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里只有学习

推荐阅读: 沈姝傅慎言   交换游戏小说   一切如旧亦如初白玖月沈燿   反派大佬让我重生后救他   谁言情深不悔贺梓凝霍言深   丑女逆袭夏乔司御北   楚月潼轩辕暝   重生狂妻,大佬宠上天   顶级狂龙  

    盛炀四颗扣子缝了半天,扎到手数次,终于完工,重新扣上。

    “不愧是我!”盛炀心中升起巨大的满足感。

    “羊羊喝牛奶。”时音音在外面敲门。

    “进来。”盛炀招呼一声。

    时音音端着托盘,发现他戴着黑色圆框眼镜,很认真地收拾针线。乍一看,盛炀就像民国时期的大少奶奶,连直冲云霄的嚣张桀骜都散去不少。

    上辈子的盛炀也戴眼镜,长期被关在无光的房间里,视力受了影响,必须戴眼镜看东西才不会重影。

    “你近视了?”时音音没想到盛炀十六七岁就戴上了眼镜,一瞬间,几乎将两个盛炀重合起来。

    “两三百度,平时不戴眼镜,反正没什么影响。”盛炀毫不在意,有时候用电脑打游戏的时候会戴一下,怕看不清影响输赢。

    “看我缝的扣子,厉不厉害?”盛炀大发慈悲般展示了一下缝得有点歪的扣子。

    “厉害。”时音音点头。

    “也不看看是谁缝的。”盛炀得了这样简短的评价,瞬间骄傲起来。

    时音音看他眉飞色舞、神采飞扬,心想,真好哄。

    盛炀吨吨吨喝完热牛奶,相当乖巧,问:“还有什么事吗?”

    过分乖顺的样子,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小奶狗、小奶猫一类的词。时音音看盛炀的眼神,就像在看什么奶凶奶凶的幼崽。

    盛炀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心想,妹妹一定是被我的能干惊呆了。

    时音音开始说正事:“明天就要开始交换了,要了解一下彼此的情况。我们可以把它当成一场游戏,不被拆穿才算赢。”

    “如果你先被人发现了,钥匙就一直放在我手里。要是我被人发现了,钥匙直接给你。都不作弊,不能故意告发。”

    “一言为定。”盛炀心想,不就是女装不被拆穿吗?难不倒我。

    “考试应该算特殊状况,我要是代你考试,肯定会暴露。”他很快想到这一点,以他零分的知识文化水平,一下子就能让时音音的排名从第一duang到谷底。

    “晨曦中学的考试时间会提前通知,每个月一次月考,每学期有期中、期末考试,我会自己去的。”时音音已经记不太清那些课本了,在自己近期的安排中加了一项学习。

    盛炀回忆了一下,叮嘱道:“天海七中要考试多少次我不知道,你参不参加都行,要是参加,考试的时候可以在卷子上画小人……千万别考太高了,会暴露的。”

    “好。”时音音答应下来。

    盛炀想到时音音明天就要开始冒充自己,有些不放心:

    “有时候我的小弟被人欺负了,我会去找场子。这个你别管,上完课我自己去。万一你在外面玩,被人围住,你就让小弟们上,自己找机会逃跑,知道吗?”

    时音音眼神狐疑,盛炀就是这么当大哥的?

    “咳……要是我自己在场,当然不会这样,我不是怕你挨揍吗?”

    “你跑了以后,可以叫更多小弟出来,摆平以后,再和小弟们解释,说自己先跑是为了搬救兵。”

    盛炀义正辞严,简直没有人比他更讲义气。他偷偷观察时音音的表情,确认她很平静,看来已经相信了。

    “原来是这样。”时音音点头。

    “我会把你拉进微信群,你和我换一样的头像,就说是我小号。”盛炀觉得自己冒充时音音肯定没问题,时音音冒充自己很快被拆穿。

    他作为天海七中的大哥,每天日理万机,巡视领地,还要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冒充他实在太难了。

    “好。”时音音把头像换成了盛炀同款,被拉进盛炀组建的“可爱而迷人的反派角色”微信群中。

    这个群名让时音音沉默两秒。

    “那什么……你没看过皮卡丘吗?”盛炀问。

    “看过,挺好。”时音音原本以为盛炀在培养未来的犯罪团伙,现在看来,大概是聚众卖萌吧。

    “你有没有好朋友?我怕认不出来。”时音音问。

    “没有,只有牛羊成群结队,猛兽都是独行。”盛炀表情骤然变得严肃起来。

    “群里都是你的小弟,你是他们的领头羊……”时音音看着微信群里的两百多号人,这也叫独行?

