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了什么好宝贝

推荐阅读: 沈姝傅慎言   交换游戏小说   一切如旧亦如初白玖月沈燿   反派大佬让我重生后救他   谁言情深不悔贺梓凝霍言深   丑女逆袭夏乔司御北   楚月潼轩辕暝   重生狂妻,大佬宠上天   顶级狂龙  

    “那小子……让他过来住一段时间倒是可以,长住盛家不会答应的。”时老爷子皱眉,开始考虑这件事办成的可能性。

    时宁死后不久,盛国华再娶,继妻家中有些背景。盛家迅速崛起,背后又有势力支撑,拿到盛炀的监护权越来越难了。

    “盛国华已经有了小儿子,怎么还抓着盛炀不放?也没见他对盛炀多上心。”时越皱眉,气场凌厉,开口时令人心中一凛。

    “有些雄性维持着动物本能,并没有学会人类应有的道德感与同理心,也不存在‘父子之情’这种概念。”时简语气平淡。

    全家人表情都复杂起来,欲夸又止。

    时宁的死颇有疑点,始终没找到能证明是他杀的证据。时家上下都对盛国华意见很大,时老爷子更对盛国华恨之入骨,这么多年,都不准盛国华进时家的大门。

    时音音切蛋糕的手微微一顿,此言甚妙。

    她清晰记得,妈妈摔下来的那天,二楼有争吵声,正想过去看看,一声轰鸣,整个世界都变成鲜红色。

    她说不出话来,暂时失去言语能力,后来定期接受心理治疗,才慢慢好转。

    妈妈去世不到半年,盛国华一直在和时家争监护权。时音音被接走后,盛家华迅速与姚知月结婚。女方带着一个三岁的女儿进门,只比时音音小几个月,眉眼与盛国华有些像。盛国华孕期出轨,那个私生女就是实证。

    “话是没错,能不能别提他?”时若尘见爷爷神色落寞,时音音情绪也有些不对,试图结束话题。

    “若尘说得是,我们说点高兴的。”时老爷子听到盛国华的名字,会想起小女儿,心如刀割。盛国华是时音音的父亲,直接在她面前唾骂,不太合适。

    “其实……我觉得二哥说得没错。”时音音认真赞同。

    时老爷子怕时音音养成偏听偏信的习惯,爱恨都太极端,索性把话掰开了说:

    “他具体怎么样,要你和他接触了才知道。”

    “爷爷怕他假仁假义对你好,等需要你的时候,毫不犹豫把你推出去。这人薄情寡义,却精于伪装,什么都能牺牲,一旦你与他的利益相悖,他绝对不会手软。”

    “等你长大,有辩识能力了,想见他,爷爷绝不拦着。”

    “我再重申一遍,骂他的话,家里说说可以,不要在外面议论。”时老爷子眼含警示,环视一圈。

    “爷爷你放心。”时越保证。

    “爷爷,我有分寸。”时简同样认真。

    时老爷子忙瞪他一眼,家里几个小子,明里暗里没少告诉音音,盛国华是个大坏蛋。虽然盛国华确实不是好东西,总对她讲这个,小姑娘听了能高兴吗?

    “爷爷,我想搬出去,住在学校附近。再说动盛炀,让他也搬出来,和我住在一起。希望可以督促他好好学习。”时音音想把盛炀捞出来,免他惊,免他苦,免他无枝可依。

    “搬出去?我不同意。”时老爷子眼睛瞪得像铜铃:

    “怎么能搬出去住?外面能比家里好?”

    “才大病一场,又生病了怎么办?”

    “爷爷,那是小感冒。”时音音小声辩解。

    “那是小感冒吗!就算是小感冒也不行,你看看家里谁放心?”

    时音音转头,看向大舅舅、大舅妈。

    “音音乖,我和盛国华谈谈,让他放盛炀过来住一段时间。”大舅舅也把时音音当成亲闺女疼,大舅妈周筠劝道:

    “音音,你还小,住在外面不安全。”

    小舅舅、小舅妈一直将时音音看成自家小女儿,同样开口附和,都不希望她搬出去。

    “我不小了,哥哥们以前读高中的时候就在学校附近住,我也想搬出去。”时音音认真地看着家里人,手里的叉子又捏弯一把。

    如果是音音的话,好像很安全?

