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 章

推荐阅读: 沈姝傅慎言   交换游戏小说   一切如旧亦如初白玖月沈燿   无敌小刁民   谁言情深不悔贺梓凝霍言深   丑女逆袭夏乔司御北   楚月潼轩辕暝   顶级狂龙   重生狂妻,大佬宠上天  

    看到庄浑回来,容祁漠不关心地收起剑,准备去柴房烧水沐浴。

    转身之际,他在窗棂旁边看到一个熟悉的白玉药盒。

    容祁不动声色地将药膏收进袖子里,将剑放回屋中,没跟庄浑打招呼就转身去了柴房。

    庄浑今天与人比武输了,正憋了一肚子气,找不到地方发泄。

    他冷哼一声,面部狰狞,把容祁今日刚修好的窗户重新打破了,“碍眼的废物东西。”

    想到容祁不能修炼,庄浑恶从心起,故意进屋把他的东西踢得到处都是。

    反正容祁是个废物,就算再生气,又能拿他怎么办?

    一通发泄之后,庄浑总算觉得心里的气消了不少。

    容祁身上因为练剑出了一层汗,被寒风一吹,弟子服贴在身上,寒意刺骨。

    他加快脚步走去溪边,用石头敲开冰面,盛出满满一桶水,挑到柴房。

    狭窄逼仄的柴房几乎无人过来,容祁熟练地生火烧水,待水热后,逐渐褪去自己的衣衫。

    热气氤氲,白雾缭绕。

    看到身上那些丑陋的天罚印记,容祁眼中浮现出浓浓的冷鸷和恨意。

    早晚有一天,他会将那些人加注在他身上的这一切,以千百倍奉还。

    容祁快速将自己清洗干净,套上干净的中衣。

    用布巾随意擦了擦头发,容祁打开与上次一样的白玉药盒,只不过这次里面装的不是疗伤药,而是化瘀膏。

    低眸犹豫片刻,他最终还是伸出手,挖出一块质地温润的药膏,涂在身上的淤青处。

    若是那人真的想害他,早有无数次机会,没必要费心机在药里下东西。

    冷白胜雪的皮肤上,锁骨和胸口的淤青看上去触目惊心,白色药膏涂在身上吸收得很快,立刻就有清凉感遍布全身。

    容祁面无表情地涂着药,昏黄的烛火摇曳间,他忽然陷入了短暂的怔愣。

    过往那些黑暗泥泞的日子里,从未有过这样一个人,默默陪在他身边,护着他,领着他前行。

    容祁曾想过,如果他不是天生不祥的废物,或许也会有疼爱他的家人长辈。

    娘亲慈爱温柔,父亲严厉稳重,他们会一同牵着他的手,指引他磕磕绊绊地走在人生路上。

    可惜,他从出生起,就注定了永远得不到温暖。

    更不会有这样一个人,在他人生中扮演这样的角色。

    那人为何会帮他?这样的帮助又能持续几时?

    窗子缝隙漏进来一阵寒风,窗纸发出细微的声响,烛火摇曳了几下被吹熄。

    柴房里陷入浓到化不开的黑暗,伸手不见五指。

    容祁长睫颤了颤,渐渐回过神。

    他最近定然是太累了,才会有这么多乱七八糟的想法。

    那人或许只是看他可怜,所以一时兴起想要帮他,又或许是对他有所图谋。

    可不管那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他连那人的身份都不知道,根本都什么都做不了。

    既然如此,这些妄念只会扰乱他的心神。

    何须多想,顺其自然,以不变应万变就是。

    容祁轻叹了口气,眼神重新恢复往日的冷沉。

    只是心湖已经被投入的石头带起阵阵涟漪,再难恢复从前的平静。

    他穿好剩下的衣服,将柴房收拾干净,回到寝所。

    看到属于自己的东西被人弄得一片狼藉,容祁面上无波无澜,平静地收拾。

    接下来的几日,裴苏苏一有时间就会去指点容祁练剑。

    抛开容祁可能是闻人缙这一点,他本人在剑术上的天赋着实不错,裴苏苏从未收过弟子,倒是对他起了几分惜才之心。

    闻人缙一生追逐至高剑道,若是他将来回归,发现剑术式微,心里定然不好受。

    裴苏苏希望能让剑修重新回到主流,便先从这个格外有天赋的容祁开始吧。

    趁着她还没离开问仙宗,正好顺便指点一下他的剑术。

    至于容祁能悟到多少,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裴苏苏每日都会在暗处出招,不停攻击容祁的破绽,逼他自己想出对策。

