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推荐阅读: 沈姝傅慎言   交换游戏小说   一切如旧亦如初白玖月沈燿   无敌小刁民   谁言情深不悔贺梓凝霍言深   丑女逆袭夏乔司御北   楚月潼轩辕暝   重生狂妻,大佬宠上天   顶级狂龙  

    月婉还记得每年生辰,家中长辈便会为她操持一场生辰宴,生辰礼上,她收过无数礼物:珠宝首饰、绫罗绸缎、奇花异草……

    每一样礼物都能瞧出价值连城,可几乎都不是她想要的,每回生辰一过,大多礼物都放进了库房落了灰。

    人大约就是这样,旁人给的再是价值连城,若非想要的,皆是尘土。

    她唯独想要收到的礼物,大约只有一个人能给。

    不论它价值几何,是明珠是草芥皆是她心中的无价之宝。

    月婉想,它只有李燕沉能给。

    她已经不记得自己是何时起,便爱跟在李燕沉身后跑。

    大约是那一年入宫,那位温柔似水的娘娘会轻轻地将她抱在怀中,告诉她,等她长大以后,便会嫁给燕沉哥哥,与他结成连理。

    她不懂这话是何意,娘娘耐心同她解释,这话的意思便是燕沉哥哥会一直属于她。

    她高兴坏了,在她见过的人中,燕沉哥哥长得最好看,还比她高好多,她回回都要仰着头同燕沉哥哥说话,一眼能看见他长长的犹如小扇子一般的睫毛,还有被睫毛遮挡下那双琥珀色的眼睛,就像是她见过的所有宝石中,最耀眼的那颗。

    她喜欢跟在李燕沉身后跑,让他能够放缓脚步等等她,然后陪她玩闹。

    只是李燕沉总有做不完的事情,也或许是不耐同她玩闹。

    她老是追不上。

    有时追着追着觉着委屈,便放声大哭,哭的泣不成声时,身前走的极快的李燕沉便会停下脚步。

    他会皱着眉蹲下身,不耐烦的说着,“你怎么老哭?”然后一边拿出洁白无瑕,带着淡淡香气的手帕给她擦眼泪。

    “你都不陪我玩。”她抽抽搭搭的说着话。

    李燕沉便会耐着性子,陪着她玩上一刻钟,之后便会脚步匆匆,不是赶去太极宫面圣,便是回东宫念书学艺,一日十二个时辰,与她玩耍的那一刻钟,微不足道。

    那一年,她五岁,而李燕沉九岁。

    五岁的她什么都不懂,只会追着李燕沉身后,让他停下脚步陪着一起玩闹。

    九岁的李燕沉却已经负重前行,并不厚重的肩膀负担着什么,她并不懂。

    好像就是追着他的背影,慢慢的,人就长大了。

    “你想说什么?”

    说话的人,声音清冷淡漠,宛若与她不过陌生人而已。

    月婉深吸了一口气,将脑海中涌现的回忆狠狠压下,此刻不是她怀念从前的时候。

    她缓缓地向前走着,想要离对方更近一步,仿佛如此,眼中的李燕沉便会更加清晰,好像是她回忆中的那个李燕沉,又好像不一样。

    从前对她冷淡无奈。

    如今却是冷漠无视。

    可月婉依旧开怀无比,笑弯了眼,又唤了他一声,“子岚哥哥。”

    李燕沉垂下眼眸,不去看她的脸。

    此处不知不觉间只剩下她们二人。

    二人不再说话,安静到轮椅上坐着的李燕沉都觉着安静的过分了些,而抬眼看向眼前人。

    月婉伸出握着玉佩的那只手,在李燕沉眼前摊开,露出了玉佩的模样,还有她掌心的红痕。

    李燕沉沉默着,他说不出是因为那枚玉佩,还是她手掌心上的红痕,而觉着心中似有一根刺扎进。

    月婉徐徐开口,说出了那句在她口中百转千回过的话,“子岚哥哥,我不愿与你退亲。”

    李燕沉神色淡漠,让人瞧不出他在想什么。

    月婉不气馁,又道:“那年你说了要同我退亲,虽然已经过去两年,你可能觉着我们两真的亲事不作数了。”

    她抿了抿唇,缓解着心中的紧张,“可我那时并没有答应你。”

    “而现在,我想要告诉你我的答案,我不愿意,也不会答应与你退亲。”

    这个答案,藏在她心中已数年之久,每每夜深人静,想起从前时,她总会想起那一年,李燕沉红着眼告诉她,“日后你别再来找我,我同你的亲事至此不再作数。”

    她太过伤心,以至于想要开口反对,却发觉自己哑了声。她走出东宫的大门许久,才发现是因为她哭的太厉害,喉咙都在颤抖。

    那天,仿佛连天空都是灰色的。

    而过了多年之后,她才明白,那日她应该大声而又坚定的将想法告诉李燕沉,无论如何,她都不会同他退亲。

    而不是像个懦夫一般的逃离了东宫,逃离了李燕沉身边。仿佛这样,李燕沉说过的话就不存在一般。

    李燕沉终于看向她,像是听见了什么笑话一般,嘴角勾起浅浅笑意,说出来的话却又冰冷绝情,“陆姑娘,你我何来的婚约?”

