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6章 七品成员

推荐阅读: 沈姝傅慎言   交换游戏小说   一切如旧亦如初白玖月沈燿   无敌小刁民   谁言情深不悔贺梓凝霍言深   丑女逆袭夏乔司御北   楚月潼轩辕暝   顶级狂龙   重生狂妻,大佬宠上天  

    其实不怪林树对公羊御不客气,实在是这家伙从长相模样到言行举止,就没有一点值得人客气的地方。

    当然,如果非说他有值得人另眼相待的地方的话,那就是谛听使和不老林成员这两个身份了,毕竟连戚仁都对此很惊讶,只能说明这家伙能拿到这俩身份还是挺不简单的。

    去跟吴良联系过后的戚仁很快回来,然后,直接赶走了公羊御。

    屋里只剩下两人,戚仁布置了刀意结界之后,面色有些复杂的组织语言。

    “到底啥情况?这个公羊御的身份是真是假?”林树瞧得好奇,看样子应该是从吴良那得到了什么消息。

    “身份是真的。”戚仁深吸口气道:“不老林成员身份虽然是隐秘的,但是他们分品阶,基本上五品以上的不老林是能够获取五品以下成员身份的,以此类推,阿良找了个品阶很高的确认过,公羊御的确是不老林成员,而且是……七品!”

    林树瞪大眼睛,好奇道:“那阿良是几品?他找的人又是几品啊,能获取七品的信息?”

    “阿良因为经常逃任务和不听调遣,所以只有三品身份,不过按他自己的话说,正儿八经的话差不多能到六品,再之上就牵扯资历的问题了。”

    林树愣了下,顿时惊呼出声:“这么说公羊御这家伙,各方面综合起来比阿良还厉害?怎么可能?!”

    “我也觉得不可思议,但这是事实。”戚仁皱眉道:“不老林因为名声很臭又牵扯太多人的秘密,所以内部很严格,这种评级应该错不了,不过也可能有特殊情况,总之,阿良同意他跟着一起去蛇岛秘境,但也不能过于相信他。”

    林树茫然点头,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戚仁接着道:“大概意思,就是看看他到底想做什么,我们两个商量了下,他暂时应该没敌意,但他这种身份的去蛇岛说不定是知道什么好东西,又知道安全点,小心些同行没坏处。”

    “我捋捋哈,阿良你们这种实力的,踏踏实实的好好给不老林干,也顶多是六品,可这家伙却是七品,他还是谛听使,而且消息这么灵通,估计级别也是不低。”

    林树皱眉道:“看来这个公羊御,身上还有很多秘密啊!”

    “那是必然的,每个异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啊,何况是不老林呢?”戚仁深吸口气道:“总之,对这个公羊御谨慎些就是了。”

    “嗯我知道。”公羊御能同时是不老林成员和谛听使,又认识明心道长,各方面看七品身份似乎错不了,但的确还是很让人惊讶的,因为猜猜也知道不老林七品成员意味着很恐怖了,实在是人不可貌相啊。

    不过林树眼下最在意的是,这家伙怎么会如此坦诚的交待身份?他身为七品不老林成员,难道之前真的被逼的无可奈何了吗?

    明显不太像,但如果不是这样的话,这家伙究竟要干啥?阿良的建议其实没错,同行去蛇岛也好,暂时来看应该没坏处。

    “对了,还有件事,阿良想摆脱你去跟那个叶小枫说说,把叶彤叫回来,他现在被追的很头疼。”戚仁咧咧嘴,竟然有点幸灾乐祸似的。

    林树也很幸灾乐祸:“仁哥不是我不讲究哈,这事咱们可管不了,就算叶小枫同意帮忙,她姐姐也不一定乐意啊!”

    “也对,那咱们就不管他了,你好好休息吧,明晚就该出发了,在这之前最好别再出去。”戚仁说着出门。

    林树自然应下,现在黑市的人越来越多,他也不想去惹麻烦了。

    戚仁没有直接回屋,转身去了另一侧,大概是去提醒公羊御不要再惹麻烦了,就算那家伙真是七品不老林,仁哥好像不怎么憷他?

    大概如他刚才说的,每个人都有秘密啊,阿良找的人肯定是七品之上,那样的人应该是什么实力?又怎么会愿意帮忙呢?林树想不明白,便不再去想。

    关好门布置了更稳定的阵法结界,在明晚之前他就不准备出门了。

    检查了下之前战斗并没有造成什么暗伤之类,林树才取出那块血玉来。

    看上去似乎只是装饰玉佩,通体血红有些怪异纹路,但却没有灵物的那种法阵,所以这东西到底做什么用的还真不好说。

    血玉本身就算品相不错,也不至于吸引林树,真正让他感兴趣的,是其中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气,能引动阴阳珠阴晦之气的气。

    从得到阴阳珠一来,林树从没放弃过探究阴阳珠,发现了很多妙处,却更多的还是疑点,比如寻常灵气含量充沛的事物,基本上都会引发阳明生气的吞噬渴望;

    而只有很少数特殊的情况下,阴晦之气才会被引动,比如仙柳洞的传承,比如这血玉,再比如不老林的令牌。

    但已知的这些并不能说明什么,因为尽管他们都引动了阴阳珠,但林树却发现这些都有不同的,根本不知道它们的共性在哪。

    想拿到血玉,其实就是为了多了解下阴晦之气,毕竟一直以来他都不敢碰触。

    之前杀人化掉对方时,吸收的血气壮大了阴晦之气,并形成诡异的血光,这些东西会带来暴戾的情绪,尽管并不明显,却还是引起了林树的惊觉。

    当时那些血气被叮当的劫雷之气给灼烧干净,阴晦之气因此消除掉负面作用得到了加强,这也是种壮大yin阳珠的好途径。

    看着血玉犹豫片刻之后,林树最终还是放开了阴阳珠,任由阴阳二气呼啸而出将血玉包裹,随即吞噬!

