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的说话技巧

推荐阅读: 沈姝傅慎言   交换游戏小说   一切如旧亦如初白玖月沈燿   反派大佬让我重生后救他   谁言情深不悔贺梓凝霍言深   丑女逆袭夏乔司御北   楚月潼轩辕暝   重生狂妻,大佬宠上天   顶级狂龙  

    盛炀房间里的摆设还算过得去,黑白灰配色,和他张扬的性格有些不搭调,空空荡荡的。

    “我把喜欢的东西都搬过去了。”盛炀简单解释一句,又问:“玩两局?”

    “好。”时音音点头,一边玩游戏,一边记盛炀房间里的摆设。过几天,她会以盛炀的身份回来,安装一些东西。

    两人并排瘫在懒人沙发上,就像同一个海鲜厂加工出来的咸鱼,各自拿着游戏机手柄,玩射击类逃生游戏。

    盛炀枪法很好,百发百中,一看就是老游戏玩家,时音音很快上手,爆头率不输于盛炀,一起突突突。

    “音音,你喜欢吃什么菜?”盛国华开门问了一声。

    “都行。”时音音头也没抬,完全沉迷在游戏里,就像一个镜像版的盛炀。

    盛国华忽然有些心累,这就是近墨者黑?

    放盛炀出去住,不会出什么事吧?算了,让时家操心去,等他们知道盛炀有多难管,就知道他这些年有多不易。

    晚饭时间,一桌六人。盛国华与姚知月相对而坐,盛炀与时音音坐在一侧,对面是盛晴晴和盛瑞。

    时音音第一次看见小学生状态的盛瑞,身高120,体重120,眼睛被挤成一条细缝,给人的感觉和长大后一样讨厌。

    作为鬼魂的时候,她看见盛瑞故意踹翻盛炀的轮椅,让盛炀在地上爬。那天下雨,盛炀用双臂撑着身体,一点点挪回房间,磨破了白衬衫,手臂也血肉模糊。

    “瑞瑞,这是你大姐姐。”盛国华看着球一样的小儿子,颇有些头痛。爱吃又不爱运动,被娇惯得有些厉害了。这么小的孩子,只能慢慢教。

    盛瑞端着碗,看也不看一眼,直接夹走两个大鸡腿。他不喜欢时音音,她长得太像盛炀了。

    盛瑞很记仇,从小就讨厌盛炀,恨屋及乌,也讨厌时音音。

    “小孩子不懂事,音音别和他计较。”盛国华对盛瑞使了个眼色,希望小儿子配合一下。

    “瑞瑞,那是大姐姐呀,不许闹别扭。”盛晴晴不赞同地看了盛瑞一眼,转而向时音音道歉:

    “音音姐姐,你不常来,瑞瑞认生才这样,你千万别生他的气。”

    “晴晴说的是,音音别和小孩子一般见识。”姚知月笑着打圆场。回头要好好教一下盛瑞,就算心里再讨厌,脸上也不要表现出来。

    “我不生气,他一看就是个好孩子。”时音音语气真诚,眼瞳漆黑,盯着盛瑞。

    上辈子盛瑞瘦了下来,皮相不错,作为盛世企业的继承人风光过一段时间。后来死得很惨,全身骨头都被盛炀给打断了,只能在地上蠕动,像只毛毛虫。

    明明算是夸赞的话,盛国华和姚知月都觉得怪怪的,又说不出哪里不对。

    盛瑞被时音音盯着,本能有些害怕。不想露出怯意,只是更加凶狠得瞪回去,发出一声沉重的气音:

    “哼!”

    “噗呲——”盛炀先忍不住笑了。

    “哥,你笑什么?”时音音转头,有些疑惑。

    “我没笑。我受过专业训练,无论多好笑都不会笑,除非听到猪叫。”盛炀神色一肃。

    “……”餐桌安静。

    盛瑞后知后觉,难道盛炀骂我是猪?

    “盛炀,你……”盛国华忍不住了,想好好教育一下盛炀。

    “盛炀开玩笑呢。”姚知月端起红酒杯,与盛国华碰了一下,语气温柔:“华哥,祝你生日快乐,工作顺利,我们这一家人越来越好!”

