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看吧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月归 >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

推荐阅读: 沈姝傅慎言   交换游戏小说   一切如旧亦如初白玖月沈燿   反派大佬让我重生后救他   谁言情深不悔贺梓凝霍言深   丑女逆袭夏乔司御北   楚月潼轩辕暝   重生狂妻,大佬宠上天   顶级狂龙  

    月婉匆匆赶去客院时,正巧看见陆长愿站在院门口同陈家姑娘陈杜若说着些什么。

    她放缓了步伐,朝二人走去。

    陈杜若哭得有些伤心,泪悬欲坠,我见犹怜。

    任凭谁瞧见她哭,心都会软上几分。

    莫说此刻陆长愿有些手足无措,便连月婉自己瞧见,都觉着于心不忍,不过也只是一瞬罢了。

    陈杜若小声啜泣,“表哥,若儿知晓今日是外祖母说话是有些不中听,可她是因为太着急表妹会误了终身,并非是有私心,还请表哥在太师面前,替外祖母辩解一二。”

    月婉刚巧听见这句话,她停住了脚步,玉书眼珠子一转,压低了声音问她,“姑娘,咱们不过去了吗?”

    月婉轻轻点了头,她也不是想要偷听,她只是想要瞧瞧她兄长会如何面对陈杜若。

    她的这位表姐,瞧着柔柔弱弱,天真无害的,实则心思深沉,让人难以捉摸。

    不远处,陈杜若有些急了,“表哥,你想想,年幼时,你同婉儿表妹去洛阳时,外祖母有多疼爱你们,你该知道外祖母没有什么坏心思的。”

    “她是真心疼爱表妹,毕竟谁都知道如今永安王不良于行,他再是金尊玉贵的王爷,外祖母也不想她嫁去受苦。”

    “只是我们来前不知晓,表妹的亲事原是表妹自己点了头的。”

    陈杜若每句话都含着泪,每句话都将陈老夫人今日所为的苦衷点了出来。

    陆长愿一直听她说着,起先因为陈杜若的眼泪而惊慌失措的神情,渐渐就流露出了不忍心。

    方才陆太师归家,陈老夫人怒气匆匆去找了陆太师,陆太师话还没说上两句,陈老夫人便晕了过去。

    陆长愿全都看在了眼里。

    年幼时,外祖家要曾将他们兄妹接去洛阳小住,那时,陈老夫人慈祥和蔼,陈家表兄妹有什么,他们二人只会有更多,便是起了争执,陈老夫人也是罚陈家表兄妹,不会罚他们二人。可谓是将他们看做了眼珠子。

    他终于开了口,“表妹,你别哭了。”

    陈杜若哭声渐消,掩在绣帕下的小脸神情松缓下来。

    却又听陆长愿开口,”只是表妹刚刚说的话,我觉着不对,外祖母一到我家,便问是不是我祖父逼着婉儿嫁的。”

    “这是将我祖父当做了恶人不曾?”

    陈杜若脸色一僵,“表哥,若儿不是这个意思。”

    陆长愿又道:“你说没有这意思就没有吧,只是今日我祖父方才说了,婉儿是陆家人,她日后过得幸不幸福,自有陆家撑腰。”

    “还请表妹转告外祖母,我同婉儿如今大了,她年事已高,不必整日为我和婉儿操心。”

    “婉儿就要出嫁了,我不想让她在家的这几日,还要因外祖母伤心。”

    陆长愿没打算进院子里再去瞧瞧陈老夫人,只是见他表妹哭的可怜,“表妹如此明事理,还请表妹多开解外祖母一二分。”

    陈杜若手指捏紧了绣帕,垂着头,陆长愿的视角里,只能看见她红肿的双眼。

    “我知道了,表哥。”陈杜若柔柔的应了。

    陆长愿点点头,“我今日还有功课,就不见外祖母了,请她好生休息。”

    说完这话,他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走。

    拐了个弯儿,便见月婉站在那儿。

    他犹豫了片刻,走上前,只道:“妹妹,外祖母歇下了,咱们就别去打扰了。”

    月婉也不想去,便道:“好。”

    她从方才见过了李燕沉,笼罩在她头顶的乌云早就被吹散,此时此刻心情极好。

    陆长愿心情却不大好,她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阿兄,方才你同陈家表姐说的话,我都听见了。”