    原本没发下血玉有什么特殊功效,林树只当是单纯的补充点阴晦之气呢,结果,阴阳珠异动比他想象的要强烈许多;

    随后血玉中的气息被直接吞噬,可开始转化之后,这股气息竟然出现了反抗,这还是林树头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不由心惊,慌忙便要结束转化,生怕带来不可测的危险。

    不过出乎预料的是,这种反抗刹那被阴阳珠压制,随后一个林树从没见过的符文,血色符文出现,并且无论如何都转化不掉!

    林树不由得愣住,他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以往不管什么东西,阴阳珠几乎统统都会吞噬转化掉,剥离吞噬之后,把一些气息之外的东西铭刻在空间壁垒上;

    可这血色符文,竟然完全转化不掉?不对,他仔细感知了下发现,是阴阳珠根本就没去转化,无视它的存在,任由它存在于阴晦之气中。

    就在林树茫然之时,阴晦之气陡然震颤翻滚,随即,开始围绕血色符文形成一个漩涡!

    林树惊呆了,等待这个反应彻底结束时,他发现阴晦之气真的变的有序起来,虽然比原本就很有序的阳明生气差很多,但的确有序了许多。

    “这特么什么情况?”林树彻底蒙圈,完全搞不懂怎么回事。

    但好一番研究琢磨之后他却发现,这血色符文的出现,似乎并没有带来负面影响,反而使得阴晦之气更加可控了。

    “……”林树睁开眼,见血玉表面上并没有什么变化,不由得挠头,心道这算是意外收获吗?可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血色符文会不会是不唯一的?一个便能让阴晦之气更加有序稳定,如果再多些的话,会不会有其他变化?

    林树一时间有点等不及万仙山报仇了,他想主动上门找麻烦去,想多弄几块血玉试试啊!

    不过,这事也就想想算了,毕竟他自己的实力是肯定办不到的,仁哥还在准备蛇岛秘境,还是先搁置好了。

    再次确定并没有什么负面影响之后,林树才算暂且放心下来,皱眉开始捋这连番的事情。

    万仙山有机会的话还是要试探下,看有没有别的血玉存在,除此之外倒是不足为虑,毕竟仁哥都没咋听过,估计就是个小门派而已。

    想到小门派,他冒出个念头来,想到了那个吴大师兄三人,他们多半也是来自小门派的,不知道具体情况如何。

    除此之外,最主要的就是公羊御这家伙了。

    不老林七品成员,谛听楼高等谛听使,强悍的防御能力,那家伙身上一定还有秘密啊!

    林树倒是想明白一个点,他自己表明身份,应该有交换的意思在,毕竟不老林和谛听使似乎都是对外保密的,他主动说出来,是为了表明他会保守九霄的秘密?

    应该是有这层意思的,那家伙明显是个异人界老油条了,不知道修行多少年,也不知道具体实力,总之还得小心应对。

    另外,就是不老林的令牌了,为何也会引动阴晦之气?

    太多疑惑了,归根结底,还是阴阳珠到底是什么,这才是最为关键的问题。

    但眼下掌握的信息根本不足以推断出来这一点,林树只能郁闷放弃,琢磨着以后有机会通过吴良接触下不老林,起码研究下他的令牌试试?

    这样倒是有吞噬令牌的风险,那样可就容易暴露了,所以,想办法自己加入不老林?

    臭名昭著哎,加入了会不会身不由己?毕竟自己可不是阿良那种天才。

    乱糟糟的想了一通,林树沉浸心神打坐休息,补充炼化的同时也算是睡觉了。

    一夜无话,次日天亮之后,公羊御就来瞧了几次门,林树懒得理会便干脆没打开法阵结界,直接隔绝他的聒噪。

    戚仁也没出门,估计也在好好准备晚上的蛇岛之行。

    其实原本事情并不复杂,但在海州这边发生的事遇到的人,让戚仁都有些重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跟吴良不在有关。

    到下午接近傍晚时,林树感觉自己已经没什么好补充的了,才撤去法阵结界,敲响戚仁房门询问有没有什么需要准备的,并且建议去大吃一顿。

    戚仁瞧着没什么变化,倒是欣然同意,还念叨着喝不上琼浆酒实在是可惜。

    林树哭笑不得,不过这次出来他也没带酒,只能去楼下喝客栈的,结果刚到楼下就见到街上许多人行色匆匆,不多时,一道火红身影冲进来,瞧见他们之后美目亮起,欢快而来,却是叶小枫。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