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班主任盯住后

推荐阅读: 沈姝傅慎言   交换游戏小说   一切如旧亦如初白玖月沈燿   反派大佬让我重生后救他   谁言情深不悔贺梓凝霍言深   丑女逆袭夏乔司御北   楚月潼轩辕暝   重生狂妻,大佬宠上天   顶级狂龙  

    盛炀最近和盛国华约法三章,只要安安静静留在教室上课,盛国华就不扣他的零花钱。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王建国总盯着他看,盛炀被他盯得头皮发麻。难道他人老珠黄嫉妒我英俊潇洒?

    即使这样,盛炀也在课桌下悄悄玩手机:

    “你没上课吗?”他问时音音。昨天就觉得奇怪,今天试探性给时音音发消息,她居然回复了!难道学习机器上课也玩手机?

    “没有。”

    “你也逃课?”盛炀震惊。

    “我在医院。”

    “我马上来!”盛炀举手,神色坦然:

    “老师,我出去上个厕所。”

    昨天也在医院,连续两天,生病的人应该是时音音本人。如果是时家其他人生病,她不可能分心和他聊这些。

    遇到重要的事情,盛炀的大脑会自动运作,快速分析出结果。

    “快去快回。”王建国已经麻木了,暗想,他该不会一去不回吧?

    盛炀从后门出去,独自钻进小树林,才问:

    “哪个医院?”

    “中心医院。”

    两人简单聊了几句,盛炀皱眉,不自觉向学校僻静处走。上次他翻过的墙已经加了电网,还贴了张告示:

    “盛炀同学,翻墙危险,请拿假条,从校门出。”配图是一只被电得焦黑的骷髅,充满警示意味。

    盛炀只好去校长办公室,要了一张假条,顺利从学校离开。

    王建国望穿秋水,也没等到盛炀浪子回头。抓了抓头发,一次性掉了好几根,班上的同学不忍地闭上眼睛,呜呼哀哉。

    盛炀踏出校门那一刻起,就知道零花钱没了。为了省钱,他选择坐公交。刚到医院门口,看到家里的车停在外面,只有司机留在驾驶座上。

    盛炀步子一顿,随手摸走医院宣传册,找了个地方坐着,打开挡住半张脸,只露出一双眼睛,四处扫视,寻找可疑人员。

    盛国华的生活助理贺州,正陪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在做产检。那女人二十多岁,相貌姣好,有种楚楚可怜的韵味,一身名牌,光鲜亮丽,拎的包都能抵贺州几个月的工资。

    贺州态度恭敬,口称“宋小姐”。

    盛炀悄悄拍了几张照片,包括宋小姐怀孕三个月的孕检报告,新款手机像素高,放大一下,文字很清晰。

    整个过程惊人的流畅,完全没被当事人察觉。要不是问清楚时音音只是感冒,他也不会有闲心为这种破事耽搁时间。

    宋小姐应该是盛国华的新宠,盛炀曾经见过两人约会。他很想看盛国华翻车,具体怎么操作,还要仔细想想。

    目送贺州与宋小姐离开,盛炀找到时音音所在的病房,在外敲了敲门:

    “笃笃——”

    “进来。”时音音正用平板刷题打发时间,抬头看向门口。

    盛炀空着手,大摇大摆走进来,问:

    “怎么感冒了?”

    时音音盯着盛炀两条完好无损的腿看了看。

    盛炀不自觉往后退了一步,感觉时音音的眼神很奇怪,就像吃火锅前特意看看牛蛙新不新鲜。

    他与时音音见面次数其实不算多,在妹妹面前,盛炀有些拘谨,绞尽脑汁回忆别人的家长怎么关心生病的小孩:

    “有没有想吃的?还是想出去玩?”

    时音音摇头,问:“你在医院碰到谁了?”

    她天天盯着盛炀看,观察了几年,可以从他的微表情中揣测出一些情绪。

    如果他心里在想坏主意,就会眼神发飘。这会儿眉头微皱,应该在为什么事情生气,又有点幸灾乐祸的意味,仿佛在盘算什么。

    现在盛炀还稚嫩得很,一眼就能看穿。不久前,应该发生了别的什么事,盛炀还没来得及消化,想法全摆在脸上。

    “没看到什么。”盛炀不想和她说这些,谁家没个糟心事呢,省得影响时音音的心情。

    “我想知道。”时音音放下平板,认真看着盛炀。她并不急迫,有种奇怪的信任,仿佛笃定盛炀一定会说。

    “……”盛炀抓了抓头发,干嘛用这种眼神看人?

    “看到老王八养的小情人来医院做产检。”

    盛炀语气十分不以为然,视线瞥向时音音的平板屏幕,想看看妹妹住院时玩什么游戏,好家伙,竟然是一道数学题。

    “……”时音音没想到盛炀会这么称呼盛国华,稍顿,然后才问:

    “你打算怎么做?”

    “我想弄笔零花钱。”盛炀索性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比如把照片发给那个宋小姐,诈一诈她。”

    “很大胆的想法。”时音音心中暗赞,不愧是盛炀,一看到宋小姐做产检,立刻联想到勒索,直接在法律边缘大鹏展翅。在违法犯罪这方面,他有无与伦比的天赋。

    “我们来想想办法,看怎么让利益最大化。”时音音向盛炀招手。

    盛炀一副见了鬼的样子,你还是我妹妹吗?

    ???

