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大无穷金手指

推荐阅读: 沈姝傅慎言   交换游戏小说   一切如旧亦如初白玖月沈燿   反派大佬让我重生后救他   谁言情深不悔贺梓凝霍言深   丑女逆袭夏乔司御北   楚月潼轩辕暝   重生狂妻,大佬宠上天   顶级狂龙  

    “情绪对人的身体有直接影响,我记得伯明翰大学从事过相关研究。时医生,这方面你比我更专业,应该还有些印象?”中年医生一边写病历,一边问身侧的人。

    年轻医生身形颀长,眉目清隽,白大褂被他穿得格外好看,挂在左边的胸牌引人注目——

    科室:精神科  姓名:时简

    他很快从记忆中找到相关报告,简单说了一段其中的内容:

    “产生极度悲痛的情绪时,会影响人体内的中性粒细胞,使其功能削弱,从而降低人体免疫力。”

    “对,就是这个……目前患者除了免疫力偏低以外,没有其他问题,可以考虑出院。”

    两人在病房外的走廊上交流,不时看向病房里的患者——

    穿着黑色连衣裙的少女,十五六岁,乌发雪肤,眉目精致。书页盖住半张脸,只露出纤长浓密的睫毛,似乎睡得正香。

    天气很好,阳光从窗外洒进来,一地碎金。

    她仿佛很贪恋阳光,全身都沐浴在光下。奶白色肌肤明净无瑕,漆黑如缎的长发垂落一侧,天生带着卷曲弧度。

    隔着玻璃往里看,会十分自然地生出错觉。那是一樽摆放在展柜里的精致人偶,缺乏活人应有的生气。

    时简有些迟疑,不想敲门,怕吵到妹妹睡觉。那本书盖在脸上的书微微下滑,眼看就要落地,即将撞出清脆响声,惊醒酣眠的少女——

    她若有所觉,白皙修长的手指及时握住书脊,将它合拢,放在旁边的小圆桌上,莫名让人松一口气。

    其实时音音已经醒了,静静听着他们交谈。重生以后,她变得十分警觉,察觉到有人在注视,会立刻脱离睡眠状态。

    时音音看向门口的青年,微微坐直了些。即使这样,也没比之前好太多。

    懒洋洋瘫在椅子上的猫咪,就算调整坐姿,给人的感觉仍然不会变。

    “二哥。”

    “音音,是不是吵到你睡觉了?”时简问。

    “没有,我正好睡醒。”时音音虽然醒了,困意还在。能真切地感受到自己在晒太阳,这种感觉十分愉悦。

    不久前,她还是一个孤魂野鬼,亲人死尽,满心怨恨,漫无目的在世间飘零,没有实体,没有知觉。

    被系统绑定,得到了重活一次的机会。

    回到十六岁那年,珍惜的一切都在身边。那些没有发生的悲剧,都来得及挽回。曾经惨死的二哥,就活生生站在她面前。

    时简走近,拿电子体温计在妹妹额头上“滴”了一下。体温偏低,但在正常范围内。他语气温和,关切道:

    “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

    时音音摇头,现在的生活就是安逸、非常安逸。

    她看着时简身上的白大褂,骤然想起这身衣服被血彻底染红时的样子——

    暗巷中,几人推推搡搡,经过时简身边时,突然抽出尖刀,刺进他的腹部。

    鲜血迅速将那身象征医生身份的白衣染红,时简伸手,试图呼救,被直接割喉。

    上辈子,他因一场蓄意医闹事故,当场死亡。

    时音音在现场,以鬼魂的姿态,从他身体中穿过,无力挽救,只能看着他眼中彻底失去光彩。

    两种不同的场景在眼前重叠,血色铺天盖地涌来,像一场潮汐,又很快消退。

    微风吹动病房的窗帘,时音音微微失神,她已经回来了。窗外阳光明媚,白云蓬软,无数个平凡普通的日子都能看到这一幕,胜过万千盛景。

    时音音从过往记忆中脱离,松开裙摆,将揉出的褶皱缓缓展平,语气平静:

