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音音是大魔王

推荐阅读: 沈姝傅慎言   交换游戏小说   一切如旧亦如初白玖月沈燿   反派大佬让我重生后救他   谁言情深不悔贺梓凝霍言深   丑女逆袭夏乔司御北   楚月潼轩辕暝   重生狂妻,大佬宠上天   顶级狂龙  

    盛炀打车到时家庭院外,正好被外出买菜的宋姨撞见。

    “炀少爷,您来啦!”宋姨一下子就认出这是留在盛家那个小少爷,笑得很和气。

    “小姐正在二楼练琴呢,一上去就能看到。”

    “好的……谢谢阿姨。”盛炀十分拘谨。

    他不认识这位穿围裙的阿姨,被认出来一定是因为时音音……这种感觉很奇妙,世界上有个与他相似的人,彼此之间存在一种比血脉相连更隐秘的联系,绝对信任,情绪相通。

    盛炀拾阶而上,音符像清澈的泉水,环绕着他。

    巨大的落地窗前放了一架三角钢琴,窗外白云翻滚,天和气朗。

    她神情专注,修长手指落在琴键上,有种独属于学神的恐怖气场,一切尽在掌控之中,没人能打断她的演奏。

    盛炀在楼梯口站了十几分钟,没弄出任何声响。同样的年纪,时音音与他有完全不同的成长轨迹。

    在此之前,盛炀没有认真听过任何钢琴曲。今天看到时音音弹奏,才意识到乐器的魅力。

    好家伙,手速快出残影来,打游戏一定厉害!

    时音音下雨不用伞,可以拿手接!

    忽然,琴声一顿,变成盛炀熟悉的旋律:

    “我有一只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

    “有一天我心血来潮骑它去赶集~”

    盛炀下意识在心里配上歌词,有些诧异。

    她竟然用钢琴弹儿歌!!!

    原本生出的一点距离感,因此烟消云散。

    时音音原本在练习《月光奏鸣曲》,很长一段时间没练,手生弹错一个音,索性弹起儿歌。

    现在这个时间,应该开始今天份的刷题了。将《小毛驴》最后一段弹完,转头恰好与盛炀对视。

    黑发微卷,眉眼精致,身形颀长,额头上有道新鲜擦伤。此时抱着一个礼盒,胳膊肘还夹着毛绒玩具的鲨鱼尾巴,看起来傻乎乎的。

    “给。”盛炀示意时音音去接蓝白大鲨鱼。

    等时音音放好鲨鱼,他递上礼盒。直接连着纸袋送显得很没诚意,折腾了两小时,才弄得漂漂亮亮。

    时音音接过,看着包装上有点歪的粉色蝴蝶结,犹豫要不要直接拆开?

    “扭扭捏捏,像个娘们。”盛炀皱眉,催促一声。

    时音音拉开蝴蝶结,盒子里装着一条相当梦幻的粉色蕾丝公主裙,完美贴合六岁以下小公主内心深处最殷切的渴望。做工精致,面料很好,一看就价格不菲。

    盛炀正在观察时音音的表情,仿佛得到认可对他来说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

    “谢谢哥哥,我很喜欢。”时音音充分肯定。假如是三岁的时候收到,一定超级喜欢。

    盛炀怔住,石化当场。她叫我哥哥了?

    她叫我哥哥了!!!

    不愧是我!已经是个相当成功的哥哥了!

    周子荣还是有点本事的,礼物妹妹果然喜欢。

    她为什么紧紧盯着那条裙子?是不是高兴得说不出话来了?是不是迫不及待想给哥哥买限量版机车,买顶配游戏设备?

    即使盛炀心中迫切,表面十分矜傲:

    “你喜欢就好,我去商场转了很久,才买到这么漂亮的裙子,你穿一定好看。”

    “生日快乐,我就不留下来吃饭了。”他转身就走。

    “等一下,来我房间。”时音音有礼物要送。

    盛炀再度拘谨起来,反而加快脚步。

    “盛炀——”时音音开口挽留。

    盛炀心里哼了一声,开始生气,居然直呼我的名字!

    时音音两步追上,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把他往回扯。

    “跑什么跑!”

    盛瑞当时不可能听话,但一股大力传来。他不受控制地被时音音拖走,反应慢了半拍。

    ???

    这真是我妹吗?不是什么人形小怪兽?

    怎么力气这么大!

