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虾,我们走

推荐阅读: 沈姝傅慎言   交换游戏小说   一切如旧亦如初白玖月沈燿   无敌小刁民   谁言情深不悔贺梓凝霍言深   丑女逆袭夏乔司御北   楚月潼轩辕暝   顶级狂龙   重生狂妻,大佬宠上天  

    “卧槽……”

    盛炀脸色骤变,就要往房间冲,时音音一个摘星手,把他头顶的假发留下来。

    盛炀戴着发网冲回房间,就像一个抢银行半路逃窜的匪徒,说不出的惊慌,哐当带上门,裙子飞扬。

    时音音连忙把假发套自己头上,迅速整理。

    脚步声越来越近,时老爷子已经在上楼了。

    “爷爷!”时音音迎过去。

    “哎~我带了八宝鸭、佛跳墙、翡翠虾仁、甜酒酿……”时老爷子提着保温箱,过来送好吃的。这边也安排了厨子,年纪还轻,譬如佛跳墙这样的大菜,做得不够老练。

    “爷爷坐这。”时音音扶着爷爷坐下。

    “我刚刚好像听到了羊羊的声音,怎么一上来,人影就没了?”

    “他在房间。”

    “今天不是周一吗?羊羊没去学校上课?”时老爷子起身,走向盛炀的房间。

    “等等……”时音音连忙跟上。

    盛炀正在慌慌张张换衣服,本来穿上去就不太熟练,一着急,脱得更慢了。这要是被爷爷看到,那就完了。

    上衣是白衬衫,扣子有些紧,不好解,一着急,盛炀大力一撕,扣子崩掉好几个。

    他快速套上一件正常衣服,裙子还没脱,这个怎么脱来着!!!

    拉链在哪?草!

    “羊羊?”时老爷子开始敲门。

    “爷爷,等等,哥哥好像有什么事……”时音音想尽量给盛炀拖两分钟,现在就暴露,交换身份的事就会出师未捷身先死。

    “羊羊,是不是身体有什么地方不舒服?”

    时老爷子一按把手,门没反锁,自动开了。

    电光火石之间,穿着深色格纹裙的盛炀滚到床上,一扯被子,把自己卷进里面,只露出一个脑袋。

    好家伙!时老爷子只看见迅猛的残影,差点以为那是山林里的吊睛白额大虫。

    定睛一看,盛炀像个老北京鸡肉卷躺在床上,以一种生无可恋的眼神看着门口。

    “脸怎么这么红?”时老爷子一下子加速,来到床边,试盛炀额头的温度。

    “是不是发烧了?”

    “没发烧,我就是有点热……”盛炀给时音音使眼色,快把爷爷带走!

    “也不烫。”时老爷子皱眉。

    “他打游戏太激动了,爷爷我们去外面等他。”时音音搀着爷爷往外走。

    “好,羊羊赶紧起来,都快下午了,总躺在床上会发福的。”

    时老爷子叹了口气:

    “看你大舅舅都有一个小肚子了,多肥啊……”

    盛炀攥紧被子,怕自己突然噗嗤噗嗤笑出声。其实大舅舅的肚子也不是很明显,每次大舅舅穿西装的时候都会收腹,只有吃完饭才露出来。然后全家人一起盯着那个肚子,用眼神给予公开处刑。

    时音音出去时,体贴地关上门,比了一个“ok”。

    盛炀瞬间高兴起来,是不是能骑车兜风了!

    他刚掀掉被子,门又双叒叕开了!

    盛炀头皮一紧,裙子半遮半掩,两条长腿无数可藏,呼吸不能。万一让爷爷看到这窒息的一幕,后果不堪设想……短短几秒内,盛炀差点社会性死亡!

    等他有勇气看过去时,发现是时音音在探头,她竖了一个大拇指,口型示意——

    我、哥、真、棒!

    盛炀一口老血憋在心里,她是魔鬼吗?

    时音音一定是魔鬼吧,不,她是大魔王。

    等盛炀换好衣服出来,时音音已经把饭菜摆好,招呼他过来吃饭。盛炀顿时沦为无情的干饭机器,一口接一口,吃了个爽。

    时老爷子来之前已经吃过,坐在一边看电视。

    “这电视剧是哪个公司拍的,好家伙,手撕鬼子,土炮炸飞机……”

    “真是辣眼睛,我看看导演是哪个龟儿……”

    时老爷子看着导演那行名字是——时安,话音一顿:

    “是铁柱啊,那没事了。”

