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推荐阅读: 沈姝傅慎言   交换游戏小说   一切如旧亦如初白玖月沈燿   无敌小刁民   谁言情深不悔贺梓凝霍言深   丑女逆袭夏乔司御北   楚月潼轩辕暝   重生狂妻,大佬宠上天   顶级狂龙  

    清荷园是太师府一处庭院,有一处小小的荷塘,面积虽不大,却胜在荷花开的极好,池边修了凉亭,夏日里是一处避暑赏荷的清凉之地。

    月婉此刻没有心情赏什么荷花,她要思考的事情太多,并且心情太过低落,以至于她在见着大夫人时,努力叫自个儿笑出来,也带着几分无力,“婉儿见过伯母。”

    大夫人素手执着罗扇轻摇,特意走下凉亭来迎她,见她虽是笑,却依旧皱着秀气的眉,便挽住了她的手,二人沿着池边慢慢走,指了水面上的绿叶粉花,“你瞧瞧这花,前两日太阳大,咱们这池子浅,原以为花苞蔫了不会开,不想今夜竟开了。”

    月婉抬眼看过去,月亮不知何时已经爬上了枝头,散发着柔和的光辉,浅粉荷花被光辉笼罩,浮在水面上煞是好看。

    大夫人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话中有所指,“我还记得你们兄妹几个年幼时,活泼好动,母亲担忧你们会落水,总是不许你们往此处来。你爱来池边玩水,母亲便寸步不离,跟在你身后。”

    “可还记得?”

    “婉儿记得。”月婉低低应道。

    “母亲不想你嫁给永安王,是因她对你的一片慈爱之心。”

    “婉儿都明白。”月婉苦笑道,她何尝不明白,所以祖母病了,她方愧疚难安。

    陆侍郎迎面而来,“说什么呢?”

    “不过是闲聊。”大夫人含笑道,“走吧,先用晚膳。”

    平日里,都是在正院,一家人围着圆桌用膳,今日老夫人身子不适,自是各自在各自用膳,其中缘由为何,众人默契不谈。

    月婉落了座,才发现只有他们三人,不由问道:“大哥呢?今日也留宿翰林院吗?”陆长愿同陆家三郎陆长青一个待在国子监,一个在松鹤书院,平日里都不在家,只有陆长恒有时因为事多要留宿翰林。

    “嗯,不用管他,他明日才回呢。”大夫人笑道,亲自给月婉布菜,“今日你大伯下厨,你可要多吃两块炙羊肉,不许挑食。”

    “好。”月婉虽挑嘴,却还是默默地细嚼慢咽,羊肉烤的很香,一点儿羊膻味都不曾有。

    用过了晚膳,大夫人起身说要散散步消食,独留了这对叔侄说话。

    夏风习习,吹的人困倦不已。

    瞧着陆侍郎神色凝重,月婉不由垂眸,徐徐开口,“大伯,您同祖父祖母一样,也不同意我嫁给永安王?”

    陆侍郎绷不住,嗤笑道:“他们确实让我来规劝你,让你断了此番心思。”

    月婉叹口气,果真是如此,家中人人都反对。

    陆侍郎见她愁眉苦脸,“我且问你,今日他果真是大怒离去?”

    “嗯。”月婉闷闷地点头。

    陆侍郎向来同家中小辈亲近,说话时也从不拘着长辈身份。

    此刻也认真思索,方道:“我看他大概心中并无你,婉儿,你听大伯的,明年春闱,定有不少青年才俊,你祖父可担着天下读书人之师的名号,到时候喜欢谁,”

    月婉不假思索,“我不要!我此生只心悦子岚哥哥一人。”说完这话,她一惊,捂住了嘴。

    陆侍郎觉着新奇,“你才多大,怎么就认定了此生只会心悦一人?”

    月婉竟镇定了下来,“可婉儿记着呢,大伯从前说过,与伯母两人年少相识,而秦家祖母当年不喜欢大伯您,您却说此生就认定了伯母一人。婉儿想想,好像大伯那一年方才十六。”

    陆侍郎见她将话怼了回来,也不恼,赞同道:“看来我们陆家都是重情重义之人。”

    大夫人离得不远,听得叔侄二人的谈话,只觉着脑仁直抽着疼,一挥衣袖离远些,耳不闻心不烦,“流云,让人都紧着嘴,莫将这话传出去。”流云应了声,忙吩咐伺候的人离远些。

    气氛徒然就轻松了许多,月婉脸上带着几分笑意,“大伯,若我说子岚哥哥也喜欢我,他是在意我的呢。”

    “可是今日我好不容易见着他,却又惹他生气。”她年幼时,也尝尝因为胡闹惹的李燕沉生气,可那时她年岁尚浅,尚且能不顾一切追在李燕沉身后跑。

    “祖父祖母也……”月婉深深叹了口气,却又说不下去了。

    陆侍郎折扇一晃,“你有没有想过,他也许是故意如此,好叫你知难而退?”

    月婉沉默。

    “这两年来,他深居简出,你比我们都了解他,也该知道他是因为不想旁人因他腿疾而怜悯他,他生来便尊贵,如何受得了旁人眼中的他是可怜的模样。”

    陆侍郎又道:“你生辰那日,我没想到他会随着圣人前来,你叫二郎送信,他虽收了,我也不曾想到他今日真会赴约。”

    “所以,你说他喜欢你,我想也应该是真的。”

    “你同他自幼一起长大,又有婚约,比起旁人来,他更不想从你眼中看出对他的怜悯。”

    “兴许,他也不想耽误了你此生。”

    陆侍郎这一番分析,月婉听得豁然开朗。

    然后,她猛然察觉,“大伯,您是不反对我嫁给他吗?”

    陆侍郎折扇轻摇,一派写意风流,“我何时说过,我会反对?”

    “我怕你嫁给旁人,会后悔一生。”

    “倒不如顺了你的心意嫁给他,若是日后你再后悔,大不了就回家来。”

    月婉听得鼻子一酸,“大伯。”若是从前她勇敢一点,将心中话述之于口,兴许会同现在一样,听见她大伯这番话语。

    “好了好了,小丫头可别哭,小时候哭的我就头疼。

    “你祖父祖母那儿,自有我帮着你说和。”

    “只是如今,永安王大约是不会再想见你。”

    月婉眼中泪意憋了回去,开始发起愁,是了,接下来她该怎样才能再见李燕沉呢?

    大夫人绕着本就不大的荷花池走了一刻钟,方见凉亭的两叔侄不再说‘浑话’,这才慢悠悠走过去。

    “厨房还做了甜汤,婉儿,你亲自送去正院。”

    “好!”月婉立马应声,今日的失魂落魄一扫而空。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