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看吧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月归 >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

推荐阅读: 沈姝傅慎言   交换游戏小说   一切如旧亦如初白玖月沈燿   无敌小刁民   谁言情深不悔贺梓凝霍言深   丑女逆袭夏乔司御北   楚月潼轩辕暝   重生狂妻,大佬宠上天   顶级狂龙  

    谢幼宁憋了一个多月,终于磨得她母亲放她出门来太师府寻月婉,她刚进了门就拉着月婉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谢幼宁咂咂嘴,甚觉可惜说道:“你是没瞧见,那日你离了长公主府,三表兄的神色有多难过,我从没见过他如此,像是天塌下来了一般。”

    “可见,三表兄有多喜欢你。”

    月婉听她提起李燕麟,便忍不住直皱眉,她拉住谢幼宁的手,走到窗前榻上坐下,“幼宁日后再别提这话,我就快要与燕沉哥哥完婚了,若同太子传闲话,对我对他,对燕沉哥哥名声都无益处。”

    她这辈子一丁点儿都不想再和李燕麟有任何关系,更何况,李燕麟哪里会难过,他只不过是因为觉着自己没有将李燕沉拥有的所有东西都完全占有,而心有不甘罢了。

    在李燕麟心里,大约她同东宫中的任何一个摆件没有什么不同,都只是从李燕沉手中一一抢到手的东西罢了。

    只是李燕麟将它伪装成了对她的喜欢,蒙蔽了所有人的眼睛。

    谢幼宁一拍脑袋,“你瞧我,婉儿莫怪我,我日后再也不提了。”

    月婉笑着摇了摇头,“我哪里会怪你。”说完话,她低下头去,眉眼舒展,认真的给好友泡起了花茶。

    谢幼宁双手撑着下巴,神情迷惑,她总觉得方才,月婉听她说起三表兄时,那一瞬间的厌恶极其强烈,让人无法忽视。月婉从前虽也对三表兄淡淡的,但也不会像今日这般,厌恶的情绪都快要溢出来似的。

    她憋不住,小心翼翼伸出一根手指,“婉儿,我就再问一个问题。”

    月婉抬手替她倒了一杯茶,仿佛刚才的小小不愉快已经烟消云散,“你问吧。”

    “你之所以会退了三表兄送的字画,不是因为那字画像你说的那般珍贵,而是因为你讨厌三表兄?”

    这不是明知故问吗?月婉险些就要脱口而出,到底将这话咽下了,换了比较温和的说法,“我如今十五了,又和燕沉哥哥自幼就有婚约在身,自当要同太子避嫌。”

    她收敛了神色,此刻只是淡淡,谢幼宁再也瞧不出旁的什么。

    谢幼宁惋惜道:“婉儿,那日圣人赐婚,便是我都以为你就要嫁入东宫了,结果,你竟是要嫁给二表兄。”

    “你可知现在满长安的人,都还在议论你同二表兄的婚事呢。”

    月婉有些好奇,“他们议论什么?”

    谢幼宁看了一眼四周,像是做贼一般低声道:“他们说,陆太师一定是人老糊涂了,不叫孙女去当太子妃,竟要她嫁给永安王那个,那个,算了后面的不是什么好话,我就不同你说了。”谢幼宁实在说不出瘸子两个字,还有那些人口中的污言秽语,说什么陆家姑娘嫁入永安王府就是守活寡……

    月婉哭笑不得,“什么叫做我祖父老糊涂了。”

    “可不是我说的,是旁人。”谢幼宁忙摆手,“你想想,我二表兄和三表兄,在旁人眼中,哪一个更值得将姑娘嫁去?”

    月婉抿了抿唇,带着十足的认真神色,“旁人如何想,我是不知的。但在我眼中,没人比得上燕沉哥哥。”

    “而且,是我想要嫁给燕沉哥哥,并非是我祖父执意要我嫁他。”

    “所以外头人如何议论,我都不会改变心意。”

    谢幼宁被她的话噎了一下,方才撑着下巴,皱着眉头,“从前我一见二表兄就害怕,现在见着他,不止是害怕,被他看上一眼,我都觉着夜里能做噩梦。”

    月婉忍不住开始为李燕沉辩驳,“燕沉哥哥从小也没欺负过你,你怎么会怕他?”

