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推荐阅读: 沈姝傅慎言   交换游戏小说   一切如旧亦如初白玖月沈燿   无敌小刁民   谁言情深不悔贺梓凝霍言深   丑女逆袭夏乔司御北   楚月潼轩辕暝   重生狂妻,大佬宠上天   顶级狂龙  

    东宫

    李燕麟拨动着扳指,神色莫测,“她说了些什么?”

    宫人点头哈腰,惶恐不已,“陆姑娘说,殿下的字画都是古物,价值连城,她一介女子恐无福消受,辱没了古物。”

    宫人说着说着声音便越来越小,到了最后,竟颤抖着唇说不出口了。

    李燕麟抬眼看向宫人,话语中隐隐带着几分戾气,“还有呢?”

    宫人似抵抗不住,噗通一声跪倒在地,诚惶诚恐,“陆姑娘还说,还说太子身份尊贵,她与太子云泥之别,不敢,不敢高攀。”

    宫人话音落了,只听得一声脆响,是笔洗砸在白玉地砖上粉身碎骨的声音。

    李燕麟忽而淡淡的开口,“你既办事不利,自去领罚。”

    宫人脸色煞白,不住地叩头请罪,“殿下恕罪,殿下恕罪。”很快便有人走进来,捂住了他的嘴将他拖出去。

    “不敢高攀?她陆月婉分明是不降孤放在眼里。”李燕麟冷笑道,眼中一片厉色,他低下头,看着桌案上那被退回的字画,让人烧了火盆进来,一副一副扔进了火中,烧成灰烬。

    他如今才是大庆的太子,为什么陆月婉眼中还是没有他?

    他忽而起了身,心中已经有了主意,“来人!”

    宫人上前一步,听了他的吩咐,匆匆离宫而去。

    太师府也不平静。

    月婉拒了那堆字画,心中稍有解气。

    只是因为遇见李燕麟这个她最不想遇见的人,心情难免抑郁,一个人坐在清荷园的小亭里喂鱼。

    她心不在焉的看着水面,一没注意,手中装着鱼食的食盒忽而倾倒,满池子的锦鲤忽而涌来,张大了嘴抢着食,月婉毫无所觉。

    忽而有人大喊,“妹妹,妹妹!”

    月婉回过神来,惊觉锦鲤肚皮鼓鼓还在抢食,忙拿着兜子打捞鱼食。

    她看着气喘吁吁,似奔跑回来的陆长愿,皱着两弯柳眉,“阿兄,你怎么回来了?”

    陆长愿似是着急,“我能不回来吗?你可知现在外头人如何编排你。我在国子监都听说了。”

    月婉迷茫,却还是关切道:“那阿兄也不该回来,若是祖父知道你偷跑回来,定又要罚你。”

    陆长愿见她完全不想理会外人对她的编排,却只关心他会不会被祖父罚,心中既着急又感动,“妹妹别担心,我回来前已经向先生告了假。”

    “哎,现在哪里是说我的事,是你,你可知满长安都风言风语,传的有板有眼,说你之前随口提及你喜欢吴道子的画,太子千方百计替你寻来,可你竟随意将它毁了不说,还让人送回了东宫,说要太子另去寻画。”

    “妹妹,可有此事?”

    陆长愿着急死了,他的妹妹他如何不知,虽家中就她一个小姑娘,长辈万般宠爱,虽是有些小毛病,可娇纵这一条,对他妹妹而言,毫无干系。他妹妹就是一个无情地催他日日好生念书的‘老夫子’。

    而且损了太子送的孤品字画,那就不仅仅是娇纵了,是不将太子放在眼中,甚至不将圣人放在眼中。如今外人只传她娇纵,明天会传成什么样,简直不敢想。

    这也是陆长愿怎么都要回家一趟的缘由。

    月婉终于听明白了前因后果,脸色如常,甚至还拿了一把鱼食放在陆长愿手中,边同他说:“他是叫人送了字画来,可我碰都没有碰一下,便让他的人带着字画回去复命,其它的事情,我一概未做。”

    陆长愿与她肖似的一张俊脸上满是愤恨,“是哪个混蛋在后背散播谣言,要是叫小爷抓到,小爷定要他好看!”

    他话音落了,头上却被人狠狠地敲了一下。

    陆长愿还在气头上,捂着头转身,“谁敲小爷脑袋。”

    “你是我哪门子的爷,你倒说说?”陆侍郎好整以暇看着他,陆长愿结结巴巴,“大,大伯,我错了。”

    陆侍郎身上还穿着官袍,该是下了衙直接就来寻月婉了。

    大约同陆长愿一般,为同一件事而来,月婉心中一暖,轻轻唤了声,“大伯。”

    陆侍郎应了她一声,“母亲到处寻你,你先去正院,莫叫她久等。”

    月婉点了头,正待要走,又被陆长愿拉住了胳膊,“你别急,我一定要把那混蛋找出来,教训他一顿。”

    他话音刚落,便被陆侍郎提溜了耳朵,“你还是想想你现在该怎么给我交待才是。”

    月婉不由得捂嘴轻笑,走出了老远,还能听见她哥哥哎哟连天的求饶声,“大伯,我错了,别揪耳朵,痛痛痛。”

    老夫人显然是听着了外头的风言风语,已经生了气,“到底是谁胡乱编排,婉儿都不曾碰过那字画,何来的将字画毁了再送回东宫去?”

