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推荐阅读: 沈姝傅慎言   交换游戏小说   一切如旧亦如初白玖月沈燿   无敌小刁民   谁言情深不悔贺梓凝霍言深   丑女逆袭夏乔司御北   楚月潼轩辕暝   重生狂妻,大佬宠上天   顶级狂龙  

    王肆支着耳朵,努力听着房中动静。

    不知过了多久,门内脚步声逐渐清晰靠近,王肆忙避开,目视前方,佯装自己不曾偷听。

    门从里被拉开,穿着一身青灰色常服,犹如坊间含饴弄孙颐养天年的慈祥老人,缓步而出。

    王肆恭敬落了半步,跟上去,“奴才送您。”

    陆太师神色俨然如常,却似带着几分惋惜。

    一路无声,行至角门处,陆太师终于开口,“留步。”

    王肆忙应声,“那奴才就不远送了。”

    虽是这样说,一直到陆太师行至巷弄口处上了马车,王肆都不曾离去。

    随着角门缓缓关上,王肆终于松了一口气。

    随王肆而来的小太监灵远,十岁大小,尚还有几分稚气,此刻似带着疑惑不解,“师父,徒儿觉着陆太师也不可怕呀。”

    他话音刚落,便被王肆狠狠一敲,王肆深吸了一口气,方才道:“那是你小,没见着从前这位手腕有多狠厉,心智有多坚毅。”

    王肆神色肃然,灵远却不以为然,方才他瞧见的,那位传闻中曾以雷霆手腕,肃清朝堂奸佞邪臣的陆太师,分明只是位再慈祥不过的老人家罢了。

    王肆轻飘飘瞥了他一眼,没好气儿道:“还不快回去伺候,主子跟前能离人?”

    两杯清茶,只一人独坐。

    李燕沉闭着双眼,黑色长睫在下眼睑投下一片阴影。他苍白而又单薄的双唇紧闭的拉成一条线,像是在同人置气。

    王肆见他似是睡着,便轻手轻脚走入房中收拾杯盏。

    却听得李燕沉低声唤他,“王肆。”

    王肆忙将托盘搁在小徒弟手上,快步走过去,“奴才在呢。”

    李燕沉已经睁开了双眼,琥珀色瞳孔似琉璃般,在偷偷从窗户钻进房中的阳光下,闪烁着光芒。忽而,他垂下了眼,光芒尽敛。

    王肆心中隐隐起了一丝期待,主子要同他说什么呢?

    他支起了耳朵,终于听得李燕沉缓缓开口,“你说,窗外那株枯树,可还会重新抽芽?”

    王肆心一紧,认真想了许久,方才忐忑开口,“奴才想,若是奴才命人日日去施肥洒水,它便一定会重获新生。”

    因着陆太师早晨出门时,同老夫人说起他今日要早归,老夫人也同儿媳提起,这晌午过了大半,厨房也不曾上菜。

    老夫人忍不住念叨,“这老头子怎得还没回来。”

    大夫人讪笑,哪里敢接她这话,只是低声同身旁长子陆长恒提了一句,“你去大门处瞧瞧。”

    “兴许祖父是被朝事耽搁了。”月婉提着食盒进了屋,“这是厨房刚做的米糕,祖母尝尝?”

    老夫人身子不好,三餐需得按时用,今日却因着惦记着说过要早归的陆太师,愣是让厨房先别上菜,月婉便去了厨房,让人做了一碟子简单易克化的米糕,好叫老夫人能先垫垫肚子。

    老夫人捻起一块,尝了一口,却还是望着房外,一边同月婉说道:“你祖父向来言而有信,说出口的话,从不会失言。早晨出门时同我说午时便能回来,你瞧瞧,这都什么时辰了,还不见人影。”

    实则是一件小事,老夫人却忧心忡忡。

    作为小辈,月婉只得耐心劝慰,忽而听得老夫人缓缓叹了一口气,“你们年纪小,不知道,四十年前可不比现在。”

    “那时,他出门去,总是说不准何时回家。”

    月婉心中一动,她难得听到祖母提起陈年往事。

    “你大伯才两岁,你父亲也刚出生,你祖父早晨天还未亮就出门去,到了深夜都不归,偏你父亲虽还不会说话,却不见你祖父就不肯睡。”

    陆侍郎跨门进来,刚巧听见这话,笑道:“娘说的极对。”

    老夫人瞪了他一眼,又看向几个听得津津有味的孙儿孙女说道:“这小的躺在床上不睡,大的这个偏又会走路了,老是往外跑,说要去等他爹。”

    陆长愿忍不住笑,“大伯还说他自幼就沉稳,让孙儿好好学呢。”话音落了,就被陆侍郎抓住了耳朵,霎时,屋中就热闹了起来,冲淡了老夫人心中的忧愁。

    终于,陆太师踏着随之而来的小雨点儿回了家。

    月婉能感受到,她身旁的祖母霎时就安了心。

    “祖父,您回来了。”

    “父亲。”

    陆太师笑呵呵,“行了,坐下用膳。”他落了座,轻轻拍了拍老夫人的手,“久等了。”

    晌午过后,提起月婉后日要去蔺阳大长公主府参加赏花宴,陆太师倒无异议,只说到时家中小辈们一并去向长公主请安,月婉同几位兄长皆答了是,又说过一会儿话便各自回房歇息。

    玉竹挑着衣裳,捡了一件鹅黄轻纱罗裙,“姑娘,今日穿这条罗裙可好?上月新做的,还未上身呢。”

    是鲜亮的颜色,月婉不甚满意,指了另一条,“幼宁爱穿淡色,我便穿这条天青色的好了。”她神色淡淡,想着今日会遇见李燕麟,心情便不大舒爽。

    他不喜欢的颜色,不喜欢的妆容,她偏偏都喜欢。

    如今与他并无干系了,她如何装扮自己都该按着自己心意来。

    装扮好,月婉辞行了老夫人同大夫人,方去大门处乘马车,路长愿早早等候,见着她来,顺手扶着她上马车,又问,“你怎么穿的这样素净。”

    月婉抿嘴一笑:“二哥是觉着婉儿这样穿不好看?”

    “是好看。”陆长愿倒不是觉着不好看,只是这衣裳颜色,他总觉着似有人在他面前穿过,叫他记忆深刻。

    陆长青文弱书生的模样,却骑了一匹高头大马,他轻晃了马鞭,“二哥,小妹,可能出发了?”

    陆长愿忙翻身上马,一扬马鞭,“出发!”

    蔺阳大长公主,身份贵重,府邸自是美轮美奂,亭台楼阁雕梁画栋,十步一景,尽不相同。穿过重重月洞门,终于行至大长公主府所在的清凉阁。

    大长公主很喜欢陆家的这几个孩子,拉着说了好些话,方才留下月婉,将陆长愿两兄弟都打发去了男宾处。

    月婉不停地朝外看,今日见着故人,心中欢喜,对还未见着的那位故友,便也有了几分急不可耐。

    她这般,长公主却是误会了,带着几分打趣道:“婉儿是在等谁?”

    月婉点点头,“殿下,怎么今日不见幼宁?”

    长公主迟疑,而后听得外头有人脚步轻快而来,“祖母。”

    月婉忙看去,对方依旧是天真烂漫的小姑娘模样,脸上挂着生机勃勃的笑意,与那一年,二人决绝断了来往时,全然不同。

    谢幼宁伸出手,在月婉眼前轻晃,“婉儿?婉儿?”这丫头是怎么了,看见她一副要哭不哭的模样。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