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羊长得真好看

推荐阅读: 沈姝傅慎言   交换游戏小说   一切如旧亦如初白玖月沈燿   反派大佬让我重生后救他   谁言情深不悔贺梓凝霍言深   丑女逆袭夏乔司御北   楚月潼轩辕暝   重生狂妻,大佬宠上天   顶级狂龙  

    姚知月微微一僵,强颜欢笑:

    “那我现在就去收拾东西,晴晴,你和瑞瑞先吃饭,盯着瑞瑞,不要让他挑食……”

    “知月,你坐下,音音只是开玩笑的。”盛国华连忙把她拉住。他已经看穿了妻子笑容下隐藏的脆弱和难过,想保护她的柔弱和倔强。

    “是吧,音音?”盛国华看向时音音,希望时音音能明白他的意思。

    “假仁假义、假模假样。”盛炀嗤笑一声。

    这下谁也吃不下去了。

    尴尬、凝重、窒息。

    “晴晴,瑞瑞,我们走……”姚知月招手,背影落寞,这个时候她退一步,就在盛国华心里更进一步,明输实赢。

    “妈妈!”盛晴晴正要安慰姚知月,盛瑞突然把桌子上的汤碗,向时音音那边砸过去:

    “我不搬出去!”

    电光火石之间,盛炀挡在时音音身前,被汤碗砸得微微一倾,把时音音护得严严实实。

    盛瑞十分抗拒,把盛炀往外推:“滚出去,你们都给我滚出去!这里是我家!”

    “你妈已经死了,这里没有你们的位置!”

    盛瑞去端桌子上的碗碟,想泼时音音一脸,不想再看见那双漆黑的眼睛。比起盛炀,他更忌惮时音音,似乎存有本能恐惧,想把她从这里赶走。

    盛晴晴在一旁看着,表情焦急,心中却祈祷,希望盛瑞砸中时音音。在学校每次都考年级第一的时音音,回家给爸爸庆祝生日,却被狼狈地赶出去……一想到这里,她心中就升起一种隐秘的快意。

    “盛瑞——”盛国华没想到一向可爱的小儿子会表现出这么强的攻击性,想让盛瑞停手。

    在盛瑞泼出去之前,时音音往前一步,把盘子提前扣在盛瑞脸上。那是一盘剁椒鱼头,辣椒放得很足,盛瑞双眼被辣椒蒙蔽,嗷的一声就哭了起来。

    “怎么能这样,你下手也太恶毒了——”姚知月看着宝贝儿子,气急败坏。

    “音音,你……”盛国华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得这么快,他想说几句,但盛瑞哭得惨烈,眼睛还不知道怎么了,立刻开始联系医院。盛国华的眼睛里就只能看到哭叫的盛瑞,焦急又心疼。

    “音音给您添麻烦了,我这就把她带走。”时若尘进来时,看到一场乱象。

    时音音盯着那几人,很不高兴的样子。盛炀衣服上被泼了菜汤,狼狈不堪,而他似笑非笑,像在欣赏一场闹剧。

    “走,回家。”时若尘是个重度洁癖,不顾弟弟妹妹沾了菜汤,一手一个,带他们走出盛家大门。

    盛炀头也没回,只觉得前所未有的畅快。他一步步离开盛家,别墅的阴影离他越来越远,连腰板都挺直了一点。

    盛晴晴慌忙中被盛瑞踹了好几下,远远看着时若尘修长挺拔的背影,心中难堪。他有没有看到我?希望我在他心里的印象不要太坏。

    时若尘那样出众的人,时音音怎么配做他的妹妹呢?一点家教也没有,恶毒至极。时音音做了这样恶毒的事,想必若尘哥哥也很生气,回家后一定会狠狠斥责她。

    “晴晴,还不快打120,发什么愣呢?”盛国华提醒一句。

    “已经在打了……弟弟一定很痛,我不是个好姐姐,没有保护好他……”盛晴晴抽噎着,眼泪不停往下落,梨花带雨,好不可怜。

    无人关注盛炀去留,等他们回神,才发现盛炀不见了。

    “哥哥和音音姐姐一起走了。”盛晴晴小声开口。

    “走了也好,以后家里都清净了。”盛国华脸色黑沉。

    “华哥,对不起……”姚知月抱住盛国华的腰,扑在他怀里,哭得一颤一颤的。

    “不怪你。”盛国华看着坚强的妻子,觉得亏欠她良多,以后应该好好保护她、补偿她。至于盛炀,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迟早会跪下来求他。

    “有没有烫到?”时音音问。

    “没有,汤都凉了。”盛炀反而有些想笑,就真笑出了声:

    “我今天总算看到辣眼睛是什么辣法,杀猪一样,嗷嗷的。”

    “怎么回事?”时若尘实在不解,盛家那叫一个乱,一顿饭吃得和战场一样,难道盛家出现了返祖现象?

