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章

推荐阅读: 沈姝傅慎言   交换游戏小说   一切如旧亦如初白玖月沈燿   无敌小刁民   谁言情深不悔贺梓凝霍言深   丑女逆袭夏乔司御北   楚月潼轩辕暝   顶级狂龙   重生狂妻,大佬宠上天  

    约瑟芬小姐要跟父母谈的是家里黑奴的赎身问题。美国实际早就已经有渐进赎买式解放黑奴的做法了,标榜“废奴主义”的美国北方各州都是采取渐进赎买式方法解放黑奴的,黑奴成了自由民,进入各行各业,但仍然是底层人民。南方各州无法采用渐进赎买式方法的原因是因为种植园的大量存在,田里做活的农奴价格稍低,但一个身强力壮的黑奴至少也在500到800美元之间,认识字的黑奴不分男女1000美元起步,漂亮的混血女黑奴甚至可以卖出5000美元。

    佐治亚州最多见的是棉花种植园,再往南边去是甘蔗种植园,棉花是南方各州最重要的经济作物,出口到英国,纺织成棉布后再返销北美。甘蔗则是生产蔗糖的原料,这两种经济作物都需要大量人力来耕作、收获。

    公认一位有修养的种植园老爷应该让他的奴隶吃饱、睡好,还要给他找个妻子,结婚生子,周日放假,让他们能携妻带子上教堂感受主的光辉,做一个正直本分的奴隶,因为这是上帝为黑人在人世间安排的位置。白人是高贵的,黑人注定就是低贱的,应该感谢白人老爷的恩赐。

    约瑟芬当然不信这一套,这是白人奴隶主发展出来给黑人奴隶洗脑的一套。面对即将必定要到来的内战,她得让罗毕拉德家尽可能的保有财产。

    美国内战给南方各州带来的最大痛苦除了战争和死亡,还有私有财产的粗暴掠夺,南方战败后,林肯政府宣布立即无偿解放所有黑奴,而付出了金钱购买黑奴的南方奴隶主一个子儿的补偿都没有拿到,黑奴越多,破产的越彻底。

    这也是为什么原著里斯嘉丽居然要连波琳姨妈和尤拉莉姨妈的生活都一并负担起来,按说波琳和尤拉莉都是有产阶级,有房产有农场有黑奴,战败后黑奴没了,房产可能除了自住的也都没了——还要交重税——战争带给普通民众的是困苦的生活,哪怕她们一个指头都没打过家里的黑奴,但,奴隶主就是原罪。

    既然黑奴在不远的将来都会被动获得人身自由,不如现在就让他们自己拿钱赎身好了。

    约翰听她这么一说,眼睛都瞪大了,连连摇头,“不行不行,你这是在哪里听来的胡言乱语?”

    约瑟芬很有耐心的解释:“咱们的议员在华盛顿能说得上话吗?要是总统一定要颁布解放黑奴的命令怎么办?”

    “他是北方佬的总统,管不到我们佐治亚!”

    “我们南方总不可能脱离邦联独立吧?”

    “要我看呀,我们还是要独立的。”查尔斯随意的靠在沙发上,“到时候我准会骑上咱们家的马,好好揍一顿那些狂妄的北方佬!”

    约瑟芬侧目,“我不知道你居然是这么无知的人。”

    “怎么了呀?我的骑术很好呢。”

    “先别说打仗的事情,就说说黑奴吧,渐进赎买式有什么不好呢?谢尔顿和波西他们都是这么赎身的,田里做活的按照6年到8年,室内奴隶4年到6年,他们4个跟我去法国,早就满了6年。”

    约翰皱眉,看着妻子。爱弥儿也皱眉:法国人也不是没有黑奴,只是不像美国南方州这么普遍,她结婚20多年,也早已习惯有黑奴的生活了。

    “让他们成为自由民,然后以雇佣的形式,支付薪水雇佣他们,他们的工作范围大体不变。”

    “那是什么意思?就是说,什么都没变,但他们成了自由民,而我还得付钱雇佣他们?我的好女儿,这笔账可不怎么精明。”

    “可要是解放黑奴的总统命令或是法律下来,这么多黑奴你可一分钱都拿不到了。可以把家里的黑奴分为几档,像嬷嬷那样的,我一分钱也不要她出,只要你们同意,我可以马上为她办理文件,让她成为自由民。”

    “你说什么呀?你是不想要嬷嬷了吗?”约翰责备的看着她。

    “怎么会呢?你就是拿根大棍子赶嬷嬷走,她也不会走的。她是自由民,但她还是我们的嬷嬷。”

    “那又何必这么折腾呢?”爱弥儿弄不懂女儿在想什么。

    约瑟芬还是很有耐心,毕竟你要是想说服一个从小就被黑奴围绕着、认为白人是天授人权、黑人低人一等的白人老爷,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这是一种态度,当然也是因为我需要钱,很多钱。”

    约翰惊讶的问:“你要钱干什么?我记得你的丈夫给你留下了一大笔财富,我每年都给你汇至少一万美元,你的钱哪儿去了呀?!”