    她保养得很不错,容光焕发,五官姣好,乍一看上去最多三十出头。

    “谢谢晴晴妈妈!”盛国华一笑,与姚知月碰杯,眼神无比柔和。妻子这些年为这个家付出了太多,里里外外都照顾得很好。至于家里经常有矛盾,那是因为盛炀不识好歹、桀骜暴躁,没有孝心。

    “祝爸爸生日快乐,和妈妈白头到老,我们一家人永远幸福!”盛晴晴主动碰杯。

    “爸爸生日快乐!”盛瑞作为这个家的一份子,也主动参与。

    一家四口,和和美美。

    “音音、盛炀,来!”盛国华很高兴,这是家里人最整齐的一次。

    时音音看了盛炀一眼,主动举杯,虚碰一下:

    “生日快乐!”忌日也不会太远。

    盛炀做了一下样子,这一局便算过去。他实在太敷衍。盛国华看得清清楚楚,心中不满,顾忌到时音音在这里,没有表现出来。

    “尝尝家里的菜合不合胃口,有你喜欢的吗?”盛国华见时音音吃得很少,关心一句。

    “挺好。”时音音没什么胃口。盛国华这一家四口真幸福,全家福照片上只有四个人,盛炀并不在。

    盛炀吃得更少,他迫不及待想离开这里。盛家的厨子是姚知月从娘家带过来的,国宴做的菜更靠近她的口味,盛炀什么也吃不下。

    “音音喜欢吃什么?阿姨记住,下次过来吃饭都做你爱吃的。”姚知月笑容温柔。

    “我不挑食。哥,你喜欢吃什么?”时音音转头看向盛炀。

    盛炀沉默。他好像没有喜欢的,也没人在乎。

    一室静默。

    盛国华想了想,根本说不出来。每次一起吃饭,盛炀都一脸不耐烦,随便吃点就先回房间了。

    “他和你一样,不挑食。”盛国华觉得是这样。

    一顿饭,在那四人欢声笑语中度过。

    盛国华不时找些话题,与时音音说两句。时音音不卑不亢,很快结束话题,不至于让人挑出错处,也不亲昵。

    “音音晚上留下来住吧,阿姨收拾了房间,也可以和晴晴睡在同一个房间,你们是亲姐妹,可以好好交流一下。”姚知月主动挽留。

    “音音姐姐学习太好了!我在学校的时候就很想和姐姐说说话,可惜不同班。”盛晴晴双眼一亮。

    “晴晴也不差,钢琴弹得挺好,和若尘一样,都喜欢音乐。”盛国华对盛晴晴这一点还是满意的,女孩子嘛,学些才艺挺好,将来嫁人也拿得出手。

    “晴晴,钢琴上你要是有不懂的,可以向若尘讨教。”盛国华语气自然,像是直接把时若尘当成了自家晚辈。盛晴晴红着脸点头,十分羞涩。

    时音音拳头硬了,继续在心中背诵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我姐姐钢琴八级了!你会弹吗?”盛瑞有点得意,扬起三重下巴,看向时音音,眼神轻蔑。

    “我记得音音小学的时候就十级了。”盛炀记忆有些模糊,只记得小学时候,时音音比他矮很多,脸圆圆的,仰头和他说钢琴考级的事,就像等待奖励的小幼崽。

    盛炀急着去玩,没空听她说话,就随手往她嘴里塞了一个刚拆封的雪糕,匆匆溜了。现在回忆起来,那个时候的时音音,多么软萌可爱啊。

    “肯定是吹牛,我姐姐有证书!”盛瑞说起盛晴晴,一脸骄傲。

    “那就是吹牛吧。”时音音不想浪费时间,她已经给时若尘发了短信,三哥在接她回家的路上。

    “瑞瑞瞎说,音音姐姐你好厉害啊,不像我,什么都不行。”盛晴晴露出崇拜的神色。

    “那确实。”盛炀煞有其事地点点头,难得正眼看了盛晴晴一次:

    “你平时说话都很假,就这一句最真实。”

    盛晴晴噎住,欲言又止,脸色苍白,眼泪盈盈,在眼眶打转,可怜极了。

    “……”时音音内心唏嘘,盛炀有特殊的说话技巧。

    盛国华脸色一沉,一拍桌子:“盛炀,要是不会说话,你就闭嘴。”

    盛炀一笑,满是嘲讽意味:“盛瑞就会说话了?怎么不叫他闭嘴?”