    时老爷子率先松口:“出去住也行。”

    其他人齐齐看向时老爷子,没想到您浓眉大眼的,竟然率先投降!这与二战时期的意呆利有什么区别!

    “爷爷你最好了!”

    “必须把我带上!”时老爷子觉得自己真是一个老天才!音音一定是老房子住腻了,想住新的!

    那有什么关系?音音住哪里,全家就一起搬到哪里,反正房子够大,住得下。

    时音音呆呆地看着志得意满的时老爷子。

    “咳——”时简嘴角微扬。

    时音音想了想,开口道:“爷爷,等我把盛炀骗来,你再搬进来好不好?他现在这样,我很担心。”

    时老爷子想了想盛炀的近况,皱起眉头。他也有关注盛炀的状态,学习一塌糊涂,门门不及格,有的科目直接零分,经常旷课,打架斗殴,确实不安分。

    这么不着调,音音被欺负了怎么办?

    他不好贸然管教盛炀,这个年纪的小孩,很容易钻牛角尖,越管越叛逆。何况盛炀在盛家长大,盛国华同样拒绝时家探视。时老爷子只默默关注着,等盛炀过了十八岁就好,现在插手,万一让盛炀夹在中间,里外不是人,更不好受。

    “哥哥对我很好,还去医院看过我,送我生日礼物,很关心我。”

    “直接让他住在这里,他肯定不自在,盛国华也不会同意。我先和他住一段时间,看能不能改掉他的坏习惯。如果不行,再想其他办法。”

    “爷爷,您就答应我吧,我就这一个愿望,求求你了……”时音音双手合十,向时老爷子拜拜拜。看起来再乖巧可爱不过,谁也不忍心拒绝她的要求。

    时老爷子瞬间答应下来:“好好好。”

    “家里要是做了好吃的,爷爷去送饭,总可以吧?”

    时老爷子迂回了一下,万一送饭那天下雨,总能留下来住吧?俩小孩子住外面,谁放心得下,他必须得盯一盯。

    “让司机送就好了,爷爷跑来跑去,很辛苦。”

    “在家里闲着更辛苦,我现在就是说说,说不定两三天就烦了。”

    “那就说好了,不能反悔!”

    时音音把生日蛋糕分好,再与大家一起碰杯。

    大人喝红酒,小朋友喝旺仔牛奶。

    现在时家只有时音音一个小朋友,三个哥哥都已经成年了。

    “祝音音小朋友生日快乐,永远开心!”

    不管时音音多大,在家人心中,她永远是小朋友。

    又忍不住挂念盛炀,他不愿留下来吃饭,每次来时家,都是匆匆来、匆匆去。那边有人给他过生日吗?

    虽然盛炀没在大家眼皮子底下长大,到底也是关心的。如果和音音住在一起,经常过去串串门,正好能拉近距离,关照一下他。

    时音音吃完饭,给盛炀发消息:

    “我这边已经说好了,你那边能不能搞定?”

    “别管,有你哥出马,什么都能摆平!”盛炀已经换上新鞋,非常合适。他心里美滋滋的,脸上不显,面无表情。

    现在就是高兴,非常高兴:)

    第一个礼盒里装着限量版篮球鞋,非常符合盛炀的审美,穿出去打球一定超有面子。穿上这双鞋,他就是球场上最靓的崽,有信心扣个三分篮。

    盛炀正在思索时音音说的话,注意力分散,另一个未拆开的礼盒被小弟摸走。

    “哈,我看看这个盒子里有什么好宝贝!”

    “盒子好沉啊!”

    “放下,你们皮痒了?”盛炀冷笑,妹妹送的礼物他只拆了一个,剩下那个也要由他来拆。

    “炀哥,反正迟早要拆的嘛,让弟弟们开开眼……”

    “我来拆!”盛炀抢回盒子,满怀期待,打开后怔怔看着盒子里的书,表情复杂,隐隐有些后悔。

    早知道就不拆开了,应该保留一点神秘感。

    《五年高考三年模拟》

    《衡水金卷》

    《高中英语语法》

    《高中数学知识大全》

    ……

    种类齐全,令人胆寒。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