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她翘起二郎腿

推荐阅读: 沈姝傅慎言   交换游戏小说   一切如旧亦如初白玖月沈燿   反派大佬让我重生后救他   谁言情深不悔贺梓凝霍言深   丑女逆袭夏乔司御北   楚月潼轩辕暝   重生狂妻,大佬宠上天   顶级狂龙  

    “他可能会问你数学题,直接说不知道就好。”

    盛炀比了个ok手势。

    “我们每天把自己做过的事记下来,回来再交换。”时音音递给盛炀一个巴掌大的小本子,上面还挂着一支药丸笔,体积很小,可以直接放口袋里。

    “好。”明天是交换身份第一天,盛炀既抗拒又期待。他对时音音的生活很好奇,有时候也欣羡,觉得她活在光里。

    “早点睡觉,不许熬夜,我明天早上会来叫你起床!”时音音带上房门,留了一盏夜灯,最后回望一眼,盛炀裹在小被子里,只露出半个头,看起来很乖。

    盛炀答应得好好的,等时音音出去,从床上一跃而起。快乐夜生活开始!游戏等等我,上号就现在!

    盛炀正要去小弟群里喊几个人开黑,群里有人在他。

    “炀哥在吗!开黑了!”

    “炀哥!我今天又抽到了一张ssr!”

    “炀哥,冲鸭!不到三点不闭眼!”

    “炀哥,你喜欢的英雄出新皮肤了!”

    盛炀本来想回复,突然想起来,音音也在群里,把即将发出去的消息改成:“大家晚安,早睡早起。”

    群里的小伙伴们都傻了,盛炀不会被盗号了吧?

    “???”

    “炀哥!被绑架了你就眨眨眼!”

    “炀哥,你是不是又弄到了新游戏内测版一个人偷偷玩?”

    “滚去睡觉!”盛炀随手发了一句,下面一群小弟回晚安。

    盛炀本来想拉一个小群,担心这些人会在时音音那边暴露自己半夜打游戏的事,最后决定随机匹配。

    盛炀很快开始后悔,他匹配到了野生猪队友,一对情侣又坑又菜,还针对盛炀。

    “垃圾游戏,怎么没有杀队友的功能?”

    盛炀怒气勃发,咬牙切齿,一边打游戏一边和队友互骂,突然断网。停电了?但灯还亮着。

    收到时音音发来的短信:网线被我拔了,晚安:)

    真狠,不愧是你,时音音。

    盛炀索性丢开手机,睡觉。

    第二天一大早,盛炀被敲门声吵醒,本来想发脾气,意识到自己已经搬出来了,抓了抓头发,理清混乱的思绪,意识到今天要去晨曦中学,眼神呆滞。

    昨天已经穿过一次,今天换衣服时熟练很多。

    吃完早餐,盛炀闭上眼睛,任由时音音涂涂抹抹。反复告诫自己,我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杀手。

    两人长相相似,细微处有些区别,稍微修饰一下就好。时音音给盛炀的手腕、发梢抹了一点香水,清新温柔,用来营造少女氛围,达到暗示效果。

    “好了,今天你是时音音,我是盛炀,说话的时候尽量温柔一点。”

    时音音非常满意,现在唯一有些违和的地方就是胸口,盛炀太平了,一点弧度都没有。算了,两人差别不大,应该不会有人注意这点的。

    “你看这样可以吗?”盛炀压低声音,有种清冷且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

    “可以。”时音音一时间有些恍惚,差点以为自己有了一个高冷的双胞胎姐姐,但她已经深刻意识到了盛炀的二哈本性,叮嘱道:

    “你在学校不能跑太快,假发会掉的!”

    “嗯。”盛炀冷淡地应了一声,觉得自己很时音音。每天时音音都这样,大多数时候面无表情。

    “我哥真厉害,太像了!”时音音帮盛炀收拾好书包,夸奖一下今天的乖巧小羊。

    盛炀有些别扭地下楼,总是忍不住按着裙子,感觉自己的四角内裤会从裙子里漏出去。

    “裙子有内层防走光设计,只要不劈叉,不会有人看到你内裤的颜色。”时音音安抚道。

    “当女孩子太麻烦了。”盛炀发自内心地抱怨着,裙子真的可怕,那种空荡荡的感觉,让他有种什么也没穿的不安感。

    “是有一点。”时音音见盛炀站在门口,拉着他往外走。盛炀死死抓住门框,绝不肯迈一步。

    “你不会害怕吧?”时音音眼神狐疑。

    “谁害怕了?我会害怕吗?”盛炀松开门框,大步向外走,回头一看,时音音没跟上来,还蹲在地上。

    “你怎么了?”盛炀满头问号。

    “你走路同手同脚。”时音音笑得直不起腰。

    盛炀脸色一黑,又迈了两步,果然同手同脚,急于调整,差点绊倒。

    盛炀拒绝时音音的帮助,用了好几分钟才学会走路。他仍然相当僵硬,仿佛重归原始状态,忘记了怎么直立行走。

    “这样没问题吧?要不要我送你去学校?”时音音担心盛炀会平地摔。

    “你快走!”盛炀已经不想和时音音走在一起了,被人看见,暴露机率剧增。

    他根本不敢看路上的行人,感觉全世界的人都在盯着他看,所有人都发现了他的秘密,越来越僵硬。

    时音音悄悄贴近盛炀耳侧,小声说:“你老婆还在家里等你。”

