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有一个妹妹

推荐阅读: 沈姝傅慎言   交换游戏小说   一切如旧亦如初白玖月沈燿   反派大佬让我重生后救他   谁言情深不悔贺梓凝霍言深   丑女逆袭夏乔司御北   楚月潼轩辕暝   重生狂妻,大佬宠上天   顶级狂龙  

    “嘶!”

    “不愧是炀哥,收到的礼物都这么独特!”周子荣倒吸一口凉气,当即竖起大拇指。

    “羡慕吗?”盛炀皮笑肉不笑,看起来阴森森的。

    “不敢不敢。”周子荣也是个学渣。盛炀倒数第一,他倒数第二,所以他绝对不能失去盛炀这个大哥。

    “你居然不羡慕?”盛炀眉毛一扬。

    “羡慕羡慕,羡慕死我了。”周子荣立刻改口。炀哥真难哄,太作!心里吐槽,却不敢说。

    “浮夸。”盛炀呵了一声,高贵冷艳。

    周子荣哀怨开腔,胖脸一肃,唱得很有味道:

    “想我冷艳还想我轻佻又下贱,要我阳光还要我风情不摇晃……”

    盛炀抬脚,周子荣立刻老实,缩着脖子:

    “轻点踹成吗?我还要给炀哥跑腿。”

    “不,我是让你看我新鞋,好看吗?”盛炀抖了抖腿,觉得很难和周子荣沟通。

    “好看!太好看了!”周子荣仿佛吃了柠檬,一脸酸意:

    “噢,我的天呐!多么华丽的一双新鞋!你看它流线型的底座,能最大程度减小空气中的阻力。透气舒适的设计,避免了炀哥变成香港脚的可能性。昂贵的商标,低调中透出奢华……”

    盛炀内心唏嘘不已,感觉自己作为小团伙之中的颜值担当、武力担当、智慧担当实在太不容易了,承受着这个年纪不该有的重量。

    “有没有在看消息?”时音音连发好几条。

    “我回家问问。”盛炀盯着“家”这个字,忽然觉得有些讽刺。那是他家吗?他在那里只拥有一个暂住的房间。

    “外公同意你出来住?”盛炀打字。

    “他已经同意了,现在方便打电话吗?”时音音问。

    “不方便。”盛炀冷漠拒绝。

    “炀哥,再开局游戏?”周子荣小心翼翼开口。

    他们正在网咖包间里,已经激烈战斗几个小时,晚饭用泡面随便糊弄过去,省了顿饭钱。

    “不想打了。”

    “这些书怎么办,都是全新的,可以卖二手,反正炀哥又不写……”一个小弟提议道。毕竟盛炀最讨厌学习了,应该不喜欢这些辅导书吧?

    “多管闲事。”盛炀皱眉,他的东西就算不碰,也不会卖给别人,更何况是音音送的。

    “有点沉,要不要我帮炀哥拿?”周子荣差不多已经摸清楚了盛炀的性格,很愿意为大哥鞍前马后。

    “不用,你早点回家吧。”

    “炀哥再见。”周子荣挥挥手,转头道:

    “生日快乐!”

    其他小弟也纷纷笑道:

    “炀哥生日快乐!赶紧回家吃大餐!”

    “祝炀哥又长一岁!心想事成!”

    “谢了。”盛炀声音很低,抱着书离开,背影意外的孤寂。给盛家的司机打电话,司机说要送盛家其他人,现在来不了。盛炀随手招了辆出租车,眼神沉沉,不知在想什么。

    “小同学,我儿子要是像你这么爱学习就好了,一天到晚就知道打游戏……”

    “哪像你,这么晚还抱着书回去,一看就是个好孩子。”出租师傅见盛炀长得俊秀,忍不住夸几句。等他开到别墅区,感叹道:

    “这些有钱人,真让人羡慕,有钱就算了,孩子还这么用功……”

    盛炀不发一言,心情复杂。他不想回家,不想靠近,索性坐在花园隐蔽角落发呆。给时音音打电话,却被对方挂断。不是她要打电话吗,怎么又不接?妹妹真是种麻烦的生物。

    时音音回拨过来,想给盛炀省点话费:

    “到家没有?”

    “到了。”

    “加油,要是搬出来,你就自由了。”

    “那你呢,你在时家不自由?还是他们对你不好,为什么想出来住?”盛炀很好奇,时音音那种小孩,所有家长都会喜欢吧。

    “要是他们逼你学习,你就来投奔我。”盛炀想了想,卖掉一些乐高、手办、模型、玩具,应该勉强能养活时音音,她看起来吃得不多。

    时音音忽然轻笑起来,心情很好的样子:

    “学习是我自己选的,很充实,很有成就感,怎么会有人不喜欢学习呢?”

