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允许你考零分

推荐阅读: 沈姝傅慎言   交换游戏小说   一切如旧亦如初白玖月沈燿   反派大佬让我重生后救他   谁言情深不悔贺梓凝霍言深   丑女逆袭夏乔司御北   楚月潼轩辕暝   重生狂妻,大佬宠上天   顶级狂龙  

    盛炀刚下楼,就听到姚知月质问盛国华,语气带着三分心碎、三分愤怒、三分柔弱,和一分委屈:

    “热搜已经撤下去了,这件事,你要给我一个交代。”

    “知月,你放心,我有分寸。”盛国华一脸尴尬,还有些愧疚。

    姚知月仰头看着盛国华,眼泪在眼眶中打转,盈盈欲滴,良久才迅速滚落,在浅色衣服上晕出水渍,问:

    “什么分寸?”

    盛国华把她拥在怀里,发觉她还是一如既往的瘦小柔弱,久违地感受到了一丝怜惜,语气认真:

    “我和那个女人只是逢场作戏。”

    “孩子也不是我的,我会处理掉的。”

    “我相信你。但一想到这些,还是忍不住难过。”姚知月低头,小声啜泣。

    盛炀垮着脸,欣赏这对中年男女的油腻爱情。真是倒胃口,生产队的驴看到了都要尥蹶子。

    “妈妈,你别难过。我相信爸爸,一定是有人嫉妒我们,才故意雇水军黑爸爸……”

    盛晴晴用充满信赖的眼神看着盛国华,仿佛爸爸在她心里是完美的,没有一丝一毫缺点。

    盛国华在女儿的注视下,面不改色,点了点头:

    “晴晴说得对,如果我们一家人因为这件事伤了感情,对方的目的就达到了。”

    忽然眼角余光瞥到盛炀,脸色骤冷,问:

    “盛炀,你在这里看什么?”

    “她让我下来的。”盛炀一指盛晴晴。

    “爸爸,我是不是不该打扰哥哥玩游戏?”盛晴晴有些纠结,神色低落:

    “我只是觉得家里出事了,大家一起共渡难关……”

    “不用管他,说不定他还会幸灾乐祸。”盛国华冷笑。

    “发生什么事了?”盛炀神色茫然,装作完全不知道的样子,不知道什么丁丁不到10cm长。

    一时间整个大厅沉默了,盛国华脸色铁青。公司的人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气得眼前一黑,差点吐出一口老血。这种事,要他怎么说出口?背后动手的人太恶毒太卑鄙太无耻了。

    姚知月脸色也很难看,一言不发。

    盛晴晴看看爸爸,再看看妈妈,小声解释:

    “有人买了水军,故意抹黑爸爸。”

    盛炀眉头一皱,努力想微信红包里的001元,神色渐渐严肃起来,问:

    “事情解决了吗?”

    盛国华没想到一向叛逆的儿子会露出这种表情,好像在关心家里的事,让他有些改观。盛国华突然想起来,今天是盛炀的生日。语气温和一些:

    “差不多已经解决了,你回房间吧,早点睡觉,网上的谣言不要信。”

    “好,你们也早点休息。”盛炀看了他们一眼,上楼。

    他们都觉得盛炀与平时很不一样,姚知月笑容温婉:

    “盛炀长大了一岁,人也懂事多了。”

    盛国华听见这话,微微皱眉。

    盛炀名下有一部分公司的股份,目前这些资产由盛国华代理。等盛炀成年,股份所有权就会回到盛炀手里,盛国华将不再拥有绝对控股权,公司可能会出现变数。

    盛炀已经十六岁了,相当叛逆,不服管教,股份不能交到他手里。

    “晴晴,爸爸妈妈还有事,你也回房间吧。”姚知月看了眼女儿。

    “好!我相信我们一家人一定可以共渡难关的!”