    想不出对策或者防不住进攻,他就要挨打。

    修习剑术不可能轻松,必须要记住挨打的感觉,将来才能免于受伤甚至殒命。

    容祁的悟性极高,裴苏苏每日都能看得到他的进步。

    在指点过程中,裴苏苏几乎从不开口,容祁也默契地保持沉默,从不多言。

    一到固定的时辰,容祁感受到暗处那道熟悉的气息,心神都会突然安定许多。

    从前他总是孤零零一个人,现如今,身旁终于有了另一个人的陪伴。

    每日的练剑,成了容祁灰暗生活里,唯一的一抹光亮色彩,也是他每天最期待的事。

    他拔出剑,开始像往常那样练习。

    寒风中,天空中卷起鹅毛大雪,黑衣少年身形利落,手中剑刃锋芒毕露,雪花还未落地便已被尽数斩碎。

    在裴苏苏用法力指引他的过程中,容祁无意识地使出了一个极其玄妙利落的招式。

    这一招看似朴实无华,很容易让人放松警惕,忽视内里蕴含的强大威力。

    裴苏苏呼吸一滞,目光顿时凝住。

    这是……虚渺剑法中的一式。

    她并没有把闻人缙独创的剑法教给容祁,完全是他自己摸索出来的。

    这世上只有她和闻人缙才会用虚渺剑法,容祁怎么会使出这一招?

    难道,他真的是闻人缙?

    裴苏苏的心跳倏然加速,明澈桃花眸亮起,生出几分热切。

    察觉到暗处传来的法力突然停下来,容祁眸含疑惑,暂时停下动作。

    他抬眸看向院子里那棵三人合抱的老槐树,虽然只能看到光秃秃的树枝和皑皑白雪,但他知道,她一定就在那里。

    半晌之后,他听见一道清冷柔和的嗓音:“不错。”

    不知是不是错觉,他从这道声音中,听出了浓浓的怀念和怅然。

    这是她第一次夸奖他。

    也是练剑以来,她第一次主动开口。

    容祁如画的眉眼温和了一瞬,又很快恢复冷峻。

    只是他再怎么故作淡然,眼中的亮光却骗不了人,像个得了大人夸奖的孩子。

    之后,裴苏苏借助法力,继续在暗处指点了他半个时辰。

    察觉到不再有法力传来,容祁便知道,今日的“授课”已经结束了。

    他尽力忽略自己心中升起的那点不舍,对着裴苏苏的方向抱拳:“多谢前辈指点。”

    “后山东南方向,生长着一种淡蓝色的疾星果,服下后有锻体的效果。你若是想快速提升实力,可以去寻一颗服用。”

    还不等容祁回应,就感觉到暗处的人已经毫不留恋地离开了。

    他想问她为何帮助自己,也想问她的身份,可稍一踌躇,最后没有来得及问出口。

    容祁墨眸出神地望着她离开的方向,心神微动。

    疾星果。

    他曾在龙族的典籍上,看到过这种果子。

    疾星果极其稀有,服下之后可以大幅度提升修士的体质。

    问仙宗后山上居然有疾星果?

    虽然不知道那人为何帮助自己,但可以肯定的是,她的修为很高,若她想害自己,完全不需要大费周章。

    既然那人特意说了,到底有没有疾星果,他前去一看便知。

    离开容祁的院子,裴苏苏叫来山上的小妖,让它们帮忙在后山东南方向,找一片适合疾星果生长的地方。

    “大王,可是后山灵气匮乏,并没有疾星果。”

    “无妨,找一片阴凉背光,雨水充沛之地便可。”

    很快,小妖们就找到了一片符合条件的地方,领着裴苏苏过去。

    这附近有一棵足有数十人合抱的古树,树根盘虬卧龙,光秃秃的枝条垂下,长得倒是跟疾星果树很像。

    裴苏苏从芥子袋里拿出一枚果子,用法术挂在树上,然后用幻术稍微改变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看上去便像是真的有疾星果生长于此了。

    裴苏苏也不想如此大费周章,谁让容祁防备心太强。

    容祁若是没听说过疾星果,随便在门派里找一本灵果图鉴,便能知晓这种果子的外形和效果,也会知道这种果子对身体无害。

    但如果直接把果子拿给他,他定然不会服用。

    所以她只能通过这种迂回的方式,帮他改善体质,尽快达到施展验魂术的要求。

    弓玉快要抵达问仙宗了,引魂丹也已经炼制完成。

    万事俱备,只等容祁体质提升上去,便可以施展验魂术,验证他究竟是不是闻人缙。

    做完这一切,裴苏苏才回到住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