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子

推荐阅读: 沈姝傅慎言   交换游戏小说   一切如旧亦如初白玖月沈燿   无敌小刁民   谁言情深不悔贺梓凝霍言深   丑女逆袭夏乔司御北   楚月潼轩辕暝   顶级狂龙   重生狂妻,大佬宠上天  

    进入腊月之后,年味儿越来越浓。家家户户都喜气洋洋,开始布置院子,粉刷院墙。

    苏家亦是早早就准备了起来,只是作为家主的苏常安和魏氏脸色都不太好看。

    魏氏又一次在苏常安面前数落苏锦瑶,道:“你看看,这都快过年了,你那好女儿还不回来!”

    “当初多少人来追捧咱们,现在又有多少人在背地里看笑话?”

    “苏锦瑶她但凡心里还有一点这个家,有一点你这个爹,都不会让你这么难看!”

    苏常安垂着头,看不清脸上神色,但短短几个月,头上的白发又多了不少。

    他坐在那里不言不语,这副模样让魏氏越发气恼。

    “你到底有什么对不起她的?秦氏当初就是自己病死的,是她自己病死的!跟你我都无关!你愧疚自责什么?”

    “她在床上躺了大半年,原本早就该死了,是你请尽名医吊着她一口气才让她多活了几个月!”

    “你能做的都做了,就算没有那日的事,她也早晚都要死!你为什么就是想不明白呢!”

    这话她显然不是第一次对苏常安说了,但苏常安却恍若未闻,仍旧只是低着头。

    魏氏气的胸口憋胀,怒道:“你现在就派人去接苏锦瑶下山,现在就去!”

    若是连过年苏锦瑶都不回来,那他们苏家可就真要沦为全京城的笑柄了。

    闷头坐在那的苏常安终于动了动嘴角,说出的话却险些把魏氏气晕过去。

    “要去你自己去,我不管。”

    魏氏上一次去请苏锦瑶,人没能请下来不说,还被打了一巴掌,自然不肯再去。

    可她实在不想被京城众人看笑话,便派了几个下人去归元山,让他们说是苏常安请她回去。

    苏锦瑶没有理会,秋兰却气不过,嘲讽了几句。

    “这都七年了,怎么之前不见苏家请我们小姐回去过年,今年倒想起来了?”

    下人讪讪地笑,连句解释的话都不知该怎么说。

    秋兰冷哼一声把人打发走了,转身回屋时心里却也在想这件事。

    她对苏家人虽然不喜,但其实也盼着苏锦瑶能早日下山,回到京城去。

    这山里就算景色再好,毕竟人烟稀少。

    他们下人偶尔还会抽空去京城走一走,或是回老家看看,小姐确是实实在在在这住了七年,除了头两年曾偶尔下山,后来这些年就哪都没去过了。

    她盼着苏锦瑶能回到京城过正常的生活,而不是孤零零的自己一个人,在这山上孤独终老。

    苏锦瑶正在房中练字,她现在已经不再是只练一个静字,而是开始抄书了。

    她看书不挑,抄书也是,不会专门去抄写诗词歌赋或是佛经道法,而是最近看什么便抄什么。

    数年未曾动笔,她手腕的力道有所松懈,只能靠勤加练习才能补回来。

    秋兰走过去,打量着她脸上神色,见她写字时下笔流畅,心情应该也还不错,便试探着问了一句:“小姐,今年过年……要不要回京城啊?”

