也有??一定胜算的。

    灵藤术只是辅助术法,并不能起到很强的攻击效果,想靠这个二打一翻盘,难度可想而知。

    但没有退路只能上啊!手中那截藤条已经被他丢落脚下,换成了一根带刺有叶的藤条,稍微挥动,犹如长鞭。

    大多数围观者不明就里,可当看到林树挥动藤蔓荡开软剑进攻之后,那金丹境老者还有方才的大师兄,都面色微微凝重。

    林树起初还怕这些藤蔓扛不住软剑的锋利,可试了下发现那公子哥实在绣花枕头,便放心不少,至于那阿武用的是棍,自然也谈不上锋利,如此一来,总算是不用近身犯险了。

    他随即把手中藤蔓舞成一片,如臂指使般灵活一次次抽开对方两人的进攻,一时间竟硬生生的打成了平手。

    “好!干得漂亮!”台下散修终于忍不住开始喝彩,公羊御也站在桌子上鼓掌:“厉害啊小树大夫,我看好你,加油加油!”

    “哇,厉害的,以一打二耶,他的灵气似乎是御气二品水平,竟然能抗住两个三品的进攻?”朴素三人中,那个小师弟惊叹道。

    那小师妹却皱皱鼻子道:“我瞧着,对面顶多算一个三品一个二品吧,那个讨厌家伙明显中看不中用。”

    随即两人都扭头看向大师兄,等待他点评。

    朴素大师兄嘴角扯了扯,斟酌下才道:“这都不是重点,相差不大的情况下,灵气水平并不能作为实力高低的绝对标准,你们得注意这一点。”

    他这趟出来本就是带着两个师弟师妹历练的,自然要趁机教导下,跟着才道:“重点是,这个叫小树的修士,似乎是少见的水木双灵修士,他手中的藤条可不是灵气凝聚的,而是催生出来的!”

    旁边两人听的似懂非懂,大师兄感叹道:“最妙的是,对藤蔓如臂指使,这人年纪不大灵气水平也不高,但对灵气的掌控竟然如此精妙,实在难得。”

    仿佛验证他的话一般,这边眼见攻击无效的万仙山两人,突然分开从两侧进攻,毕竟林树手中只有一根藤蔓,根本没办法同时防御两个方向。

    可面对这种情况,林树却不退反进,直接冲到两人中间位置,随即像是挥舞鞭子一样猛然挥动藤蔓,藤蔓直接弧形抽向阿武,砰然撞歪了他手中短棍;

    可藤蔓去势不停,竟然继续绕圈,从另一侧直接缠在公子哥软剑上,下一刻林树猛然跑开,猝不及防的公子哥手中软剑,竟直接被拉扯脱手了!

    台下再次爆发出欢呼声喝彩声来,虽然真正意识到问题关键的不多,但这不妨碍他们觉得这一下很妙,妙极了。

    林树手腕再震,直接把软剑朝着桌子上的公羊御抛来,公羊御吓一

    跳,却突然听林树喊道:“战利品!”

    闻言公羊御眼睛亮起,赶紧从桌子上挑起,在软剑飞落斗台之前一把抓住,触手一掂量顿时乐道:“哈,竟然还是柄一品灵兵,给这混蛋用简直浪费,发财了发财了!”

    没理会这个财迷,一击见效林树也有些豪气顿生,一打二又如何,也不是没得打嘛!

    朴素小师妹鼓掌喝彩一番,才齐齐看向自家大师兄,想听听他的点评。

    可扭头却见大师兄面色有些凝重,原本看热闹的表情消散不少,他沉吟道:“这个叫小树的修士,不可小觑。”

    “哇,这么厉害的吗?”虽然他们瞧不出多厉害,能得到自家大师兄这种评价,那肯定就是有些厉害的了。

    小师弟却顿了下嘀咕道:“也不是太厉害吧,我在台上的话,那俩家伙应该早输了。”

    “你又吹牛皮,差不多的境界修为,你凭什么能早早的打败那两人?”小师妹直接抗议。

    大师兄却笑道:“蘑菇擅长的是范围术法,实力差别不大的情况下,人多些反而更容易发挥威力,真要上台,大概能早些胜出的,当然,那得是早早暴露底牌了,并不明智。”

    叫蘑菇的师弟闻言顿时很开心,故意朝着小师妹做鬼脸嘚瑟,气的小师妹哼声别过头去,不服气道:“那你也未必打得过那个小树。”

    “怎么可能!”蘑菇不满,扯扯袖子道:“要不要我上去跟他打一场?”

    “好了别闹,单打独斗你真未必是他对手,别说话了继续看,观摩别人战斗也是历练。”大师兄笑着止住两人。

    此时台上的公子哥很暴躁,因为丢掉了兵器,他愤怒不已,竟然上头的要赤手空拳的前冲。

    持棍的阿武赶紧喊道:“少主不要!这家伙擅长近战的!”

    “他抢了我的剑!”被拦住的公子哥气恼不已,死死瞪着林树,他本来是想上台表演的,现在感觉丢死个人了。

    阿武有些无奈,显然他很了解自家少主的脾气,瞧着林树把藤蔓舞动的水泼不进,咬牙道:“顾不上许多了,用术法吧少主,这家伙难缠,拖下去没好处。”

    “终于能用了吗?”公子哥看向台下的金丹老者,见对方微微点头,顿时冷笑道:“那就让这个混蛋好好尝尝咱们的厉害吧!”

    御气境都已经修习术法,却还没到能炼化灵兵的程度,所以往往术法精通之后,会再次磨练兵刃使用,为后面炼化灵兵做准备,公子哥对自己的术法可是很有信心的。

    “我去引他,少主准备术法!”阿武很清楚自己的责任,低喝一声鼓荡起灵气来,转身又冲向林树,到半途他高高跃起,在半空猛然回落短棍。

    霎时间,他手中短棍迸发出许多若虚若实的棍影来,兜头朝着林树砸落。

    林树微微皱眉,灵藤对付普通攻击还行,可对方竟然如此迫不及待动用术法,能不能接下他也没底。

    眼看着棍影要砸落下来,林树手中藤蔓却迅速收拢,一根藤蔓硬生生交错成一片,如藤蓝似的挡在他面前。

    砰砰砰!连续的重棍砸落在藤蔓上,尽管藤蔓的韧性缓冲卸掉大部分力道,可林树还是感觉被砸的手臂发麻,踉跄后退两步。

    可就在这时,那阿武手中的短棍竟然突然燃烧起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