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音还是听话的

推荐阅读: 沈姝傅慎言   交换游戏小说   一切如旧亦如初白玖月沈燿   反派大佬让我重生后救他   谁言情深不悔贺梓凝霍言深   丑女逆袭夏乔司御北   楚月潼轩辕暝   重生狂妻,大佬宠上天   顶级狂龙  

    即使很愁苦,盛炀仍然愿听妹妹的话,把书都搬到新家,还有他珍藏的手办、模型、乐高、游戏机。等盛国华生日过了他才能彻底搬出来,暂时还要留在盛家住几天。

    每天盛炀都数着倒计时,唯一觉得可惜的是,等他搬出去,那一家四口以后就和谐融洽了。只要想到他们过得舒心,盛炀就心生不甘。

    算了,先出去住,以后再想想别的办法。

    近期估计盛国华心情不会好了,盛炀每想到这里,嘴角就疯狂上扬。

    商场如战场,盛世企业是个庞然大物,热搜事件就像一道血口,吸引了无数闻风耳来的鲨鱼,让盛世企业陷入尴尬境地。

    盛国华开始自救,盛世企业的公关部开始运作,第二天就有一个流量明星爆出黑历史,口碑崩塌,为盛国华分担了很多压力。

    眼看事情就要这么平淡混过去,其他人按捺不住,纷纷插手。即使盛国华严密布防,消息仍然越传越广,不管消息怎么压,都瞒不下去,很快全民皆知。甚至影响了企业形象,连盛世的股票都跌了一些。

    盛国华对幕后的人恨之入骨,让人调查,什么也没查到。不是因为找不到对象,而是因为下手的人太多了,足够幕后的人混淆视听,擦除痕迹。

    是时家人吗?盛国华沉思,感觉不太像。

    时家人用不出这么卑劣的手段,一直堂堂正正,从上到下都是这样。难道只是巧合,恰好被商场上的对手集中针对了?

    他只得暂时把这件事放在心里,接连加班,处理公司的事。

    一周很快过去,时音音决定坦诚些。

    时老爷子正在喂鱼,心情很不错,最近每天都笑眯眯的。

    时音音抓了把鱼食,在另一边喂。时家老宅修了水池,中式仿古,池底是黑石板,清澈见底,锦鲤游来游去,意趣十足。

    “有事和我说?”时老爷子早看出来了,甚至还猜到了她要说什么。

    “我怕您生气。”时音音偷偷瞄一眼时老爷子。

    “我生什么气,音音聪明着呢。”时老爷子一笑,弹了下小孙女的额头:

    “去吧,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你现在还小,别叫那些乌七八糟的事影响心情。想见就见,到时候让家里的司机送你过去。”

    “要是受了委屈,千万别憋着,爷爷亲自上门,揍他一顿。”

    “好,爷爷真好。”时音音挽住老爷子胳膊。

    “那可不。”时老爷子有点骄傲,比起不干人事的盛国华,音音被他教得多好。再看盛炀,好好的孩子,越发不着调。

    见时老爷子不大在意这件事,时音音总算安了心。

    盛国华生日当天,她从衣柜挑出一件法式复古连衣裙,将头发编好,与镜子里的自己对视。漆黑的眼瞳仿佛可以吞没光线,藏有一片深不见底的海渊。

    最近已经开始按照二哥的计划书锻炼身体,顿顿吃饱,脸色仍有些苍白。

    时音音挑了一支浆果红的唇釉,随意一点,再用指腹抹开,红唇乌发,白皙耀目,几乎让人挪不开眼。

    时若尘主动揽下司机的活:

    “三哥顺路送你过去,晚上接你回来。”

    “那更好。”时老爷子欣慰一笑。家里几个小子都很疼妹妹,就算他以后不在了,也不怕音音被欺负。

    开了一段路,时若尘问后座的时音音:

    “怕不怕?”

    “不怕,我就走个过场。”

    “我陪你?”时若尘皱眉。

    “三哥放心,没人能欺负我。待会在商场停一停,我买一下礼物。”毕竟上门做客,空手有些失礼。

    “想送什么?”

    “骨灰盒。”时音音下意识接话。

    “那我们去殡仪馆……那附近有卖骨灰盒的。”时若尘认真考虑这件事,只要音音高兴就行。

    “殡仪馆太远了,前面有商场。”时音音那是本能反应,下意识说出了心里话。现在还没到彻底撕破脸的时候,需要敷衍一下。

    “好。”时若尘停好车,两人一起进商场,一楼生活用品区,正好有霸王洗发水做活动,买三送一。

    时音音视线锁定在霸王上,霸王洗发水的老总头发不多,料想效果平平,送给盛国华正好。

    时若尘帮她拎着,送到盛家门口。

    “时先生,时小姐。”立刻有佣人出来迎接。

    “叫什么时小姐,这是盛家的大小姐音音。”盛国华正好走出来,看到这个平时很少见面的大女儿,很有些高兴。

    一边从时若尘手中接过礼物,一边笑道:

    “来就来,还买什么礼物。”

    “音音特意准备的。”时若尘只说了这么一句。

    盛国华心中熨帖,觉得自己这步棋算是走对了。要是能和时家重修旧好,强强联合,也是件大喜事。

    “若尘辛苦了,留下来吃个晚饭吧?”盛国华神色和悦,能看到时家这位常年在国外的三公子可不容易。

    “音音是我妹妹,送她是应该的。今天还有别的事,改日再来拜访。音音吃完饭给我打电话,三哥过来接你。”