    苏锦瑶握笔的手顿了一下,片刻后才道:“看看吧。”

    秋兰原本只是试一试,没想着她真能答应。

    此刻见她虽未应下,却也没一口驳回,顿时高兴起来,等楚毅再来时便撺掇他去劝苏锦瑶回京。

    楚毅自然也是希望苏锦瑶能够回到京城的,这样他就每日都能看到她,而不是现在这样要隔三差五抽空上山才能见她了。

    除此之外,他还有一点不便明言的私心。

    “今年是陛下入京后过的第一个年,京城特别热闹,小姐可以去看看。”

    “大楚跟大梁还是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的,旁的不说,铺子里的各色物件就比往年多了很多,有不少大梁从前没有的稀奇物件。”

    “小姐喜欢哪个就跟我说,我那里有很多陛下的赏赐,肯定都比外面铺子里的要好。”

    “我那宅子也是陛下赏赐的,里面有个花园,特别好看,在京城是数一数二的,小姐有空可以去瞧瞧。”

    他说到后面意图越来越明显,声音也越来越小,期待又忐忑地看着苏锦瑶的脸色。

    苏锦瑶从书册中抬头,眼尾扫他一眼。

    “是想让我瞧瞧,还是想让我住下?”

    楚毅抿唇,喉头滚动一下:“小姐若是愿意……”

    “不愿。”

    苏锦瑶直接回道,又低头继续看书去了。

    虽然已经料到她不会轻易答应,但楚毅还是有些失望,肩膀跟着一垮。

    不过失望归失望,他其实也明白,如果现在苏锦瑶就搬到他府上,确实不大合适。

    两人还未成婚,若是这时就住在一起,难免又有人背后议论。

    他打起精神,又道:“那我给小姐买座宅子吧?我隔壁那座宅子就很不错,叫茗芳苑,就是从前的唐家,现在换了主人了。”

    “我看了好久,这宅子没人住,只有些下人进出,估摸着是家里的主子之前怕京城有危险,搬走了,现在也没回来。”

    “他们若是已经在别处安定下来了,那这宅子没准就不要了,正好我买下来给小姐住。”

    苏锦瑶再次抬头,饶有兴致地看他一眼。

    “茗芳苑?你的将军府在它隔壁?”

    “是啊,”楚毅道,“小姐以前去过唐家,应该还记得那个院子,全京城最好的宅院就是那了。”

    楚毅方才说自家花园在京城数一数二,认真说起来也就能排个第二,第一非唐府这个花园莫属。

    据说唐府和他现在所住的将军府在百余年前本就是同一座宅子,是当时南朝最受宠爱的一位公主的府邸。

    后来改朝换代,大梁太祖皇帝觉得这公主府占地太大,太过奢靡,就将其一分为二,分别赏赐给了两位臣子,其中之一就是唐家先祖。

    公主府中有两处园子,一大一小,大的这处分在了唐府,也就是如今的茗芳苑。

    苏锦瑶笑了笑,对他道:“那你去看看吧,能不能买下来。”

    楚毅一听,觉得她心中有所松动,回京过年的希望又大了几分,立刻道:“我今天回去就问。”

    他说到做到,当天提前两个时辰下山,亲自去茗芳苑,找了留在宅子里的管家,说想把这宅子买下来。

    谁知管家却奇怪地看了他几眼,之后回绝了,说是这宅子是主子专门留下的,不卖。

    任凭楚毅如何说,管家也是同样的话,这座宅子主子绝对不会卖。

    楚毅在苏锦瑶面前信誓旦旦地说要把这宅子买下来送她,转眼却被泼了一盆冷水,很是不悦。

    他以前是下人,没什么银两,能送给苏锦瑶的东西很少。

    如今好不容易有了地位有了钱,想送苏锦瑶一座宅子,结果却买不来。

    楚毅沉着脸离开,又磨了好几天,实在磨不动,只能垂头丧气地上了山。

    他上山时苏锦瑶又独自带着阿黄去散心了,楚毅这次知道了地方,直奔那处悬崖而去。

    走到那处山石旁,见阿黄果然趴在这里,他就知道苏锦瑶一定也在。

    可是等他穿过小路,来到那处宽阔的空地上时,却没见到人。

    楚毅心中一紧,赶忙走到崖边往下看了一眼,见苏锦瑶坐在下面那处平台上,这才松了口气。

    那日第一次来这时,他注意过上面铺着的稻草。

    那些稻草显然不是新铺上去的,而是有一阵子了,说明苏锦瑶以前就来过这,而且像那日那般,曾经往下跳过。

    楚毅后来回想,他刚来时苏锦瑶其实并没有站在这处铺有稻草的平台边,而是站在另一头。

    是后来他过来了,她才慢慢地走到这里。

    那他没来之前,她站在那是想做什么呢?她是不是曾经无数次来过这,想过要跳下去?