    “难道他还是一个两三岁的小宝宝?一点教养都没有。”

    盛国华冷冷看着盛炀,眼中满是警告意味。又悄悄瞥了眼时音音,怕她不高兴。见她神色如常,才继续说:

    “音音,你也看到了,盛炀他脾气就是这样,和谁都处不好……我们都拿他没办法,要是你不想和他住,就把他退回来。”

    说得就像盛炀是个快递一样。

    “一般人还真是受不了他这张嘴,要是不改改,以后走上社会,迟早会被打死……”盛国华对盛炀有无数意见,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盛炀冷笑,反正全国人民都知道盛国华丁丁不到10cm,一个自尊心受创的中年男人,总会把自己的负面情绪发泄到别人身上。

    盛晴晴眼泪吧嗒吧嗒掉下来,明明委屈却故作坚强。看到一向疼爱的女儿委曲求全,盛国华更生气了!

    时音音不想再听盛国华说这些,打断他的话:

    “我觉得哥哥挺好的,以后就不劳你操心了。”

    “我是你们的爸爸,怎么会不操心呢?”盛国华皱眉,从时音音进门开始,就没有叫过一声爸爸,这个女儿果然被时家养得离了心。她姓时,不姓盛。

    “是啊,华哥还是很疼你们的,经常和我说起音音,总想把音音接回家里住。他就是脾气爆,其实最疼你们兄妹,你们要体谅他的苦心……”

    姚知月柔声细语,在一旁说和:

    “音音,你不要信外人的挑拨,误会了你爸爸。他是你最亲的人,给了你生命,是其他人都比不了的。”

    “音音,你进来就没有叫过我,现在叫我一声爸爸好不好?”盛国华看着熟悉又陌生的女儿,终于开口。

    她和那些时家人一样清高,仿佛生来高坐云端,连眼神都冷漠平静。她是不是看不起我?

    盛国华前所未有地想把她抓在手里,让时音音变得和盛晴晴一样乖巧懂事。

    他看着时音音,等一个回应。

    “为什么要叫你?你配吗?”盛炀骤然开口,看盛国华的眼神带着恨意。

    “盛炀,别这么和你爸爸说话!他是你爸爸,你怎么能这么顶撞他!”姚知月连忙向盛国华使了个眼色,希望他不要生气。

    盛国华气到极致,脸色发黑,反而伤感起来,眼眶都红了,看起来就像一个被不孝子气到心碎的老父亲,反问:

    “盛炀,平心而论,这么多年我真没亏待你,你和盛瑞在我心里是一样的。为什么你就对我意见这么大?”

    “还有音音,你小时候最喜欢爸爸了,谁抱都哭,只有爸爸抱才不哭,后来你被他们带走,爸爸一直念着你。”

    “我没有亲自照顾你长大,对你心中有愧,想补偿你。要是你们实在不喜欢知月,我就让她带着两个孩子搬出去,你和盛炀一起留在家里。”

    “这本来就是你们的家,等你什么时候能接受她们,再让她们搬回来。”盛国华说完,沉沉叹了口气。看时音音的眼神,愧疚至极,还带着几分期冀。

    时音音认真听着,眼神微动,仿佛已经动容。

    姚知月见状,眼圈一红,十分隐忍,却深明大义:

    “华哥,我都听你的,明天就带晴晴和瑞瑞出去住,不,就今晚,今晚我们就搬出去……对不起,是我让你们父女闹矛盾。”

    “音音,你千万别误会你爸爸,他最疼的女儿就是你,一直拿你当作教育晴晴的榜样……”

    “我没有误会,你们什么时候搬出去?”时音音认真询问。要是姚知月她们搬出去,她可以再营销一下,比如——

    盛国华与姚知月感情破裂

    姚知月带子女搬出老宅

    相信网友一定可以脑补出真正的内情。

    姚知月的长篇大论还没说完,忽然一顿。

    整个饭桌为之一静,场面惊人的相似,不久前,盛晴晴也经历了相同的尴尬。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