    谢幼宁嘟了嘟嘴,“我也说不上来,反正从记事起,我就巴不得绕着二表兄走。”

    月婉实在有些不明白,大家都是自幼相识,李燕沉比她们大上四岁,本就玩不到一处去,可每每李燕沉见着她们,大多时候并不会理会她们。

    只是月婉自己一瞧见李燕沉的身影,总会立马抛下玩伴,跟在李燕沉身后追。

    李燕沉小时候便极其沉稳,总是板着一张稚嫩的脸装作大人,往前走上几步,便会回头看着她,“孤还要去书房上课,真的没空陪你玩儿。”

    那时,她还太小,不懂得什么叫做拒绝。

    小小的她,只会仰着头看着李燕沉,“娘娘宫中来了一只可漂亮的小猫,燕沉哥哥你不想去看看吗?”

    眼前比她高上大半个身子的李燕沉,总是会深深吸一口气,继续往前走。

    然后她锲而不舍的跟上去,“燕沉哥哥,你真的不想去看看吗?”

    李燕沉头也不回,大步朝前走,“孤不想看,你赶紧回去,待会儿找不到路,孤可不会送你。”

    她迈着小短腿跟在后头跑,一时跑太快了总会左脚绊右脚摔倒,摔疼了就会放声大哭,这个时候,李燕沉便会停下来,无奈地转身走回到她跟前,“孤是不是同你说过,你再摔倒,孤不会抱你起来了?”

    她却只会哭。

    哭到李燕沉再也受不了,蹲下身将她抱起来往椒房殿走,“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做男女大防,孤可是个男人,你是个,你是个小丫头。”

    李燕沉板着一张脸,一边嫌弃她,一边也会轻轻拍着她的背哄她不哭。

    她趴在李燕沉肩膀上,懵懵懂懂,她才六岁,她哪里懂。

    等走回了椒房殿,那只漂亮的小猫正懒懒散散的躺在院子里晒太阳,见着她便会伸懒腰,露出毛茸茸的肚皮让她摸。

    她牵着李燕沉的手走过去,一边摸着软乎乎的猫肚皮,一边招呼李燕沉,“燕沉哥哥,你摸摸看,它的肚子可软啦。”

    这个时候,李燕沉便会不情不愿的蹲下身,矜持的伸出手,勉为其难道:“孤就摸一下。”

    谢幼宁见她说起往事时的一脸笑意,忍不住离远了些,“婉儿,我怎么记着那一年,娘娘宫中那只小猫害得二表兄起了一身红疹,把娘娘都吓坏了,第二日就叫人将猫送走,还将猫儿用过的东西全都给烧了。”

    月婉一愣,“还有这事?”她怎么一点儿都不知道此事。

    谢幼宁重重的点头,“自然,因为那日我也在宫中,我亲眼看见二表兄满脸都是红疹,可吓人了。”

    见月婉是真不记得了,谢幼宁又道:“看来你果真是不记得了,那回二表兄可病了好些日子呢。”

    待到夕阳西下时,月婉依依不舍得将谢幼宁送上了回程的马车,谢幼宁抓住她的手,像是要哭了,“下回见你,就是你出嫁那日了。”

    月婉安抚着她,“我又不远嫁他乡,而且长公主府离永安王府多近呀,你若想我了,来寻我就是了。”

    谢幼宁吸了吸鼻子,又附在月婉耳边小声说话,“我二姐知道你不嫁给三表兄了,日日都在琢磨着如何说服祖母撮合她和三表兄呢,凭她也配当太子妃。”

    月婉略有惊讶,而后也小声嘱咐她,“你要小心着你二姐,若她要你去做什么,你别贸然独自前往。”

    谢幼宁点了点头,趴在车窗处同她依依不舍的挥手道别。

    过了许久,玉竹上前来叫她回屋,“谢姑娘走远了,咱们也回去吧,老夫人等你用晚膳呢。”

    月婉看着前方空荡荡的巷口,轻轻地点了头。

    翌日一早,陆家的日常是,陆太师与陆侍郎出了门上早朝去,大夫人带着几个小辈陪着老夫人用早膳。

    月婉有些心绪不宁,总觉着今日会有事情发生。

    老夫人亲自夹了一块糖藕放在小碟子里,“一早上就见你愁眉苦脸的,可是夜里做了噩梦?”

    月婉忙揉了揉脸,“许是昨夜起了风,所以没睡好,叫祖母担心了。”

    她话音刚落,便听见屋外有人脚步匆匆而来,还伴随着一阵哭声。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