    楚毅很是后怕,所以回去后让人抓紧再查秦氏的死因,想将她患上心疾的前因后果了解清楚,可惜到现在也没结果。

    他想问苏锦瑶,却又怕刺激到她,一直也不敢问。

    楚毅从崖边跳到那处平台上,坐到苏锦瑶身边,道:“小姐在看什么?”

    苏锦瑶听见上面的动静就知道是他来了,此刻动也没动,仍旧那么坐着,两条腿挂在悬崖外。

    她没回答楚毅,而是笑着问了一句:“那宅子你买来了吗?”

    楚毅嘴角一抿,只能答道:“没。”

    那老管家也太不近人情,不管他怎么说,给多少银子,就是不卖,连问都不肯问自家主子一声。

    “我西边那座宅子其实也不错,”楚毅道,“虽然小了点,但如果和另外一座宅子一起买下来,把院墙打通,就跟我现在的将军府差不多了。”

    “我让人问过了,其中一家愿意卖,另一家说是得问问,很快就能给我答复。等他们回信儿了,我就把这两座宅子一并买下来给小姐。”

    苏锦瑶轻笑:“看来你这些年攒下了不少积蓄。”

    京城寸土寸金,就算因为之前梁楚交战,掉了些价,如今也差不多该涨回来了,他却说买就买,还一买就要买两座。

    楚毅笑了笑:“还好,都是陛下赏赐的,我平时又不怎么用。”

    苏锦瑶却两手撑在地上,往后仰了仰,道:“不必了,我自己有宅子。”

    楚毅一怔:“有宅子?在京城?”

    “不然呢?”

    苏锦瑶笑看着他。

    楚毅脸上没忍住露出失望之色,回过神后忙遮掩过去,笑道:“那……挺好。不知小姐的宅子在何处?”

    “你想在哪?”

    苏锦瑶笑问。

    自然是在我隔壁。

    楚毅心里想着,但也知道这不可能,只好道:“在京城就好,都挺近的。”

    他隔壁两座宅子,一座茗芳苑,说什么也不肯卖。另一座有人住着,肯定不是苏锦瑶的。

    但不管怎么说,只要回了京城,好歹比这归元山近多了,大不了他回头再在小姐隔壁买一座宅子就是了。

    楚毅这么想着,心里便又高兴起来,想起什么,从怀里掏出一个荷包,荷包里装着一串茉莉花。

    这串茉莉花用细绳串在一起,可以戴在手腕上,像镯子一般。

    他把茉莉花穿成的手钏递过去,道:“我以前打仗的时候,在有个地方见那里的妇人戴这种用花串成的手钏,觉得很别致。当时就想,若是小姐戴着肯定很好看。”

    “正好我府上花房中的茉莉花最近开了,我搬了几盆来,另摘下来一些,串了一串,还望小姐别嫌弃。”

    苏锦瑶接过那茉莉花串,放到眼前看了看,拿近后闻到一股淡淡清香。

    她抬头看向楚毅,问:“为何选茉莉花?”

    声音轻缓,拉长了语调,眼含深意。

    楚毅脸上一红,情不自禁地想起那日在房中的事。

    染着茉莉香气的枕头,轻抚在他耳边的柔软指腹……

    他支吾着不知如何作答,就见女子伸手把那串茉莉花又交还给了他。

    他还以为她是不要,正难过,就见对方伸出手来,道:“戴上。”

    楚毅心头一跳,眼中漫上欢喜,拉起她的手,亲自把这串茉莉花戴了上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