    饶是知晓李燕沉或许会有这般的反应,在听见这句话时,月婉心中却依旧难受无比。

    从前,她的子岚哥哥虽然性子冷淡,可却从来不会疏离的唤她一句陆姑娘。

    她垂下的那只手紧紧地握成了拳,指甲深深掐入了掌心,却并未觉着疼痛。

    她想要镇定冷静的说话,一开口却又带着几分难以抑制的委屈,“可是从我出生起,我们就有了婚约。”

    “先帝亲赐的玉佩,便是咱们的定亲信物。”

    “还有,还有当年在娘娘面前,你亲口答应的,你会与我成亲。”

    李燕沉垂下了眼眸,面容平静,“陆姑娘,你是同太子有婚约,不是与我。”可搁在黑漆扶手上的手指分明在微微颤抖。

    见着眼前人因为他的话而泪珠摇摇欲坠,他的呼吸停滞了一瞬,却很快恢复如常,疏离客气道:“若无事,还请陆姑娘日后别再约我相见,这于你的名声并无好处。”

    “告辞。”

    他留下轻飘飘的二字,转动着轮椅就要转身离去。

    只是在转身的一瞬间,冷静瞬间崩塌。

    工部专门为他制造的轻巧轮椅,此刻却像是出了故障,难以推动。

    往前的路还有很长,每一步似乎都能花光他的力气。

    这条路注定了要他一人前行。

    身后静悄悄的,他无声地勾起嘴角,自嘲一笑。

    只有轮子滚滚向前的声音,在空旷的殿前广场上沉闷作响。

    而后,他听见身后之人朝他大喊,“燕沉哥哥!”

    他神色一怔,手一顿,传来一阵刺痛,低头一看,他的手指被齿轮划过,渗出了血丝。

    他有多久没有听见过这个名字,他眯着眼仔细想着,终于想起,该是那年母亲去世前抓住他的手哭喊着燕沉,直到再也不能喊出他的名字后,月婉便再也没有这样喊过他。

    满长安城里,能喊他名字的,除了皇帝皇后,唯独只她一人。

    月婉一步一步朝他走近,最后又站在他的面前。

    他抬眼之前想,兴许月婉哭的满脸都是泪。

    可同他想的不一样,从小就爱哭的小姑娘,此时此刻虽然红着眼,眼中却是一片清明。

    从前,都是小姑娘仰头看他。

    而如今,却是他要仰头,才能看见对方的眼睛。

    他就要张口让月婉让路时,月婉忽而蹲下,像是小时候每回耍赖要他哄那般看着他的眼睛,“燕沉哥哥,你将话听我说完好不好?”

    不等他回答,月婉又快又急的说着话,“在我心里,你一直都是燕沉哥哥。”

    “你明明知道,我从小就喜欢追着你跑。”

    “不是因为你是别人口中提到的,先帝为我赐婚的太子殿下,而是因为你是我的燕沉哥哥。”

    月婉心头越来越热,仿佛是因为血液在沸腾,她说出来的话也带着热气一般,“我喜欢的,只是你而已。”

    “你明明都知道的。”

    “你从来都比旁人聪明,你肯定知道的。”

    李燕沉有许多身份,中宫嫡子,先帝亲封的太子,如今的永安王。

    每个身份,都尊贵无比。

    可是月婉知道,从初相识那一刻起,李燕沉将摔倒的她抱起时,他便只是她的燕沉哥哥。

    老夫人拿着那支上上签,心情凝重无比,似有巨石压着她喘不过气来似的。

    大夫人搀扶着她往客院去,打量着她的神色,小心翼翼地开口问道:“母亲,您可是觉着慈恩大师的解签寓意不好?”

    老夫人轻点了头,却又摇了摇头,“是好,却也不好。”

    大夫人没明白,明明求出的是一枚上上签,签文所述寓意也极好,婆婆却在听完慈恩大师的解签之后,愁眉不展。

    “签文所述,陆姑娘本有多舛之相,可又因祸得福,天降机缘,命数贵不可言,妙哉妙哉。”

    慈恩大师的话,如余音绕梁,一直在老夫人耳边不绝。

    什么叫天降机缘,贵不可言?

    老夫人心中止不住的嘀咕,忽而惊诧道,难道她的小孙女真要嫁入东宫不成?

    她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快走。”

    婆媳二人走到客院,没瞧见月婉,只看见了陆侍郎。

    老夫人急切问道:“持远,婉儿何在?”

    陆侍郎不急不忙扶着老夫人坐在树下石凳上,“母亲莫急,婉儿那丫头贪玩,方才说要去摘几个枇杷果来,给您尝尝鲜,等会儿便回来。”

    陆侍郎不经意一瞥,看清了签上所写,心中一动。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