    盛炀沉默两秒,面临学神的“凡尔赛”攻击,整个人都傻了。学习……真有那么快乐?为什么他一看到试卷,就想拔自己头发。

    盛炀似乎已经开始怀疑人生,时音音转移话题:

    “当然,要是我过不下去了,一定会立刻投奔你。你也一样,过得不好,就来投奔我,我养得起你。”

    盛炀一顿,语气不耐:

    “你看我像过得不好的样子吗?”

    “全身名牌,小弟成群,谁也不敢惹我,上课玩手机老师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比你过得轻松多了。”

    “那你不想和我住在一起?”时音音反问。

    盛炀一下子卡壳了。他怎么会不想,只是觉得自己扶不上墙,会影响时音音。想到和时音音住在一起,能从盛家搬出去,又十分期待。

    总之,很有些矛盾。

    “没有拒绝,那就是愿意和我住在一起。就算你那边的人不同意,我也有办法让他们同意。”

    时音音语气强势,倒让盛炀很不好意思,浑身都不对劲起来。这件事应该由他来解决,毕竟他是哥哥。

    “不就是搬出去住吗?你别管,我能搞定。”盛炀语气自信。

    “好。”

    见时音音答应,盛炀心绪稍微平复,挂断电话。刚走到门口,听到盛国华在说话,步子一顿,站在外面偷听——

    “十点多了,盛炀怎么还没回来?”盛国华语气不耐。

    盛炀心想,司机才把你们接回来吧,就比我早一点,心里没点b数吗?

    “孩子好不容易去一次时家,回来得晚一些也是正常的。”姚知月语气温柔,在家里时,完全没有工作时的强势。

    盛国华听进心里,神色有些异样,收敛怒意,转而看向沙发上的女儿:

    “晴晴怎么还不回房间睡觉?晚睡会长黑眼圈的。”

    “哥哥今天过生日嘛,不知道我准备的礼物他会不会喜欢……”盛晴晴抱着礼盒,满脸期待。

    她比盛炀小几个月,相貌集中了姚知月与盛国华的优点,清新灵动,笑起来甜甜的,有种邻家少女的俏皮感。

    “晴晴真懂事,哪像盛炀,根本记不住你的生日,更不会准备礼物。”盛国华看着乖巧懂事的女儿,眼神柔和许多。一想到叛逆的盛炀,他心中便升起一股恶气:

    “时家根本看不上他那废物样,这么晚还不回来,指不定在哪鬼混……”

    盛炀抱着书,从盛国华背后经过,一语不发。

    “哥哥,你回来了。”盛晴晴连忙迎上去。

    盛炀直接无视,径自上楼。

    盛国华心里怒火一阵一阵往上涌,音量不自觉上扬:

    “我杵在这里,你看不见?”

    “晴晴叫你,你也不理,有你这么当哥哥的吗?”

    “要我说什么?”盛炀停步,与盛国华对视,忽然笑了,恭驯至极:

    “爸,晚上好。”

    抬头时,短暂的顺服化为明晃晃的冷嘲,十足桀骜:

    “够了吗?”

    “不够的话,是不是要我跪下来,磕个响头,再上柱香?”

    盛国华怒极扬手,一巴掌扇下来——

    “爸爸,你别打哥哥……”盛晴晴想阻拦,动作却不快,就像是有意等盛国华扇在盛炀脸上一样。

    电光火石之间,盛炀拿书挡住。

    “啪——”

    力的作用是相互的,厚厚一沓书反弹回去的力也相当可观。

    盛国华手掌通红,脸色难堪起来。

    每次对上盛炀那双满是讥讽与鄙夷的眼睛,他的怒气就止不住地往上涌。谁家的儿子像盛炀这样,巴不得当老子的早点死?

    盛炀把书抱在怀里,颇为爱惜地摸了摸封面,《五年高考三年模拟》几个字分外清晰。果然知识就是力量,进可攻,退可守。

    “音音送的礼物,别给我拍坏了。”

    “我只有一个妹妹,不要乱叫。”

    盛炀相当冷漠,眉眼凌厉,暗藏讥讽,像薄而锋利的刃,直接划开虚假的假象,将盛晴晴不堪的出身暴露在天光之下——

    她是孕期出轨的产物,一个出身不正的私生女。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