    提到过世的丈夫,约瑟芬不得不适时的露出凄然的神情,“他留下的都是不能变现的财产,所以我得去纽约处理一下。是这样的,我需要家里所有的现金,我说不好会不会用到这笔钱,但现在我需要这笔钱备用。至于奴隶的赎身,这件事情必须很快就进行,最好在一年之内将家里的奴隶全都转成雇佣制的自由黑人。”

    爱弥儿有点茫然,“那家里开支会大大增加的。”

    “噢,这个我也想过了,他们不太可能全都仍然留在家里,愿意出去做事的让他们出去,愿意做手艺人的可以把家里的店铺租给他们,他们最好能有钱买下来店铺。还有家里的店铺和公寓,除了我们住的这所房子,其他的最好全卖了。”

    黑奴的赎买也许不算什么大事,但卖房子这件事情可以说震撼了其他三人。

    “什么?”查尔斯先喊了起来,“你说什么呀!”

    约瑟芬能说将来北方佬打过来,他们可能连这间祖屋都保不住吗?这种事情必须只是她一个人的秘密。

    “我不喜欢南方,太热太闷,等我处理完纽约的事情,妈妈,您陪我和维克多去巴黎过几年吧,我们应该在法国将维克多养育成一位法国绅士,您说对吗?查理去欧洲游历的时候不是一直念叨着马赛不错吗?我看马赛也挺好,是海滨,物产又丰富,我们肯定能在那儿过得很不错的。”

    爱弥儿倒是有些动心了,她看着约翰,回答女儿,“你突然这么说,我得好好考虑一下。我已经住惯了萨凡纳,这儿的人没那么复杂——”

    约瑟芬不以为然,“只要有钱,在哪里都能过的很好。”

    “那些房产将来是要留给你哥哥的。”约翰仍然皱着眉。他不知道女儿这是中了什么魔,突然想要父母放弃家里的绝大部分财产——也不是“放弃”,约翰是个古板的白人老爷,但不是笨蛋,女儿提出来的这些要求,只有一个解释:她在想办法让罗毕拉德家离开佐治亚州。

    毫无疑问,她提出的两个做法都是在尽量收拢现金、转移财产。联系南方各州议员在华盛顿的言行,罗毕拉德先生也认为,开战是迟早的事情。

    绝大部分南方种植园主、地主都对南方的军事力量和经济实力盲目乐观,而在曾经在欧洲各国游历多年的约翰·c·罗毕拉德看来,就凭经济一项,北方各州联合起来,绝对可以打得南方各州毫无还手之力。

    华盛顿不管换了谁做总统,都不会允许南方各州离开邦联独立成为“棉花国”,独立战争的时候,邦联不肯合并加拿大是因为加拿大没有什么值得争抢的土地,而南方各州可是诸多作物的产地,就是为了原料,邦联或是合众国都不会放弃南方。

    如果你是家里的老大,下面的弟弟不听话,当哥哥的会有什么办法?最简单粗暴就是揍一顿,揍到听话为止。

    这件事情,不如说是两件事情今天并没有得到满意的解决方法,约瑟芬也没有想过一下子就能说服他们,这不过是第一次尝试,等她从纽约和华盛顿回来,会再跟他们谈谈。

    查尔斯不满的嚷嚷,“家里的财产都是我的,你现在是要跟我抢吗?”

    “什么是你的?”约瑟芬妩媚的翻了他一个白眼,“有我的一半,你要是想要房子就拿去,现金归我。”

    哥哥是传统教育下长大的男人,从小就知道家里的财产都是他的,这不能责怪哥哥没有财产均分的思想,而是如此才能保证家里的财产不会被逐代瓜分。

    “父母都还很健康呢,现在说分财产还太早了。你要这么多钱干什么?”

    “家里有多少钱?”

    “银行里应该有10万吧,要是算上房产、黑奴,还有妈妈的首饰,家里的家具、古董、油画,大概总价值是40万。”

    在这个年代,能有40万财产当然是富豪了。

    “银行债券?投资有吗?我们家没有种植园吗?”

    “有的,不过不在美国,你记得吗?我们的祖母在海地暴|乱的时候逃出海地,她的父母后来去了巴哈马,在巴哈马买了好几个小岛,种着甘蔗。祖母结婚的时候带过来一个海岛,岛上的甘蔗种植园是我们家的,爸爸每年要去种植园收账。”

    约瑟芬惊讶的坐直身体,“我们家居然有个海岛?!”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