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终于女装了

推荐阅读: 沈姝傅慎言   交换游戏小说   一切如旧亦如初白玖月沈燿   反派大佬让我重生后救他   谁言情深不悔贺梓凝霍言深   丑女逆袭夏乔司御北   楚月潼轩辕暝   重生狂妻,大佬宠上天   顶级狂龙  

    什么?

    盛炀盯着便利贴看了好几眼,总算找到了正确的读法。我也想过过,过儿,过过的生活。

    “音音?”

    没有人应答,她不在家。

    盛炀看着女式校服,后知后觉想起来,之前答应过时音音要交换身份。没看到他心心念念的机车前,女装是不可能女装的!

    盛炀看着校服,它是如此刺眼、如此醒目。整整齐齐叠在床上,散发着柔软浅淡的香气,还有阳光的余温,是一套非常符合常人审美的女式校服。

    盛炀避之如蛇蝎,不敢再多看一眼。它有种恐怖能力,可以让盛炀眼前一黑,羞耻感从脚底直冲天灵盖,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吗?

    但时简私下和他说过,音音心理状态出现了一些问题,让他多观察一下,如果音音有任何异常行为,一定要及时联系家里人。

    即使近距离相处,盛炀也无法揣测时音音的想法,有时候会突然觉得她很陌生,心中藏着什么事,很难高兴。不知道如何开解才能让她好起来。

    或许这就是时音音提出交换身份的原因,两人异地而处,就理解对方的快乐了。

    盛炀看着那套衣服,神色坚毅。

    不就是女装吗?真的勇士,敢于直面女装。

    窗外忽然响起机车沉重的轰鸣声,仿佛野兽在咆哮轰鸣。盛炀感觉自己的胸腔内心脏砰砰跳动,是心动的感觉!

    我的梦中神车要出现了吗?

    音音这么快就买来了,她简直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妹妹!

    不过,为什么是骑过来?一般机车都是走托运路线……盛炀想到自己的梦中神车被别人骑过,就有种微妙的感觉,仿佛有人悄悄贴近他的耳朵,说:你老婆真棒!

    盛炀脸色发绿往外走,那辆机车正好停在院子里,戴着头盔的人骤然转头,露出一张苍□□致的脸——

    她几乎融在光里,分明有种极其脆弱的病态美,却以驯服的姿态驾驭重型机车,眉目凛然,又漫不经心,根本意识不到自己做了超出常理的事。

    一度让盛炀觉得,如果是时音音,不管做什么事都很正常。

    “羊羊,你的新车真不错。”时音音停好车,真心实意称赞。

    想制止盛炀参加赛车比赛,就要提前了解他的爱好。她学东西很快,但这种重型机车,废了几天功夫才学会。并非技术上的难度,仅仅是因为怕死。

    上辈子时音音被一辆大型货车撞飞,自那以后,一直对马路存有本能恐惧,亲自驾驶机车上路时,恐惧达到顶峰。

    虽然是一段用于训练的公路,不可能出现行人与车辆,时音音总觉得会有大货车突然出现。

    想到盛炀坐在轮椅上的画面……时音音冷静下来,强行克服恐惧,彻底解决这个问题,才敢单独骑车。

    未满18周岁以前,不能考机动车驾驶证。拿到驾驶证之前,时音音不会上马路,就算盛炀想玩,只能去专用场地。

    别墅附近很开阔,没有行人,骑了一小段,成功把盛炀引了出来,就像在驴子面前吊了根萝卜,只要他能看到这根萝卜,就会一直“得得得”的跑。

    它比时音音当初发给盛炀的照片诱人得多,线条流畅,优雅复古,野性与迅捷完美融合,有种赛博朋克式科幻感。

    “真漂亮!”盛炀看着车,眼里有光。

    “钥匙我先收着,双休的时候才会给你,必须去专业的俱乐部,不准去野外。”

    盛炀有些头疼,虽然车主是他,钥匙还在时音音手里。不去野外有什么好玩的?

    但他很快释怀,拿到钥匙以后,直接把车开走,难道音音还能追上来?

    “那今天……”盛炀一脸期待。

    “今天周一。”时音音残忍地收起钥匙回房间。

    “让我在门口骑一下不行吗!”

    盛炀干巴巴骑在车上,不能发动,这种感觉非常难受。恨不得这车长出一对翅膀,带他飞上九重天,和太阳肩并肩。

    “不行。”时音音毫不动摇。

    盛炀咬牙,冲进房间。

    时音音也回房间,摘下头盔,已经是一头短发,只比盛炀稍微长一点点,看起来区别不大。

    距离开学已经过了一个多月,她应该去上课了。

    明天让盛炀去晨曦中学,而她去盛炀所在的学校。两人不在同一所高中,被辨认出来的可能性大大降低。

    晨曦中学是全市最好的私立学校,学生大半会选择出国留学、或者参加自主招生考试,每年都会出一批考入顶尖学府的学生。

    盛炀在天海七中,全市有名的问题中学,聚集了许多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两所学校还算近,步行不超过二十分钟。

    “时音音!”盛炀在外面敲门。

    “嗯?”

    时音音开门,看到穿着晨曦中学女式校服的盛炀,先是一怔,随即嘴角疯狂上扬。

    盛炀双腿笔直修长,穿上长筒袜,毫无违和感。格纹裙与长筒袜那一截绝对领域,比大部分女生都漂亮。他脸色通红,努力装成面无表情的样子,头顶都快冒烟了。

    时音音心中的小人已经开始尖叫了!

    为什么盛炀这么可爱啊啊啊啊啊啊!

    盛炀本来很不自在,一直把裙子往下扯,看到时音音的短发,眉头皱得死紧,有些不满:

    “你怎么把头发剪了?”

    “这样我就不用戴假发了!”时音音说着,转身从房间拿出一顶假发,把盛炀按在沙发上,趁机摸头。

    “怎么还没戴好?”盛炀感觉自己现在就是个核桃,被时音音盘来盘去。

    “时音音,你是不是故意摸我头?”

    “没,你已经是个成熟的哥哥了,以后要学会自己戴假发。”时音音暂时收敛,把假发给他套上。

    盛炀脸色发黑,被时音音按在沙发上,僵硬得像块大石头,努力催眠自己,我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杀手。

    “再化个妆,就天衣无缝。”时音音满意地看着盛炀,戴上假发,还挺像那么回事。两人本来就长得很像,如果不是十分了解,乍一看根本分不出来。

    “那我现在可以去骑车了吗?”

    盛炀仰着头,全身紧绷,处于一种极度羞窘状态,始终维持面无表情的样子,仅有眼神有些期待。

    时音音甚至怀疑,如果自己不答应,他会委屈得哭出来。

    “我觉得……”时音音语气忽然有些迟疑。

    “音音——”楼下突然传来时老爷子的声音。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