    盛炀咬牙,眼神很快变得坚毅起来,龙行虎步气势昂扬。只要他装得像,不会有人发现的!

    两人已经到了要分开的地方,盛炀向左,时音音向右。

    盛炀忍不住转头去找时音音的背影,她模仿得太像了,走路的姿态都惟妙惟肖,一副嚣张跋扈的样子。

    似乎意识到盛炀在看,她没有回头,只抬手挥了挥,仿佛在示意,让他不必再看,很快消失在人群中。

    好高明的伪装能力!

    盛炀察觉到了威胁,神色凝重,暗自下定决心,决不能输给时音音!他面无表情,无视周围环境,径自走向学校大门,气场十足。

    “音音,你来上学了?”盛晴晴正好这个时候下车,与学校一群小姐妹打招呼,带着她们凑上来。

    盛炀暗骂一声,真晦气!本来以为搬出去就看不到盛晴晴,没想到盛晴晴和音音同校,真糟心。

    “要是觉得冒犯的话,我可以叫你时同学吗?我一直很担心你,看到你来上学,瞬间就安心了……”

    盛炀直接无视,怕开口说话,被盛晴晴认出来。

    盛晴晴不顾盛炀的冷待,跟在他身后,笑容殷切温柔,不管她说多少,盛炀一句也没听进去。

    他在找高一(1)班的位置,时音音说很醒目,进校门再走一段路就看见了。

    盛炀全然无视的态度,让周围一些和盛晴晴关系不错的女生不满起来。“时音音”怎么这样?太没礼貌了!

    高一教学楼前,身形颀长、眉目清隽的少年忽然向这边看来,漆黑的眸中浮现笑意,整个人都在发光,同样的校服被他穿得格外好看,身后一切都沦为衬托他的背景板。

    “晴晴,他在看你!他还笑了!”

    “宋谨言笑起来好好看,他为什么对你笑啊……”

    几个女生小声交流着,向盛晴晴投去羡慕的眼神。盛晴晴脸色微红,难道宋谨言他……可是她心里更喜欢若尘哥哥,怎么办?

    盛炀听见她们的对话,暗自唏嘘,宋谨言不仅长得勉勉强强,年纪轻轻眼睛就瞎了,真可怜。

    “时音音,欢迎回来。”宋谨言语气平淡,不敢与“时音音”对视,转而看向盛晴晴——

    盛晴晴被宋谨言盯得垂下了头,连耳尖都红了,心跳不自觉加速,紧张地揉起衣角。

    众目睽睽之下,宋谨言俯视盛晴晴,发出恶魔低语:

    “盛晴晴,忘记佩戴校牌,扣十分。”

    盛晴晴骤然抬头,猝不及防,连美瞳都有些错位了!他怎么这样?

    之前小声议论的女同学都觉得很尴尬,宋谨言虽然是学校的风纪委员,一般情况下,不会刻意针对某个学生。为什么突然扣盛晴晴的学分?

    “你有意见?”宋谨言之前听过一些风言风语,说时音音故意请病假逃军训,他严重怀疑是盛晴晴传的。

    姚家和宋家在同一个大院,盛晴晴是姚老的外孙女,宋谨言最烦被她黏上。他有个发小,性格特爽朗一女生,被盛晴晴暗中针对过,现在那个朋友已经出国,临走前让他多注意盛晴晴,说她心术不正。

    “对不起,我下次不会再忘记了。”

    盛晴晴心中暗恨,面上维持着柔弱笑容,低头道歉,仿佛随时会哭出来。强忍眼泪的伤心、不堪一击的柔弱,哪怕围观者心如铁石,都会生出怜惜之情。

    宋谨言对此毫无波动,忘戴校牌,扣除学分不是应该的吗?他不着痕迹观察“时音音”的表情,她会不会觉得我太过分?

    但“时音音”没有表情,一副与我无关的样子。一个暑假没见,她好像长高了不少。

    回教室后,宋谨言悄悄用余光观察“时音音”,眼睁睁看她翘起二郎腿,姿态熟练。

    ???

    宋谨言眼神过于明显,盛炀察觉到他的注视,背后一寒,眉头紧皱,眼神嫌恶,压低声音:“死变态。”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