    “我很好。”

    时简眼神暗藏担忧,并不相信时音音的话。作为精神科医生,他对情绪感知十分敏感。最近,妹妹的情绪有些不对,心理状况堪忧。

    往常明净清澈的眼睛蒙上一层阴影,莫名沉郁,即使是在笑着,也让人觉得她并不高兴。

    “不管发生了什么事,都可以和二哥说。”

    “我……”

    时音音话未出口,心底响起系统提示音:

    【宿主不能在任何人面前提及系统,以及重生相关的事】

    【如果以梦境预言的形式,系统会放宽标准】

    “怎么了?”时简问。

    “只是做了一个噩梦。”时音音笑着说。

    但她已经太久没有笑过,忘记了应该怎么表达情绪。这样的笑容出现在她脸上,有种近似表演的浮夸感,令人心底发凉。

    如果只是噩梦就好了……

    她清晰记得那些画面,记得家中每个人死去的样子。亲人死尽,时家分崩离析,墙倒众人推,最后被盛世企业收购。

    她回来了,会把罪魁祸首送到该去的地方。

    时简已经意识到妹妹的变化,作为精神科医生,竟难以侧写她的心理状况,更觉得这笑容里似乎隐藏着别的意味。他耐心问道:

    “梦到了什么,能画出来吗?”

    梦境是心灵的投影,妹妹画技不错,也许可以复原一些场景。如果知道症结所在,方便对症下药。

    “盛国华想要我的命。”

    时音音语气仍然平静,毫无情绪起伏。

    盛国华是她的生父,如果可以,时音音希望他尽早原地爆炸。血缘只代表基因的延续,除去这层关系,他是时音音的主要复仇对象。

    有的人,多活一秒都在浪费空气。时音音对盛国华深恶痛绝,甚至想去盛家投毒。权衡利弊,与这样的人同归于尽,实在不值得,遂放弃。

    时简微微一顿,并不意外。他早知道时音音对生父有心结,不知道已经严重到这种程度了。

    时家与盛家积怨已久,从十多年前开始。

    盛国华与时宁结婚后,感情甚笃,有两个孩子,是对龙凤胎。大一点的是哥哥,取名盛炀,小的是妹妹,取名音音。

    音音两岁多的时候,盛家传来噩耗。

    时宁坠楼,当场死亡。

    那天,音音和盛炀正在楼下玩,亲眼看到他们的妈妈从楼上摔下来,一地鲜血。

    时家开始一场漫长的取证之路,寻找盛国华的罪证,一无所获。盛国华咬定妻子是自杀,现场收拾得很干净。

    时老爷子痛失爱女,想把两个小外孙的监护权要来,盛国华扣着不放,开始走法律程序,僵持了一段时间。

    时家只带走了音音,改回母姓,如珠似宝养着。

    那时,她已经有三岁了。如果只是普通幼童,或许不会记得那样深刻。音音从小就格外聪明,受了刺激以后,很长一段时间,无法开口说话。

    时家人宠着哄着,转移她的注意力,慢慢才让她像个正常小朋友一样,去上学。

    原本大家都以为她忘了……现在看来,后续影响仍然没有消失。

    时简心中酸楚,音音本来不必遭遇这些,应该像其他小朋友那样快快乐乐长大。他想了许多开解的话,最后只开口道:

    “我们会保护好音音,不要怕。”

    “我不怕。”时音音认真点头。

    时简也觉得她看起来不怎么害怕,反而有种暴戾凶狠的战斗欲,谁要是惹她生气,她能活活手撕。

    “明天接你出院,好不好?”时简问。

    如果是心理方面的问题,医院并不是适合修养的地方,家里更安静一些。

    “好。”