    时若尘即使心中不喜盛国华,面上没有表现出来。他人设包袱很重,在外面的时候,永远一副清冷疏离的姿态,气质极出众。

    “爸爸!”盛晴晴本来不想出来,远远看到时若尘,一时怔住。不管是那些流量明星,还是学校里的校草,比起时若尘都差了一截。

    他生来就有尘世谪仙人的气场,常年演奏,与音乐共鸣,周身环绕着若有若无的忧郁感,身姿挺拔,立在那里,不染一尘。

    盛晴晴从来没见过比时若尘更好看的人,就连学校里数一数二的学霸宋谨言,都比时若尘差了些气质。

    “晴晴,这是你若尘哥哥。”盛国华主动介绍。

    时若尘看了眼盛晴晴,神色愈发冷清。盛家除了盛炀以外,其他人都有些伤眼睛。不在于五官,那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令人下意识排斥。

    “若尘哥哥好。”盛晴晴有些忐忑,露出一个清新可爱的笑容,偷偷看时若尘一眼。像她这样漂亮的女孩子,时若尘应该会注意到吧。

    时若尘的确注意到了,被这个称呼冒犯到。

    猫猫呕吐jpg

    甚至很想叫时音音现在就离开,眼神清晰表明了他此刻内心的想法:

    “音音?”

    “三哥等会来接我。”时音音把时若尘半推半送出门。颜狗三哥在盛家多待一秒,都是对他眼睛的摧残,还是早点出去吧。

    盛晴晴有些失望,对时音音愈发不满。时音音怎么不留若尘哥哥留下来吃晚饭?一点也不体恤若尘哥哥。

    “盛先生,失礼了。”时若尘临走前rua了一下时音音的脑袋,心情好了不少。他音色优雅清朗,一字一句,尤其好听,让人下意识忽视了其中暗含的嘲讽意味。

    盛国华盛先生的确失礼了。

    让自家私生女叫原配的侄子哥哥,亏得盛晴晴能叫得出来,换个稍知廉耻的人,都能钻地缝里去。

    “音音,这是晴晴,你的妹妹。”盛国华见时若尘形色匆匆,稍有些失望。其实晴晴和时若尘这一对倒不错,要是成了,说不定能和时家重修旧好。时若尘是个顶出众的人,晴晴温柔乖巧,配他正合适。

    可惜时音音不知道盛国华在想什么,要是知道,说不定会当场把他狗头打爆。

    “音音姐姐好。”盛晴晴细声细气,不时悄悄看一眼时音音,怯生生的。

    时音音沉默,忽然与盛炀感同身受。上辈子她死得很早,没回过盛家,和盛晴晴接触不多,不知道年少的盛晴晴像一朵水莲花,时刻保持着不胜凉风的娇羞。

    时音音眼神沉静,文明观猴。

    尴尬,尴尬是今晚的盛家。

    盛晴晴垂头,落寞至极。

    盛炀听到楼下说话声,探头一看,发现时音音,眼睛一亮,立刻下楼:

    “音音,你来了!”

    盛国华很少看到盛炀这样喜笑颜开的样子,好像从有记忆以来,盛炀就阴沉暴躁,一副扶不上墙的烂泥样。

    而且盛炀从来不记得给他这个当爸爸的准备礼物,音音就懂事多了,不知道她送的什么好东西?

    “音音姐姐送的什么礼物?”盛晴晴很快振作起来,满脸好奇。

    “我现在就打开看看?”盛国华问时音音,他怕太唐突,给这个女儿留下不好的印象。

    “好。”时音音并不关心盛国华的反应,她站在这里,保持平静,已经用尽了所有力气。看到盛国华的瞬间,摧毁欲达到顶峰,在心中不停背诵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才没有露出异状。

    盛炀也有些好奇,妹妹给他送《五三》,给盛国华送什么?看起来还挺沉。

    盛国华满怀期待地打开盒子——

    霸王育发防脱洗发液

    霸王全新头皮营养液

    霸王生姜育发液

    ……

    森绿包装,触目惊心。

    “人到中年,头发要尤其注意保养。”时音音看了眼盛国华还算浓密的发顶,神色真诚。

    盛国华勉强露出一个笑容。

    “音音真贴心,爸爸正需要这个。”总归是孩子的一片心意,就算很廉价,盛国华还是喜欢的。

    “爸爸,我的礼物晚上再送!”盛晴晴放心了,觉得自己的礼物更合适、更高端,爸爸一定更喜欢。

    盛炀没准备礼物,坦坦荡荡,理直气壮看向盛国华:

    “我没钱,你也不想我年纪轻轻,就被校园贷套上吧?”

    “你……”盛国华欲言又止。要不是音音在这里,他就骂两句了,盛炀真是无时无刻不在气人。

    “走,去我房间,哥带你打两局。”盛炀丝毫不顾及盛国华的感受。

    “你们玩也带上晴晴。”盛国华交代一句。

    “爸爸,我从来不打游戏的,先回房间看书啦。”

    “那行,盛炀你别把音音带坏了。”盛国华瞪了眼盛炀。

    “怎么会。”盛炀不耐烦地拉起时音音的手腕,带她上楼。

    盛国华看着他们俩的背影,微微出神。也没相处多久,就这么亲近。盛炀和晴晴一起长大,怎么和晴晴一点都不亲?难道双生子就是不同些?

    这两个孩子真是长得像,样貌都很出色,站在一起,说不出的赏心悦目。

    晴晴也好看,但本来中上的五官在双生子面前瞬间黯然失色,毫无存在感。

    盛国华心中暗想,要是双生子都乖巧听话该多好。目前看来,盛炀不成器,音音还是听话的,一看就是个乖孩子。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