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3 章

推荐阅读: 沈姝傅慎言   交换游戏小说   一切如旧亦如初白玖月沈燿   无敌小刁民   谁言情深不悔贺梓凝霍言深   丑女逆袭夏乔司御北   楚月潼轩辕暝   顶级狂龙   重生狂妻,大佬宠上天  

    “德·包尔小姐,您一定经常阅读莎士比亚吧?”贵妇人身着华丽的绛紫色长裙,坐在沙发上,打量着眼前年幼的淑女,语气生疏而挑剔。

    “偶尔,爱杰顿夫人,我在文学上并没有很大的造诣。”安妮捧着一杯热茶,不卑不亢地回答。

    “那么,音乐和绘画呢?凯瑟琳曾经跟我们这些姐妹们说,她一定会将自己的儿女培养成比她更优秀的人物。我相信,她一定是个颇为严格的母亲。”

    “是的,妈妈对我的学习要求很严格。我的家庭教师布莱克太太精通油画和钢琴,我总是很难在她那里获得最高的称赞。您懂的,家庭教师总是这样。不过妈妈曾经毫不掩饰地告诉我,她没有见过比布莱克太太更合格的家庭教师。”

    “喔……你这个丫头,和你的妈妈可完全不同,凯瑟琳从来不会像你一样谦逊。”爱杰顿夫人的嘴角勾起,似笑非笑,“凯瑟琳夫人年轻时可在伦敦的社交圈大出风头,她的外貌和谈吐一向被夫人们当做完美淑女的标杆,让人难以不生羡慕之心。”

    “谢谢您的坦诚,爱杰顿夫人。”安妮一句话堵住了她的未尽之语。

    起初安妮只是委婉地借称赞布莱克太太的职业操守,来衬托凯瑟琳夫人的严格要求。事实上,一番交谈过后,安妮已经察觉出了来自面前之人的隐隐敌意。她的赞赏言不由衷,更像是一种讽刺和幸灾乐祸。

    “呵呵。”爱杰顿夫人被安妮的话一堵,假笑了一声,“那时,她一旦在舞会上出现,在场几乎所有的绅士都争先恐后地邀请她为舞伴。我们都在猜想,她会选择哪一位伦敦的贵族公子,可没想到,却被肯特郡来的爵士夺走了芳心。他们确实登对极了,可惜,如今爵士的称号都无人继承……”

    爱杰顿夫人的声音逐渐减小,好似无比地惋惜。

    安妮心头窝着一团火。眼前的爱杰顿夫人不是她可以轻易得罪的人,她是未来的公爵夫人,而安妮只是一个小小的爵士之女,她如果言行有失,说不定第二天伦敦的社交界就要传起对罗辛斯不利的流言。

    正在这时,楼梯传来了咚咚咚的奔跑声,一个和乔治安娜差不多年纪的女孩儿冲进了客厅,扑在了爱杰顿夫人的怀中,斜着眼打量着对面沙发上的客人。

    安妮见她的容貌与爱杰顿夫人有六七分相似,想来就是艾伦的妹妹,爱杰顿小姐了。

    爱杰顿小姐嘀嘀咕咕地冲着母亲撒娇。忽然,她死死地盯着安妮的奶白色真丝长裙,大叫道:“就是这个!就是这个!妈妈,我也想要这样的裙子!玛丽也有一条,她说是他哥哥送给她的。”

    “那就让露西给你做一条,安妮,这又不是什么难得的款式,还值得你这样?”爱杰顿夫人宠溺地捏了捏她的脸。

    安妮挑了挑眉,没想到爱杰顿夫人居然给她的女儿也取名为安妮。

    “露西说她买不到这个布料!”爱杰顿小姐气呼呼地说,她眼睛转了一个骨碌,瞪着安妮,“——嘿!你的衣服是在哪里买的?快告诉我!”