    “那个不算……你们女孩子不会懂的。”盛炀想不出辩驳的理由,直接用直男常用否定句敷衍她。

    在时音音眼里,这只是羊羊无谓的挣扎罢了。她转移话题,问:

    “经常跟着你的小弟叫什么名字?”

    “有个胖乎乎的,经常吸鼻子,叫周子荣,人挺有意思,和我同班。”

    “还有一个,长得很黑,外号叫炭头,学校体训队的,买东西找他跑腿,他跑得快。”

    ……

    盛炀简单说了几个小弟的名字,时音音依次记在心里。

    周子荣这个名字她印象很深,盛炀残疾后,周子荣来看过几次,试图鼓励盛炀,被盛炀骂走了。

    盛炀回国,周子荣又来探望,让盛炀好好活下去,盛炀这次没有骂走他,两人吃了顿饭。

    盛炀死后,周子荣扫过墓,烧过很多纸钱。

    现在盛炀年少气盛,没把周子荣当成朋友,对方却一直放在心里,也不计较盛炀的狗性子,是个可交之人。

    “你在学校有没有好朋友?”轮到盛炀问了。

    “没有。”

    “那有小弟吗?”

    “没有。”时音音真正做到了独行。

    “你不是全市第一吗?怎么混成这样……”盛炀唏嘘不已。

    “我心里只有学习。”时音音心如止水。

    “……”盛炀一听到这两个字就害怕。

    “不过有个人需要注意。”时音音话锋一转,盛炀瞬间打起精神,难道是时音音的敌人?仇家?

    “我和宋谨言同桌好几年,他很有可能认出来。”

    “宋谨言?”盛炀不止一次听过这个名字。宋谨言就是盛国华口中的隔壁家孩子,成绩好,长得好,还听话。

    “嗯,他是学校公认的校草,一进教室你就知道了。”时音音已经不太能想起来宋谨言的样子,上辈子她被车撞死后,宋谨言直接出国,后来就再没出现过。

    “有我好看?”盛炀也是天海七中的校草。

    “没有。”

    盛炀满意了,傲然道:“我要是在晨曦,校草就是我。”

    “那你转到晨曦来?”时音音提议道。

    “还是算了吧,我就喜欢天海。”盛炀不想离开他的小弟们,晨曦的学生都是按照精英模式培养的,盛炀很排斥那种氛围。

    天海就不一样了,光靠纨绔子弟凑不起一个学校,普通人家的孩子也有,每天上课都热热闹闹的,很有学校的氛围。

    “再说说宋谨言,你和他关系怎么样?”盛炀有些好奇。

    “还行。”时音音有宋谨言的联系方式,社交软件加了好友,维持着点赞之交的关系,不私聊。

    半个月前,宋谨言发了一条消息:“什么时候来学校?”

    时音音终于想起来,点开他的头像,回他:“明天”。

    微信显示对方正在输入中……

    过了好几分钟,都没有回复,时音音退出聊天界面,围观“可爱又迷人的反派角色”里的斗图大战,保存了不少表情包。

    另一边,宋谨言辗转反侧,有些紧张,又很期待,明天时音音就要来学校上课了,不知道她身体怎么样了?

    她换微信头像了,真可爱~

    本来想关心几句,控制不住自己的手,每次组织好语言,打出一行字又删掉。宋谨言决定明天早点去学校,提前把她的桌椅擦干净。

    “你和他聊天吗?”盛炀多问了几句,怕暴露。

    “不聊天。”时音音回忆了一下,宋谨言沉默寡言,偶尔会找她问题,除此以外,几乎没有别的交流。

    “一起出去玩吗?”盛炀问。

    “没。”

    “私下吃过饭没有?”盛炀有一点点八卦。

    时音音摇头。

    “看来就是普通同学,我能搞定。”盛炀露出一个自信的笑容。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