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推荐阅读: 沈姝傅慎言   交换游戏小说   一切如旧亦如初白玖月沈燿   反派大佬让我重生后救他   谁言情深不悔贺梓凝霍言深   丑女逆袭夏乔司御北   楚月潼轩辕暝   重生狂妻,大佬宠上天   顶级狂龙  

    按照着重生前的人生轨迹,月婉十五岁生辰当日,圣人会她与李燕麟赐下婚事,从那一刻开始,她同家族就注定了要悲剧收尾。

    幸而,她在及笄礼晕倒的那一刻,竟然是在圣人开口赐婚之前。她旁击侧敲问过了好几次,无人显露出及笄礼那日圣人有过当众赐婚的举动。

    月婉松了一口气,一切都还来得及。

    赐婚之事,圣人心中若有意,自是会重提,虽定不是此时此刻,可到底像是悬在她心口上的一把刀,随时就会落下,扎在她心上。

    圣人金口赐婚之前,她一定要断了赐婚这件事的可能性。

    她的情绪有些起伏不定,白皙的脸上便带出了几分自己都不知晓的痛楚来。

    陆长愿见她如此,心绪难安。月婉自己不记得,他却记得月婉生辰那日,他的妹妹险些就没了性命,虽不知为何会那样。可是这世上,同他血脉相连的,便只有这一个妹妹了。母亲离世前,曾叮嘱他要照顾妹妹,可他却时常惹月婉生气,便连月婉生辰前两日,还同月婉争执过一回。

    思及此,他想都没有想便道:“妹妹只管开口,上刀山下火海,哥都帮你。”

    月婉轻笑,她这兄长呀,还是一副少年心性。

    “阿兄,你还记得吗?我生辰那日。”她抿了抿嘴,只觉得自己的喉咙有些发干,她紧张的抓紧了她的绣帕,方才镇定的喊出了对那人的称呼,“永安王也随圣人来了咱们府上。”

    明明对那人有更亲近的称呼,月婉却觉着便是说出永安王这个不近人情的称呼,都已经花光了她所有的力气。

    前世的及笄礼上,她并没有发现那人也在人群中,看着她行笄礼。礼成之后,圣人赐下婚事,众人都在道贺,她心乱如麻,连自己都顾不上了,更别提注意到都有何人在侧。

    陆长愿脸色一愣,没明白为何月婉会突然提起永安王来。

    月婉生辰那日,谁都没料到圣驾亲临,陆太师领着儿孙陪同,陆长愿自是也在。

    永安王李燕沉,圣人嫡子,先帝亲赐字子岚,被寄予厚望,在他三岁时,先帝驾崩前夕,亲封了太子之位,从此,李燕沉便是这大庆王朝的皇位继承人。

    他生来便拥有了旁人无法企及的地位,无论他聪慧过人还是平庸之才,他都已经是人上人。

    但这十几年来,他勤奋自勉,克己自持,言行举止皆为天下典范,与他年龄相近的儿郎,无人望其项背。

    人人都已经认定了,等到圣人百年之后,李燕沉便会继承皇位,成为大庆新的帝王。

    只是,两年前的一场意外,李燕沉腿受了伤,杏林国手皆断定,他的腿再也无法恢复行走,此生他都要同轮椅相伴。

    从前旁人有多倾慕于他,后来旁人便有多么扼腕叹息。

    本该是天之骄子,一朝陨落,坠入凡尘。

    天家能有闲散清闲,富贵一世的王爷,却不能有一位患有腿疾的太子。就像美玉微瑕,沦为顽石。

    再后来,李燕沉便不再是太子,只是永安王,享一世清闲。

    永安王府自此也成了京中叫人避讳的地方,门庭冷清。

    陆长愿点了头,“那日圣人亲临,陪同圣人来的,正是太子和永安王。”

    月婉没有犹豫,将她方才匆忙写好的信递到陆长愿手中,信纸是她用惯的浣花笺,带着几分淡淡的香气,像是桂花香,却又带着几分异香,好闻极了,“阿兄,你帮我将这封信送去永安王府。”

    大庆虽民风开放,对女子未有那么多的礼仪教条的拘束。

    可到底她还是未出阁的姑娘,不好随意去永安王府,招人闲话。让她兄长替她转交,倒是不会那般引人注意。

    陆长愿疑惑,捏着信瞧了又瞧,双眉紧蹙,“婉儿,好端端的,你为何要给他写信?”他并非同李燕沉不相识,多年前,宫中常召陆家家眷入宫,他同月婉也时常入宫去陪伴他们的姑母。若非他不学无术,他险些也会成为太子伴读。

    又有多年前,先帝曾言,若是陆家有女,当可配太子,还赐下一枚玉佩作为信物于陆家。

    先帝金口玉言,虽说有可能是他一时兴起之言,旁人却当了真。从月婉出生,到她五六岁的时候,陆妃便时常将她接入宫去,也时常能见着李燕沉。

    从前旁人都以为月婉日后会嫁入东宫,成为李燕沉的太子妃。

    可是东宫易了主,李燕沉不再是太子。

    这段由先帝指下的婚事,从前旁人羡慕,如今却也无人再提这事。

    月婉不愿多言,只道:“阿兄,你方才说过,你什么都愿帮我。”

    “日后我自是会告诉你缘由。”

    陆长愿心中觉着怪异,从去年开始,月婉更是没提起过李燕沉的名字来,陆家同李燕沉已经淡了来往,好端端的,月婉怎么就会突然想起了他。

    他拿着信,颇为犹豫,“永安王连圣人都不愿见,能见我吗?”