    “这位是安妮·德·包尔小姐,小安妮,注意你的礼貌。”爱杰顿夫人轻描淡写地说道。

    “见鬼!她怎么能叫安妮?她怎么能和我用同一个名字!”爱杰顿小姐瞪大了眼睛,仿佛被粘上了什么脏东西一般大叫。

    安妮心平气和地说:“是啊,爱杰顿小姐,这真是个好问题。我有幸比您早了几年占用了‘安妮’这个名字,不过我想,爱杰顿夫人为您取这个名字一定有她的用意。”她停顿了一下,见爱杰顿夫人果然不自然地抿了抿嘴,继续说道,“话说回来,我还挺喜欢这个名字的,又好记、又好听。您如果不愿意和我用同一个名字,不如……”

    “露西,你还在门口干什么!”爱杰顿夫人的怒叱打断了安妮的未尽之语,“还不把小姐带回房间?这个时间,她的课程要开始了吧?”

    爱杰顿小姐立刻哼哼唧唧了起来,一会儿肚子疼,一会儿头疼。爱杰顿夫人拿她没办法,脾气很快就泄了下去,爱杰顿小姐又在她的耳边嘀咕了一阵,时不时拿眼睛瞟着安妮,爱杰顿夫人紧皱着眉头,只好看向了安妮,说道:“德·包尔小姐,您的裙子上的花纹十分罕见,我的小安……女儿十分喜欢,您看?”

    “那可不行!我的衣服小安妮怎么穿得下!”安妮故作惊恐地连连摆手。

    爱杰顿夫人脸色一黑。

    “不过,这块料子确实难得,我手上所剩余的也不过只够做一件短衫了……”安妮话锋一转,端起了茶杯,发现里面已经没有水了。

    女仆露西立马殷勤地为她倒了一杯红茶。

    “您既然有这个料子,就一定知道在哪儿可以买到吧?德·包尔小姐。”爱杰顿夫人不得不为在她小女儿闪闪发亮的眼神中软下了态度,“我当然不会横刀夺爱,一块布料的钱我还是出得起的。”

    安妮沉默地喝了两口茶后,看着焦急万分的爱杰顿小姐微微一笑,说道:“这是菲利克斯纺织厂的新货,不过与他们对外售卖的不同,这种特殊的纹路只有俱乐部的会员才能购买。半个月前我在聚会上见到罗素公爵小姐时,她就已经穿上了,实在是光彩照人!”

    “这个俱乐部……”

    “当然,是介绍邀请制的,您难道不知道不死鸟俱乐部吗?我以为伦敦的贵族夫人们都已经是……抱歉,是我唐突了。”安妮故作惊讶地张嘴看着她。

    事实上,这是安妮临时起意想出来的新花样。纺织厂的主管已经给一部分贵族夫人们送上了新品,而眼前的爱杰顿夫人却并不知晓……看来,这位夫人并没有受到贵族夫人们真正的认可。

    安妮对伦敦的情况知之甚少,但是完全可以通过纺织厂主管的态度获悉这里的弯弯绕绕。

    爱杰顿夫人脸上不自在地划过了些许尴尬,微微泛红。

    安妮恍若未见,漫不经心地说道:“您说巧不巧,我刚好有一份邀请函还没有送出去……”她的话音未落,旁听的爱杰顿小姐一下子跳了起来,期待地看着她的母亲。

    爱杰顿夫人的喉咙滚了一滚,终于从嗓子里挤出了声音:“德·包尔小姐,那封邀请函……您可以提任何条件,只要我能满足。”

    艾伦被送回了房间,他的父亲和费茨威廉伯爵、达西从书房里出来时连连道谢,态度诚恳。安妮听到了他们越来越靠近的声音,果断结束了和爱杰顿夫人的谈话,站了起来。

    “这位就是我的外甥女安妮·德·包尔。”费茨威廉伯爵向爱杰顿先生介绍道,“您与其感谢我和达西,不如向她道谢、向罗辛斯庄园道谢。”

    “德·包尔小姐,实在是太感谢……”爱杰顿先生立刻看向了安妮,作势要行一个绅士礼。

    “爱杰顿先生,您不必这样客气。”安妮向他行了一个标准的屈膝礼,“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都不会放任一个身受重伤的绅士不管的。在平安夜,在上帝的指示下,我只不过是尽了做人的本分。”