    盛晴晴一步三回头,非常不放心地回房间。

    盛晴晴才刚走,盛国华又接了个电话,下属语气焦急:

    “盛总,微博那边安排好了,可以撤热搜,但平台崩溃了,正在维修,可能要等一段时间。”

    目前的状态就是:微博卡住,一部分用户可以正常使用,一部分用户加载不进去。

    关于盛国华的热搜还挂在那里,这件事被越来越多的人知道,开始向更多平台蔓延,比如年轻人喜欢用的企鹅、b站、知乎等。

    很明显,要砸的钱变得更多了。

    盛国华脸色发黑,沉声道:“不惜一切代价,我不想看到任何人议论这件事,给造谣的用户发律师函,我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这……盛总,造谣的人太多了,我们这边会统计一下,如果要告对方造谣,需要您用真实数据证明网上的流言是假的。”

    “公安机关需要带脸的照片,这样才能确保数据真实性。”

    意思就是,如果盛国华想起诉,要拍一张丁丁照片,测量长度,证明网上传播的流言是诽谤。还必须露脸,这样才能确认是本人。

    “……”盛国华气急败坏,一脚踹翻茶几,该死!

    “别生气了,事情会解决的。”姚知月温柔安抚。

    但两人都知道,回不去了。就算热搜可以撤掉,所有相关信息都能删除、清空,盛国华经营了多年的形象,再也回不去了。

    还会影响他在公司的领导权,以及整个企业的形象等,表面上只是一个玩笑,实际上影响深远。背后布局的人实在阴毒,存心不让盛国华好过。

    “我一定会查出来背后的人是谁,绝不会放过他。”盛国华眼神发狠,有种令人心惊的戾气。让姚知月想起他年轻时候的样子,眼神真正温柔下来。

    他们已经携手半生,经历了许多风雨,未来也会一直走下去,不离不弃。

    ——

    翌日,盛炀主动去书房与盛国华说搬出去的事:

    “音音准备好住处了,我想和她住一段时间。”

    “让音音住到盛家来。”盛国华想起长女,神色微缓。那真是个优秀的孩子,在时家像众星捧月一样,备受宠爱,可惜和他这个父亲一点都不亲。

    姚知月生的两个孩子都不太出众。女儿晴晴成绩一般,才艺还行,小儿子盛瑞学习也不好,资质平庸,小小年纪就一身憨肉,只知道玩游戏。

    俩孩子不聪明也没事,有这么大份家业,以后委屈不了。至少比盛炀好,都很孝顺。

    “那很难。”盛炀实话实说。

    “……”盛国华心里也清楚,时家人绝对不会同意。瞥了眼这个浑身是刺的儿子,不由皱眉:

    “你搬出去住也好,省得在家里碍眼。”

    “但我有一个条件,下周我过生日,你带音音过来吃饭。”

    “要是能成,我就同意。”盛国华敲了敲桌子。

    盛炀嘴角往下一耷拉,很不情愿。老王八蛋,还想让音音过来给他过生日,呸,不要脸。

    盛国华心中微怒,面上仍不动声色,反而笑了,拿出商场上谈生意的架势,声音沉稳有力:

    “做不到?”

    “盛炀,你已经十六岁了,该知道等价交换的道理,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我和她商量一下。”盛炀转身离开。

    “记得吃早餐。”盛国华破天荒地关心了一句。

    盛国华已经忘了,因为盛炀很少出现在饭桌上,盛国华和佣人说过,要是盛炀不出来吃饭,就不管他,不准另做。

    盛炀没理,心中有些挫败。他太没用了,这点小事都谈不拢。想办法逼盛国华同意?或者直接告诉音音?

    先拖着吧,到时候直接搬出去住,大不了被盛国华毒打一顿,说不定能反杀,把盛国华鸡儿打断。反正姚知月给盛国华生了个儿子,宋小姐肚子里也有一个孩子,盛国华不用担心皇位没人继承。

    “早安。”因为热搜的事,时音音忙了一晚上。

    那个网红人气很低,时音音费力推广,才让消息爆起来。本来她只想炒盛国华出轨,发现有了更好的“爆料”,就顺水推舟了一把。

    她虽然有些困,心情却很好。这种感觉,就像挖了个坑,把盛国华连人带棺材填在里面,一铲一铲为他填土。

    越想越高兴。

    “早~~~”盛炀在犹豫说不说盛国华的条件。

    “你问了吗?”

    “有丶小困难。”盛炀抓了抓头,音音会不会觉得我很没用?没有当哥哥的样子。

    “他是不是提条件了?还和我有关?”