    月婉粉唇轻抿,随后笃定道:“他一定会见阿兄的。”

    陆长愿低头看着她的眼眸,几度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到底却消了声儿。

    这还是月婉头一回求他帮忙,陆长愿自然不愿拂了她的意,将信收了,又装作不在意,“行了,信我替你送去,你在家中安心休养。”

    说完,他一挥手便走。

    月婉站在廊下,凝望着陆长愿走在阳光下,踏着的是一条光明之路。

    直到陆长愿的身影消失在路的尽头,她还站在原处。

    陆长愿上了马车,出了琅康坊,上了东三街就要往国子监的方向去,陆长愿出了声,“去永安王府。”

    书童犹豫,“少爷,永安王府可在北二街,离国子监可远,这一来一往路上耽搁小半个时辰,先生可又要罚你。”

    陆长愿不耐听他这么长串的话,“你哪儿来这么多话。”

    月婉好容易开回口,让他这当兄长替她办回事。

    马车拐了个弯儿,哒哒的朝着北二街方向去了。

    北二街乃皇亲宗室居住的地方,世代攒居,永安王府却占地极广,以一坊之地围墙修建之,围墙耸立,禁军守卫,离那些个皇亲宗室远着些。

    还未行至坊门前,便有禁卫上前拦车,冷声喝道:“王府重地,闲杂人等,无事勿扰。”

    陆长愿下了马车,客气道:“我是陆家二郎陆长愿,想求见王爷,劳人通传一回。”

    知他是谁,禁卫便客气了许多,让人入府通传。

    禁卫一路入了王府大门,穿过垂花影壁,疾步走在回廊上,路上当值的奴仆无不悄声行事,这一路安静至极。

    夏日炎炎,这座王府却像是秋风初起,冷清空寂。

    行至前院书房处,自有管事出门见他。

    “何事?”

    禁卫低头,“陆家二少爷请见王爷。”

    管事皱了眉头,“不是说了王爷身子不适,不见客。”

    禁卫着实为难,“王录事,那位是太师府上的二少爷。”

    管事毫不迟疑的回绝,“管他是哪家的二少爷,说了不见就是不见。”

    禁卫只得作罢,转身匆忙出府回话。

    又有一人从门后走出,管事慌忙低头请安,“陈公公。”

    来人身形微胖,穿着一身深红宫服,面净无须,是李燕沉近前大公公,。

    他像是脚步匆匆而来,说话还带着几分喘,“王启,方才他说何人来求见?”

    管事连忙回话,“说是太师府上二少爷。”

    陈肆哎哟一声,“还不快去拦住人,将陆二少爷请进来。”

    禁卫脚程快,匆忙到了坊门口,“陆二少爷,王爷不见客,还请回。”

    陆长愿皱了眉头,“你可有通传清楚。”

    “自然。”

    怎么同月婉告诉他的不一样,说好永安王一定会见他呢?

    陆长愿不喜受挫,大着胆子又来一句,“我不信,兄弟,你再跑一趟,替我通传一声如何,就说,就说我祖父让我前来拜见。”

    禁卫面露难色,“二少爷,您别为难卑职等。”

    陆长愿还就不走了,往马车上一靠,“那我在这里等。”书童劝他,他权当没听见。

    禁卫想要驱赶他,却又畏惧太师之名,正当束手无措时,有那穿着宫服的小太监匆忙跑过来,满脸堆笑,“原是陆少爷来访,快请进。”

    陆长愿心中一惊,面上却不显,朝着禁卫挑眉一笑,拂了衣袖,跟在小太监身后入了府。

    越往里走,陆长愿心中却越发怵。

    他宁愿对着国子监的书呆子们一整日,却不愿在如今的李燕沉面前待上片刻。

    燃着淡淡沉香的书房,空旷而又安静。

    大约是随了主人的性子,房中陈设皆为清淡之色为主,透着几分淡漠。

    桌案上摊着一本古籍,读书之人却坐在窗前,凝望着窗外那一株已经快要枯死的树。

    房门忽而轻响,他没有回身,声音如冬日冰魄般清冷,“何事?”

    王肆带着笑,看着那道月白色背影回话,“主子,陆家二少爷前来拜见,正在前厅候着呢。”

    他依旧看着窗外,“不见。”

    王肆习惯了他的冷淡,又徐徐回道:“奴才想着,兴许是婉姑娘有事,托陆二少爷前来寻您,主子不妨见见?”

    像是听见了意外之词,坐在漆成黑色轮椅的身影终于回眸看他。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