    “小舅舅拍的电视剧其实也挺好的……”时音音替不在这里的小舅舅挽尊。

    铁柱是二舅舅时安的小名,即使现在时安已经功成名就,是全国名导,也没摆脱老父亲爱的小名——铁柱。大舅舅时康的小名不相上下,叫铁牛。

    盛炀默默在心里的小本本上记,二舅舅,时铁柱。

    时老爷子维持着地铁老人看手机的表情,酝酿几次,才夸奖道:

    “确实还不错,至少炮声很响,像个抗日剧。”

    阳光温暖,微风徐徐,电视剧放得很热闹,轰炸声不断,十分和谐。

    时音音吃饭很慢,总是认真在尝食物的味道,仿佛这是个很美好、非常值得珍惜的过程,盛炀完全就是个小火车,只知道狂吃狂吃。

    盛炀吃饭的样子很狂野,总让人怀疑他以前是不是从来没吃饱过。时音音吃饭有些奇异的隆重感,就像在吃人生中最后一餐。

    时老爷子暗中观察,心中感叹,要是俩孩子吃饭的速度中和一下就好了。

    “爷爷,我们明天就去上学了,以后就在学校吃。”

    “好,爷爷周末的时候再来。”时老爷子见他们俩相处得挺好,暂时安心,又转头看向盛炀:

    “羊羊,要好好上课,要是成绩进步,爷爷实现你一个愿望。”

    “好!”盛炀点头,其实心里不太热切。成绩进步是不可能进步的,这辈子没有办法让爷爷兑现那个愿望了。

    等时老爷子离开,盛炀总算松了口气,瘫在沙发上:

    “吓死我了。”

    “都怪你,也不拦着爷爷。”

    “下次一定拦着。”时音音把钥匙放在盛炀眼前晃了晃。

    盛炀眼神不知不觉被带偏,一会儿向左看,一会儿向右看。

    “不能骑远,只能在门口玩。”

    “好。”

    盛炀接过钥匙,等时老爷子走远,立刻下楼。

    老婆,我来了!!!

    钥匙已经到了他手里,还不是想去哪里去哪里,这就和老婆远走高飞!

    再见了时音音我就要远航!

    “头盔。”

    盛炀还没发动,时音音追上来。

    盛炀为了不让妹妹失望,特意把脑袋伸过去。

    虽然戴头盔不太帅,戴着也挺好,可以挡风,否则骑太快,风会吹痛眼睛,或者吹来一些灰尘细沙。

    时音音一个跨坐,坐在盛炀身后,把头盔给他戴上,拍了两下。

    “皮皮虾,我们走。”

    “你也去啊?”盛炀本来想骑到小弟们面前爽一爽,现在带着时音音,就不太合适了。

    “我不能去?”时音音早就看穿盛炀的小九九,呵,别想一个人出去浪。

    “我骑车很烂的,会摔的,快下去。”盛炀语气温和许多,就像一个关爱妹妹的好哥哥。

    “我不怕,要是你不会,我带你也可以。”

    “算了算了,真麻烦。”盛炀放弃了骑出去的念头,老老实实在别墅区转了一圈,感觉一切变得索然无味。

    速度至少要八十迈,这样慢吞吞开来开去有什么意思,还不如去玩碰碰车。

    “已经是第五十一圈了,你不会还想骑吧?”时音音戳了一下盛炀的背。

    “啊,我还没骑多久……”盛炀后知后觉,依依不舍地开回车库,然后眼睁睁看着时音音把钥匙收了起来。

    “我能不能自己保管?”

    “不能。”时音音面无表情。

    “好吧。”盛炀很丧,随手往时音音头上揉了一把。果然不管在哪里都会被管着,真令人头秃。他还想再接再厉把时音音头发揉成鸡窝,被时音音踩了一脚。

    “嘶——”

    盛炀垮着脸回房间,踢到衬衫上落下来的纽扣,这个怎么补上去?

    他往外嚎了一嗓子:“时音音,你会缝衣服吗?”

    “不会。”

    “那我扣子掉了怎么办?”

    “缝回去。”

    “我不会——”盛炀心想,妹妹是女孩子,应该心灵手巧、乐于助人……

    “不会就百度。”时音音冷淡的声音传来。

    “……”盛炀一头栽倒在床上,更丧了。心想,她没有心,她只把我当成工具人。

    盛炀咬牙切齿,开始百度怎么缝扣子。

    没有困难的工作,只有努力的盛炀!

    等他学会了,就能自己把扣子缝上去。总有一天时音音的扣子也会掉,到时候时音音必须叫他一百声哥哥,他才会帮时音音缝扣子!

    有这么当妹妹的吗,实在是太过分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