    “姚知月想带着孩子搬出去,我同意了。盛瑞突然开始砸东西,泼了一碗汤,哥哥帮我挡住了。”

    “我看他想用剁椒鱼头砸我,就先糊他脸上了。”

    “糊得好!”时若尘毫无疑问,完全偏向于时音音,眉头紧皱,心里已经开始生气了,语气沉冷:

    “我开去医院,给盛炀做个检查。”

    “我真没事!!!”盛炀不想小题大做,叹了口气:

    “现在就想洗澡,还有点饿。”

    “想吃什么?”时若尘对盛家那几人愈发不喜,面目可憎,品性低劣。

    “我都可以。”盛炀胃有些疼,没表现出来。他不能吃辣,但盛家那几个都喜欢吃辣,一桌子菜,盛炀没动几筷子。

    “这么晚了,吃清汤小馄饨吧,有吃虾仁馅的,皮薄馅大……汤特别鲜,盛炀吃不吃?朋友家里开的店,食材都很新鲜。”

    “吃。”盛炀被他说得提起胃口。

    “三哥,开到花园路去,我们这样回去爷爷会担心的,今晚在那边睡一晚,明天再回去。”时音音开口。

    “时若尘略一思忖,答应下来。

    “那我给爷爷打个电话。”时音音一拨出去,对面几乎立刻就接了。

    “爷爷!你怎么还没睡?”

    “哎,音音不回家,爷爷怎么睡得着?”

    “爷爷,我们去外面吃夜宵,今晚就不回来了,去新家那边住。”

    “好,炀炀呢?”

    “炀炀以后跟我吃香喝辣。”时音音顺着时老爷子的话喊炀炀,盛炀就是一只倔强小羊,脾气暴躁,一rua下去,软乎乎,相当贴切了。

    盛炀面无表情,冷哼一声。

    时老爷子笑起来,与时音音说了几句,仍然有点不放心:“让炀炀讲两句。”

    “外公,晚上好。”盛炀接过电话,像握着烫手山芋,声音含糊。

    “好,你好我好大家好。”时老爷子心想,盛炀这孩子说话烫嘴还是怎么的?可以唱中国风歌曲,那个切克闹。

    “&……”盛炀不知道在说什么火星语。

    时老爷子见他实在拘谨,关心几句,让他吃好喝好,挂了电话。

    时若尘很快开到花园路的别墅,门口的灯自动亮起,指纹解锁,很是方便。

    “你们先去洗澡,炀炀,你看看有没有什么地方受伤了,要是不舒服,我们立刻去医院。”

    时若尘看着盛炀被飞溅的碎瓷片划伤的手臂,微微皱眉。伤口虽浅,并不严重,那几道血痕分外明显。盛炀神色如常,完全不在乎那点小伤。

    这种过分平淡的态度,反而让人心中酸涩。小朋友摔倒了,大人关心一句,就委屈得眼泪直掉。盛炀习惯于没人关心,所以毫不在乎。

    “让我看看……”时音音想掀衣服,看一下盛炀的肚子。

    盛炀一个蛇皮走位,成功闪避:“看什么看,两天就好。”

    被砸到的地方其实不怎么疼,但他体质特别,稍一磕碰,就要青青紫紫好几天。这时候肚子上应该有一片淤青,让妹妹看到不好。

    “那你让三哥看看。”

    “三哥也不行……”盛炀匆匆溜进浴室,带上门。

    男生洗澡很快,十多分钟后,盛炀换了身干净衣服,懒洋洋窝在沙发里,只随意擦了擦头发,黑发柔软,眉目精致,因今天的事生出的满身戾气,散得七七八八。

    时音音慢一些,出来时头发还在滴水。找出医药箱,正要给盛炀手臂上的伤口上药,忽然被软乎乎的毛巾盖住头。

    一阵狂野的揉搓试图带走她头发里的水分,差点把时音音也一起带走。

    盛炀一阵揉搓,她的头发总算不滴水了。掀掉毛巾一看,好家伙!