    比起医院,时音音更喜欢住在家里的感觉。刚重生那段时间整天发烧,就被二哥送来住院了。其实身体没有什么问题。

    “二哥你去忙吧,我再看会儿书。”

    时音音重新打开手边的书,时简这时才注意到封面上的书名——

    《尸检报告》

    之前她就是将这样一本书盖在脸上,在阳光下睡懒觉。竟然和医院这个地方十分契合……

    时简心情复杂,转身离开。

    【每个世界都可以抽取一个随机金手指】

    【宿主要抽抽看吗?】

    “等等。”时音音在心中回应系统,打开平板,选了一首歌,播放音乐。

    “好运来祝你好运来~”

    “好运带来了喜和爱~”

    【……】

    时简还没走远,神色有些错愕。

    “现在的年轻人就喜欢这个,我孙子抽卡前,循环放个十几遍……”路过的老爷子提着保温杯,乐呵呵的。

    时简顿时安心,回精神科所在的大楼。

    时音音放了三遍《好运来》,才选择抽取。

    【恭喜宿主!成功抽取金手指——力大无穷】

    “还不错。”时音音掰下桌角,沉吟两秒。看来明天办出院手续时,要加上病房桌子的维修费。

    【恭喜宿主神功大成!】

    【本世界任务:阻止盛炀黑化】

    【希望宿主早日完成任务,加油鸭】

    “知道了。”

    时音音重生回来的代价,是结束这个世界的进程后,去无尽世界完成任务,做系统的工具人。

    在当前世界,她与系统的目的是一致的。

    盛炀是她的双胞胎哥哥,就算系统不发布这样的任务,她也会管住盛炀。

    上辈子盛炀在一场赛车比赛中脊椎受伤,腰部以下失去知觉,性情大变,暴戾阴郁,被盛家以“精神病”的由头送到国外修养。

    时音音那时已经死了,飘在盛炀轮椅后面。他被关在暗无天日的小房间里,食物、饮水都受限,护工会定期给他注射不明成分的药剂。

    盛炀暗中策划,即将脱身时,被盛家安排的人送到贫民窟。那里毫无秩序,堪比地狱,行动不便的盛炀,像待宰羔羊,备受欺凌。

    他很快向上爬,往常无人注意的高智商终于显露,性格中的阴暗、残忍、暴虐的部分全然释放,几乎彻底变成另一个人。

    毫无人性,不择手段。

    离开时,盛炀的身体状况差到极致,不计后果开始复仇,盛家那几人都没逃过,死相惨烈。

    大仇得报,时音音心中毫无快意可言。

    盛炀在盛家老宅点了一把火,安安静静坐在轮椅上,被火海吞没。他临死前意识恍惚,仿佛看到了时音音飘荡的魂体,向她伸手,声音微弱:

    “音音,小心——”

    那一瞬间,即使作为鬼魂,时音音也生出了痛彻心扉的感觉。每当想起那些场面,时音音都很难抑制自己的情绪,连眼底都升起血色。

    盛炀,死在二十三岁那年,他的人生仿佛一张被浓墨重彩渲染过的纸,至此黯淡失色。

    现在的盛炀,是什么样子?

    时音音从通讯录找到他的号码,拨打过去——

    “主人~来电话啦~”

    天海七中,高一(14)班,自习课,大家都困得厉害,但奇奇怪怪的手机铃声瞬间令所有学生精神起来。

    他们率先看向班主任王建国,没想到老王浓眉大眼的,却喜欢这种手机铃声!

    王建国脸色一黑,却看向教室靠窗位置——

    少年姿态懒散,与班上其他学生格格不入。黑发微卷,五官精致,穿着夸张的彩色涂鸦卫衣和浅色牛仔裤,天生的衣架子,坐在那里,整个教室都亮堂起来。

    盛炀抬头,修长手指在桌下划掉电话,看都没看是谁打的,熟练拒接,若无其事与王建国对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