    “你怎么知道的,他给你打电话了?”盛炀一惊。

    “发了短信。”

    时音音一醒过来,就发现手机拦截了一条来自陌生号码的短信:

    【音音,我是爸爸。下周末过生日,希望你回家吃饭。盛炀越来越不着调,我管不住他,到时候我们好好谈谈关于他的问题。

    我永远是你爸爸,音音可以随时打我的电话。另,网络上的谣言不要轻信,诽谤一个人总是很容易的。如果有什么烦恼,就和爸爸说。】

    “他想让你下周来盛家吃饭。”

    “没问题。”时音音直接答应。

    “外公他们能同意吗?”盛炀觉得不太行,不能轻易让盛国华得逞。

    “我偷偷来[狗狗祟祟jpg]”

    盛炀内心复杂,妹妹好像和他想的不一样,有丶皮。

    “和外公他们说一下,等他们从别人那里知道,会更生气。盛国华卑鄙无耻,说不定会用这个故意离间。”盛炀被生活反复毒打,已经成长不少。

    “我知道我知道!”时音音也不想瞒着时老爷子,但他年纪大了,心脏不好,受不得气。她打算先旁敲侧击一番,要是老爷子能接受,再和他说。

    为什么现在盛炀就和盛国华关系恶化到了这种程度?姚知月至少要走一走收买人心路线,才好捧杀盛炀,怎么感觉连面子情都没有?

    时音音同样反感盛国华,因为两人之间没有亲情基础,又重生了一次,对盛国华恨之入骨很正常。

    盛炀从小在盛家长大,和盛国华相处时间很多,好像并不记得妈妈的死因,也从来没有祭拜过。关系却相当糟糕,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相处的。

    “难道你还真来啊?”盛炀心里说不出的憋屈,一想到让盛国华得逞,就和吃了苍蝇一样隔应。

    “我又不是为他来的,我是为你。”时音音并不觉得一顿饭能改变什么,难道她被盛国华关怀几句,就会被父爱感化,从此变成大孝女?

    “……”盛炀咳嗽两声,有点不好意思。

    “我去吃饭也是有条件的。”时音音一笑。毕竟命运赠送的礼物,都暗中标注了价格。

    “什么条件?”盛炀很怕听到与学习相关的事,比如让他考一百分,那还不如直接要他狗命。

    “只要不让我学习,什么事都答应。”

    “之前说过啊,交换身份。你装成我,替我上课,然后我用你的身份出去玩,没问题吧?”时音音问。

    “没问题,完全ok。”盛炀毫不犹豫答应下来,交换就交换,让音音玩几天就好,她最爱的是学习,应该不会持续太长时间。

    “不许反悔,我截图了。”

    “我盛炀说到做到,从不反悔。”盛炀傲骨铮铮,相当坦荡。音音是亲妹妹,难道还会坑他?

    时音音吃完饭,去爷爷送的小房子转了转,别墅已经精装修过,可以直接入住。她睡在二楼主卧,盛炀住她对面,安排得明明白白。

    两个房间差不多大,都有单独的卫浴。时音音已经开始选生活用品了,到时候盛炀直接过来住就行。

    “新家怎么样?”时音音拍了些照片给盛炀看。

    “都很好。”盛炀很满意。至于被妹妹养着这种事……等以后他有钱了,音音要什么就买什么。

    妈妈去世后,名下的产业一分为二,妹妹的那份在时家手里,这些年在舅舅的经营下发展得越来越好,音音已经是个小富婆了。

    他的那份由盛国华代管,年满十八岁才有支配权。平时只能仰仗盛国华发零花钱,偏偏盛国华还抠抠搜搜的,觉得男孩要穷养,一言不合就扣钱。

    小时候的事盛炀一直记得,也知道姚知月是小三上位,连阿姨都没喊过,横眉冷对,拒绝她所有关怀,因此格外贫穷。

    “你的衣服码数、常用品牌都发给我,方便准备衣服。最重要的一点,我买的书一定要带过来!”

    时音音语气平淡,但有种不容置喙的坚决:

    “盛炀,我绝不允许你考零分!”

    盛炀忽然觉得不妙,刚出虎口,又入狼窟?

    万一音音真的按头让他学习,他学不学呢?大概还是会学的。

    盛炀想着想着,薅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神色愁苦,世界上为什么要有学习这么痛苦的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