    “你想干嘛?”盛炀有点慌,总感觉时音音看起来一肚子坏水,事情似乎变得不受控制起来。

    “不是要弄零花钱吗?”时音音歪头,眼神微诧。黑发如缎,从耳后滑落自胸前,让人莫名移不开眼。

    即使是她自己的身体,以恶鬼形态融合,仍然带来了一些变化,比如,毫无血色的肌肤,漆黑如墨的长发,偏低的体温……做出一些动作时,会有极其细微的凝滞感,有种隐秘的诡怖。

    盛炀心中升起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寒意,但时音音是他妹妹,他的信任毫无保留,直接忽视所有异样,问:

    “你觉得应该怎么办,发给谁比较好?”

    仔细想想,时音音竟然是唯一能与他讨论这件事的人。他和时家那些表哥不熟,更不方便与小弟们讲。

    “与这件事相关的,有几方势力。”时音音翻看盛炀拍下的照片,语速从容,开始分析:

    “其一,盛国华。不管要不要这个孩子,他都会暗中调查你是谁,一旦暴露,你就惨了。”

    “其二,姚知月。”

    姚知月是盛国华的继妻,盛炀的继母。

    “私生子有继承权,她绝对不会让孩子生下来。应该会给你一笔钱,同时调查你。”

    “其三,宋小姐。她全身都是限量款,靠价格堆砌,反而落了下乘。看起来也不太聪明的样子……要是她想维持奢侈的生活,只能靠着孩子嫁入豪门。”

    “为了保证孩子安全降生,她必须瞒着姚知月。”

    “要是找宋小姐要钱,一定能要到。需要注意的一点是,她很可能把被勒索的事告诉盛国华。”

    “嗯,你说得没错。”盛炀觉得最佳人选是宋小姐,时音音的话让他受到启发,给宋小姐发送匿名信件的时候,可以加上威胁的话。如果宋小姐敢告诉盛国华,这边就立刻联系姚知月。

    “所以又绕回来了,找宋小姐更好?”盛炀有些不确定地问。

    “不,你漏过了一个势力——盛世企业的董事会成员。”

    “其中有一部分与盛国华敌对,他们一定很想抓到盛国华的把柄。小三怀孕爆出来,会影响盛国华的形象。”

    “他不是对外一直扮演家庭和谐、慈爱子女的形象吗?让他尝尝人设崩塌的滋味。”

    时音音心知不可能靠这点小事拉下盛国华,仍然想隔应一下他。

    盛炀沉吟两秒,竖起大拇指:

    “你四我六怎么样?我可以查董事会成员的联系方式……”

    “我现在就能查。”时音音示意盛炀把笔电搬过来,一番操作,进入互联网的另一面。

    “传说中的暗网?”盛炀震惊。

    “建个虚拟邮箱,还要准备银行账户,以免被查出来。”时音音速度并不是很快,这些东西都是从盛炀身上学到的。第一次实践,还好没有出错。

    “时家人平时都教你什么?”盛炀看着在违法犯罪边缘冲刺的妹妹,眉头紧皱。

    “不是他们教的。”

    时音音已经开始翻盛世企业董事会成员身份信息了,与上辈子的一些记忆相印证,找到真正敌对盛国华的那几人,准备发送闪照。对方往账户打钱,才能下载原件。

    “要是有盛国华和宋小姐约会的照片就更好了。”时音音随口感叹道。

    “我有。”盛炀翻出手机里的加密文件,找到几张搂搂抱抱的照片。

    时音音真的很好奇,盛国华究竟在盛炀的成长道路上扮演了什么角色?盛炀捅刀的时候毫不犹豫,甚至美滋滋。

    “我六你四。”发送匿名邮件前,时音音转头看向盛炀,确定分成。不是想压榨他的零花钱,而是怕盛炀手里钱多,翅膀硬了,不愿交换身份。

    “行。”盛炀完全不介意这些,他更在意暗网。

    时音音怕盛炀提前长歪,严肃提醒:

    “这是违法的,也不是什么好玩的东西。不要瞎碰,万一自己的信息曝光了,会很危险。”

    盛炀顿时不乐意了,这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有些不满道:

    “你刚刚还发了邮件呢,敲诈勒索也违法吧。”

    时音音用奇怪的眼神看着盛炀,理直气壮:

    “我这是信息交换,媒体收爆料都还给钱呢。”

    “懂了,只要将理由合法化就行。”盛炀比了个ok的手势。做坏事的技能增加了!

    【宿主,我们是来阻止他黑化的,不是助攻!】

    系统十分捉急。

    它究竟绑定了一个什么宿主,犯罪大师吗?

    “别着急,堵不如疏。”时音音在心中回复。

    让盛炀学好不是一两天能做到的事,他现在也不是很坏,只是缺乏对正确与错误的认知,法律意识淡薄。

    当然,时音音也不比他好多少。

    想想还有点悲伤:(

    门外传来脚步声,时音音与盛炀交换眼神,示意他去开门。十指飞速敲击键盘,快速将笔记本电脑里的痕迹消除干净。

    时简过来,看见盛炀,有些诧异。

    “音音,我来接你出院。”

    “二表哥。”盛炀还没平复心绪,沉浸在妹妹非常牛批的思路中,无法自拔。

    “你们在聊什么,这么开心?”时简已经很久没有看到时音音与盛炀和谐相处的画面了,平时这两人就算见面,也不多说一句话。

    “给他讲了一道数学题,他很高兴。”

    时音音打开平板,仍然停留在数学题的界面。

    “音音真厉害,我要是天天能跟着音音学习就好了。”盛炀语气真挚,完全发自内心。

    时简看出来盛炀说的话是真的,至于音音……现在连他也无法判断音音的话是真是假。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