    时音音头发乱蓬蓬的,像只炸毛的小狗。

    盛炀乐不可支,满脸写着开心。

    时音音死亡凝视,握拳,骨节清鸣。

    苏醒了,猎杀时刻!

    “这就给你吹好!”盛炀低头忍笑,拿起吹风,认真给时音音吹头发,慢慢理顺,慈爱得像个老母亲。

    “来吃馄饨。”时若尘招呼一声。

    时音音头发已经半干,用碘伏给盛炀的伤口消毒,再和他一起过去。

    薄薄一层馄饨皮,完完整整的虾仁透出来,让人格外有食欲。手打鱼丸,又鲜又q弹,非常好吃。

    一顿下来,都非常满足。这会吃得太饱,不能直接睡觉,三人就在客厅打扑克。电视上正在放最近热门的综艺,热热闹闹。

    另一边,盛家温情脉脉。

    盛国华及时把盛瑞抱到清水下冲洗眼睛,盛瑞仍然哭得厉害。送到医院后,重新洗过,盛瑞还是哭得凄惨。

    检查过,眼睛受了刺激,没有什么大问题。盛瑞哭累了睡着后,仍然一抽一抽的。即使盛国华觉得小儿子确实有些不懂事,也不忍苛责。

    时音音下手太重了,就没有想过万一盛瑞的眼睛瞎了呢?盛国华原本热切的心冷了下来。

    “华哥,我明天就带孩子们搬出去住,对不起,明明是你的生日,因为我,弄得一团乱……”姚知月眼尾微红,脆弱可怜。

    “搬什么搬,你是个好妈妈,也是一个好妻子。”

    “以后我们一家人好好过日子。”盛国华抱住她,极其怜惜地拍拍她的肩膀。

    “爸爸妈妈……”盛晴晴也哭着抱住父母。

    盛国华忽然觉得这样一家四口也很好,这才是完完整整的一家人。那两兄妹就随他们去,养不熟的白眼狼。

    第二天,时音音带盛炀回时家吃饭,一大桌人,齐刷刷全看着盛炀,双眼发亮。

    盛炀被看得头皮发麻,好在大家都很和气,虽然亲切,不至于过分热情。

    比起炀炀,大家觉得“羊羊”更柔软一些,就这么定下来,希望能和盛炀的性情中和一下。

    “羊羊要好好学习,如果需要请辅导老师,和大舅舅说。”

    “羊羊如果对拍戏有兴趣,想当演员,和小舅舅说……”

    “我们羊羊长得真好看,就是有些瘦了。”

    “羊羊的生日礼物还在家里,到时候一起带过去。”

    “羊羊长得真高,很快就能赶上若尘……”

    ……

    盛炀听得面红耳赤,成为一个没有表情的干饭人。只要我专注干饭,就不会觉得羞耻。

    时家饭桌上都是家常菜,食材新鲜,厨艺也好,盛炀不知不觉吃得肚子滚圆,麻木地接受了“羊羊”这种羞耻的称呼。

    在此之前,盛炀很忐忑,怕外公、舅舅这边的人不喜欢自己,毕竟在盛国华眼里,他做什么都是错,时间久了,盛炀真觉得自己一无是处。

    一顿饭吃下来,那些忐忑烟消云散。

    不知道为什么,盛炀总觉得时家人表面是精英人设,私底下每个人都是憨憨,一不小心就会被打包卖掉那种铁憨憨。

    但他有些喜欢这里,喜欢这里的家人。

    今天之后,时音音就正式搬出去。和盛炀单独在外居住。她通过网购的方式,准备了许多女装用得上的东西,而盛炀对此一无所知。

    距离开学已经过了一个多月,时音音这段时间算病假,要去学校报道了。

    她从学校领来校服,特意多买了几套码数更大的。生活部在这些方面总是很自由,只要钱到位,都能安排。

    晨曦中学的校服很漂亮,英伦风格,男款是裤子,女款是百褶裙,非常彰显气质。

    盛炀搬出来后,完全忘了自己还要上课这件事。先去网咖玩了个爽,打游戏打得酣畅淋漓,回来后,发现房间放着几套女式校服,上面有张便利贴:

    “我也想过过过儿过过的生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