    她很担心,她阿兄会因为陈杜若这番话而心软,去找祖父争论。

    幸好,她阿兄如今比她想得要明事理多了,同从前那个长安纨绔完全不一样了。

    明明两个月前,她阿兄还会背着家里逃学和侯二他们厮混,被祖父发现,便会去向祖母求救,周而复始,她怕哪天祖父真就对她阿兄失望了。如今她阿兄却迅速成长,变得稳重可靠。

    陆长愿见她满是欣慰,不像是妹妹,倒像他姐姐似的。便觉着该拿出他做兄长的威严来,“你以前总是因为我逃学同侯二他们厮混而和我争吵。”

    “旁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姐姐,我是弟弟。”

    月婉捂嘴轻笑,“日后若阿兄还同从前一样,我也会如此的。”

    陆长愿忙摇头,“哪里还需要你日日在旁督促,你放心,我既说过日后会专心学业,便不会将心思放在玩乐之上。”

    “你嫁了人,我做哥哥的日后还要给你撑腰呢,没点儿真本事怎么行。”特别是他妹夫比谁都厉害,他没点儿真才实学在妹夫面前头都抬不起来。

    “诶诶,妹妹你怎么就哭了。”

    陆长愿手忙脚乱。

    月婉红着眼,却满脸都是笑,“我只是太高兴。”

    “对了阿兄,祖父到底同外祖母说了什么,外祖母怎么会晕过去?”月婉还有些好奇。

    说到这儿,陆长愿神情颇为复杂,“外祖母问祖父为何不愿将你嫁入东宫。”

    “祖父只轻飘飘说了一句,若是陈家觉着婉儿不嫁太子可惜了,陈家自可请嫁姑娘入东宫。太师府定会祝贺。”

    “然后外祖母就晕了过去。”

    有些话,便是人心里头是那么想的,可从旁人口中说出来,却是莫大的羞辱。

    陈家自诩清贵世家,怎么做的出卖女求荣之事呢。

    “虽我觉着祖父这话说的没错,但当时若儿表妹整个人都羞红了脸哭着跑了出去,有些可惜。”

    陆长愿觉着有一点不忍,陈杜若又没做错什么。

    可他祖父一句话便将他外祖母的气焰给打压了去,着实是大快人心。

    月婉听完,不由得瞪圆了眼睛,忍不住给她祖父竖了个大拇指。

    时间飞逝,月婉刚试嫁衣,便听得外头锣鼓喧天,这是宫中送聘礼来了。

    院里的小丫头们都跑出去看,只落得月婉在屋中试着嫁衣和朱钗。

    “我也想去瞧瞧。”月婉忍不住道。

    玉竹替她鬓上凤尾钗,含笑道:“哪有新嫁娘跑出去瞧男方晒聘礼的,等一会儿宫人都走了,姑娘再去看也不迟。”

    月婉想了想,左右都是宫中内库里的物件,也没什么好瞧的。

    她便沉下心来,仔细端详镜中的妆容。

    聘礼放满了整个前院的空地,除了月婉,旁人皆站在廊下,看着那打头穿着紫色蟒袍的金贵公子,让人边将聘礼抬进来,边唱念名字。

    小丫头们站在廊下,每抬进一件聘礼,便忍不住发出一连串感慨,“哇!”给足了为首贵公子的面子。

    老夫人站在台阶上,笑的开怀。忽又见一物,宫人高喝一声此树名紫气东来,众人纷纷看向那紫玉雕刻而成的玉树,紫玉为柱,绿玉为叶,雕刻的栩栩如生,藏着宝珠穿着的葫芦果子,是多子多福之意,紫玉名贵,还是有一人来高,着实价值连城。

    宫人又足足念唱了半个时辰,所有聘礼方才堪堪摆放完毕,剩下的箱笼也因为放不下不再打开。

    贵公子笑着开口,十分客气,“我今日不负皇兄嘱咐,将聘礼完整送来。”

    “还请老夫人过目。”

    陆老夫人笑道:“王爷亲自前来,先前有失远迎,还请王爷莫怪。”

    四皇子,庆阳王李燕笙,此刻半点王爷架子都没有,客客气气道:“今日送聘礼,本就是该我前来见老夫人。”

    院中热热闹闹的声音一直不停歇,月婉听着也觉着开心。

    玉书跑来,兴冲冲的给她描述着外头场景,“姑娘不知道,今日可是庆阳王带人来送聘礼,通城走了一圈,可热闹了!奴婢听说满长安的百姓都在街上围观呢!”

    月婉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忍不住笑开了怀。

    明明就喜欢她嘛。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