    爱杰顿先生对安妮的进退有度大加赞赏,直道她遗传了先父的正直、善良的品性。这些话在圣诞前的宴会上,安妮已经听了无数次,熟练地和他打着太极,互相吹捧。爱杰顿先生爽朗地大笑,却没有注意到妻子异样的神情。

    安妮看向了费茨威廉伯爵,只见他冲自己微微摇头,便咽下了询问艾伦莫名出现在肯特郡的原因。

    一番交谈后,安妮适时地提出自己对伦敦的街道很感兴趣,费茨威廉伯爵接话,表示他已经答应了外甥和外甥女要带他们一览伦敦的风情。

    爱杰顿先生便知情识趣地结束了谈话,一直送他们到了大门口。

    安妮坐在马车上,街道的拐角处时回头,尤看见爱杰顿先生站在原地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

    费茨威廉伯爵说要带他们在伦敦街上逛逛只是个幌子。他一到中心街道,就抛下了两个晚辈,给安妮扔了一个钱袋后,便兀自潇洒地进了银行。

    安妮和达西四目相对,一时无言。

    “……我带你在街上逛一逛买些东西吧,既然舅舅好心地给你留了零花钱。”达西翻身下了马,把马匹和马车交给了车夫,让他在不远处找一个地方等着。

    安妮不等他伸手作势要扶,提着裙子从马车上跳了下来。

    这是一条不宽不窄的街道,是中心大道的支路。安妮走在马路边,数着路牌上的号码。墙壁上张贴着笔触夸张的漫画角色,多数为英国的勇士执起利剑、抵御外敌的画像。安妮不禁有些感慨,在罗辛斯庄园与世隔绝时,战争的气氛仅仅停留在几乎无人阅读的书籍上。而在这儿,似乎随处可以在满墙的漫画下感受到暗潮涌动。

    待她数到了第28号的门店时,抬头望去,硕大的标牌上写着“菲尼克斯”的花体字。

    达西在她的身后伸出了手,推开了店门,清脆的铃声响起。

    “欢迎光临,小姐。”热情的招呼声在柜台后响起,一张精明商人的脸缓缓抬了起来,眯着眼睛望向了门口,他的身后,是色泽亮丽的卷卷布料,在并不明亮的室内都折射着光泽。

    店里还有其他的客人,在另外的柜台前,听着店员的介绍,流连忘返。

    店长腿脚麻利地从柜台后绕出,殷勤地招呼着客人——身着精致淑女服饰的安妮。

    安妮认真地听着他一一介绍柜台上的新品布料,达西挑剔地站在一旁不发话,只盯着那店主的一言一行。

    “恕我直言,先生。这些布料我没有看上眼的。”安妮直接地否定了他的推销。

    “当然,当然!”店长立刻转身,从柜台底下的柜子里捧出了一个匣子,“您穿着这样的衣服,一定看不上店里摆放的这些布料。小姐,我敢保证,您一定会对这些感兴趣的。”

    “上帝啊!多么美妙的织花!”惊叫声从安妮的背后响起。

    安妮回头望去,只见另一个柜台前的一大家子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她的身后。这家人十分惹眼,一对乡绅夫妻带着五个女儿,个顶个的漂亮,最小的还被抱在怀里,简直就像一个洋娃娃。

    “简!你瞧,这块茶红色的料子多么衬你的金色头发!”与安妮年龄相仿的那位姑娘闪烁着明亮的大眼睛,视线黏在了木匣里的碎布上。而她的母亲已经兴奋地叫了起来,伸出了手想要翻动匣子里的样品。

    “利兹!妈妈!”简羞涩地瞅了一眼正在打量她的安妮,“这块布料是这位小姐先看中的,我们……”话音刚落,她的妹妹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后退了一步。

    达西皱起了眉头,靠在柜台上冷冷地看着这不请自来的一家人。

    tbc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