    吓得我小鱼干都掉地上了jpg

    盛炀完全无法反抗,被时音音拉回房间。

    虽然是亲妹妹,也是个女孩子的房间。盛炀眼神都不敢到处瞟,只盯着木制地板,相当老实,哪有半分平时在小弟们面前的潇洒自如?

    盛炀很快发现他面前是个展示柜,放着各种奖杯、金牌、荣誉证书……数量太多,摆在一起,就像小商品批发市场。数理化、小语种、演讲、钢琴、作文杯、知识竞赛、模型竞赛……有全国范围内的比赛,也有国际性的竞赛。

    盛炀瞬间有种被降维碾压的感觉。他和时音音一母同胞,甚至还早几分钟出生,先天条件应该是一样的。盛家与时家差不多,物质上同样富裕。

    为什么两人差距这么大?

    早知道时音音是个天才,真正意识到这一点,他还是不可避免地有些自卑。

    盛炀呆住,思绪纷乱。

    时音音直接把盛炀摁在椅子上,用消毒湿巾擦他额头上的伤口,甚至拍西瓜似的,拍了拍盛炀的脑袋:

    “不要总和别人打架,有人欺负你就和我讲。”

    盛炀脸色一黑,和她讲,然后呢?

    他又不是小孩子,难道打完架还要找家长?就算找家长也不该找时音音,他当时音音的家长还差不多。再说了,他怎么可能被欺负,只有他欺负别人的份。

    盛炀不耐烦极了,区区小伤,硬汉无所畏惧。怕妹妹不高兴才没跑,其实他根本不需要处理伤口!

    被这么盯着看,盛炀有些不好意思。耳尖微红,刚要开口,脸颊就被时音音捏住,声音瞬间变得奇怪起来,就像一只气急败坏的土拨鼠:

    “不要你寡——”

    “我就寡了怎么样?”时音音揪住盛炀的脸,超级无敌理直气壮。

    “你、你……”盛炀想起身,被时音音直接按回去。力气这么大,她是魔鬼吗???

    “下次打架的时候叫上我,帮你报仇。”时音音找出创可贴帮他贴在额头上。或许盛炀没有打架的机会了,以后她亲自上场,盛炀只用看着就好。

    “我要走了,晚上有事。”盛炀努力恢复冷酷面孔。创可贴居然是粉色,让他面子往哪里搁,必须一出门就揪下来。

    “什么事?”

    “不要你管——”盛炀终于躲过,暗自松了口气。

    “送你的礼物。”时音音抱来两个盒子。巧得很,她也准备了两份礼物。

    “感冒好了吗?”盛炀忽然开口。

    时音音看起来仍有几分病态,脸色苍白,手心冰凉。

    “好了。”

    “注意劳逸结合……天冷就多穿件衣服。”盛炀从来没有和任何人说过这种话,有点结巴。

    “好。”时音音眼神柔和了些,盯着盛炀看,仿佛第一次认识他一样。

    “有事常联系,只要能用到我,就和我说,让我帮什么忙都行。要是你们学校有同学欺负你,也告诉我,我帮你教训。”盛炀说完,才觉得自己这话有点多余。

    怎么会有同学敢欺负时音音呢?

    时音音明明是个大魔王,力气也大,什么都会,想想就让人失去斗志。

    “好。”时音音很有耐心,认真点头。

    即使是现在的盛炀,也想保护她呢。

    “音音,生日快乐,希望你能天天开心。”

    盛炀总觉得她不太高兴,似乎有很多负面情绪压在心里。距离一近,他就有种奇妙的感应,知道她心情不好。

    “不学习真的很快乐,反正你已经是个富婆了,可以活得轻松一些。”盛炀开解道。

    “我还有很多事情想做,等我成功了,应该就能天天开心吧。”时音音声音很轻,从二楼往下看。

    当初妈妈也是从盛家二楼摔下来的,这种高度,为什么会死呢?生命之轻,胜过片羽。

    “我帮你啊……”盛炀接话,无比自然。

    他莫名有些心慌,有一瞬间,时音音似乎想跳下去?一闪而逝,好像只是错觉。

    “一言为定。”时音音很快调整好情绪,露出一个笑容,真切为盛炀的话而高兴,然后把礼物交给他。

    盛炀看她好几眼,确认她是真的高兴,才松了口气。怀里抱着两个礼盒,沉甸甸的,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

    这是妹妹送他的生日礼物!

    他心情前所未有的好,所有阴云顷刻间散去,一步步下楼,仿佛踏在云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