    月婉在房外听得老夫人拍桌的震怒,忙掀了帘子进去,“祖母别着急。”

    老夫人见着是她,怒气渐消,却还是不解,“到底是哪个歹人背后编排,竟敢编排到你头上,我定要你祖父将人找出来。”

    月婉苦笑,她阿兄的性子果真大半都随了祖母。她端了茶水来,轻言细语安慰着老夫人,“祖母,我无碍的,那些个流言碎语又不会伤我分毫。”嘴长在别人身上,要说什么,她也拦不住。

    老夫人却依旧生气,“姑娘家名声多重要。”

    月婉张了张嘴,到底不曾将她所想说出来。

    天色将暗时,陆太师方才归家,今日朝堂争论湖广赈灾一事争论了许久,都未曾有定夺,而后,一直不言语的太子提出了他的想法来,依旧是昨日遇见他时,提及的办法,从益州调粮去,圣人竟也同意了。

    陆太师虽不赞同,心中却明了这大约是圣人要给太子立功的机会,对此缄口不语。

    而后,他将将要归家时,又听的满长安都是他孙女的流言蜚语。

    还有,匆匆赶来拦住他说话的东宫宫人,“太师,殿下派奴才前来通禀,今日婉姑娘被旁人恶意诽谤一事,殿下已经知晓,会将人找出来,给陆家一个交待。”

    陆太师归了家,只见月婉在书房门口等他。

    “祖父。”月婉低低的唤了一声。

    “随我进来。”陆太师毫不意外,将她召进了书房,又挥退左右。

    陆太师回来路上已经将事情前因后果都了解了个彻底,“婉儿,你对今日之事如何看?”

    “祖父都知道了?”

    “你与我说说,你觉着这背后散播流言的会是谁??”

    月婉抬头望着陆太师平静面容,她祖父向来明辨是非,断事如神,此刻能问她,只怕是心中有了定断,她没有犹豫,“婉儿想,是太子。”

    而且,她也能想到李燕麟这样做的缘由,到底是为了什么。

    过了许久,陆太师方才应了声,“你先回去吧。”

    月婉却朝前走了一步,带着几分愧色,“祖父,婉儿今日是不是做错了,婉儿不该拒了太子的礼物,伤了他的颜面,给家中招惹是非。”

    实则,当时她气在头上时,却依旧压着怒意,拒绝的话已经是她能说的婉转的极致,若按照她的本意,她原是想直接扔了了事。

    她厌恶李燕麟至极,半点儿都不想与李燕麟沾惹上关系,怎么可能会收下他的字画,只畅快的拒绝了,却没有为家中着想。她拒绝了李燕麟,李燕麟大抵心中已经恨上了她,甚至恨上了陆家,李燕麟是个什么样的性子,如今这世上,大约除了陈贵妃,便是她最了解。

    陆太师却不以为然,摆了手,“不,你没做错什么,咱们家既然不与东宫结亲,太子送的礼物自是不能收。”

    月婉稍稍松了一口气,又听陆太师开口,“婉儿,祖父问你,果真非他不可吗?”

    陆太师问的云淡风轻,月婉听得一愣,随即反应过来,笃定道:“非他不可。”

    月婉神色激动起来,祖父会问她这句话的意思,该不会是,该不会是祖父终于肯点头了!却见陆太师朝她挥挥手,“回去吧。”

    “祖父。”月婉不由得唤道。

    陆太师却难得制止了她,挥了手,“回去吧。”

    月婉没法,只好福身行过礼,退出了书房。

    她彻夜难眠,心思全在陆太师那句是否非他不可上来。

    祖父这话到底是何意?

    以至于到了第二日,她眼下一片乌青,叫人吓了一跳。

    陆长愿着急忙慌宽慰她,“妹妹别急,一会儿我就出门,将那群乱嚼舌根的混蛋找出来。”

    月婉却见他右手红肿了一块,忍不住惊呼,就要去拉他的手看,“阿兄,你手怎么了?”

    陆长愿不自觉的将手往后藏,神色飘忽,“没,没什么。”这伤口说出来丢人的很,是他昨夜里太生气,狠狠锤了墙。

    “快给我看看。”月婉皱着眉头,抓着他袖子晃了半天。

    陆长愿这才不情不愿的将手伸出来,肿的像是个馒头似的,“不是什么大事儿,昨夜我自个儿撞的。”

    月婉叹了一口气,叫人去取药膏来,仔细地给他抹着膏药,“阿兄伤了手,今日回国子监,该如何提笔写字呢?”

    陆长愿神色复杂起来,似是有愤怒,却又带着几分畅意,“祖父罚了我禁闭,这些日子都不能出门去,要不然我刚刚就已经出门去找人了。”

    “也派了人去国子监,向先生告了几日假。”

    月婉重重的按了一下他的手,陆长愿嚎了一声,却很快又憋住了。

    月婉放轻了力气,又道:“阿兄,你别为我担心。”

    月婉原以为这流言很快都能平息,却不曾想,有越演越烈之势。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