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 章

推荐阅读: 沈姝傅慎言   交换游戏小说   一切如旧亦如初白玖月沈燿   无敌小刁民   谁言情深不悔贺梓凝霍言深   丑女逆袭夏乔司御北   楚月潼轩辕暝   顶级狂龙   重生狂妻,大佬宠上天  

    看到这个墓志铭,林荷就知道自己误会了。

    刚刚那人,跟她联想到的什么坏分子没什么关系,看那身形气质加上周身自带的煞气,应该跟这位公墓底下躺着的烈士一样,都是值得让人尊重的人民战士!

    想到自己刚刚躲闪警惕的眼神和脑补的那些有的没的,林荷心下有些歉疚,想要追上去跟人道歉,可是她疾步走下山,一路赶到公交站,却再没发现那人的身影了。

    再回到棉麻厂,苗佳云已经在戴红娟那边等着了,看到林荷,小姑娘都快要急坏了。

    “你上哪儿去了?你家都快要闹翻了,你那个后妈下午家属院到处跟人哭诉你没良心,说你拿刀子绑架林文杰,还逼着他们给钱,说你抢了家里的积蓄跑了,还扬言要报警呢!”

    林荷挑了挑眉,一点也不慌乱,反问道:“哦,那他们报警了吗?”

    苗佳云摇头,这她哪里知道啊,但向翠兰在家属院到处败坏林荷的名声这却是事实,被她这么一宣扬,以后林荷还怎么做人?

    林荷已经对林家的做派相当淡定了:

    “她没说错,我确实拿了林家的钱,但我拿走的是我妈的抚恤金,名正言顺是我该得的钱,我问心无愧。”

    苗佳云顿时愣住了:“可是你爸跟你后妈那么狡猾,能把钱给你?他们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吧?”

    林荷眨了眨眼睛,狡黠一笑:“所以我用了一点小手段把他们唬住了啊,现在钱我拿到手了,只要熬过了今天晚上,明天我就坐着火车跑远了,他们又能奈我何?”

    苗佳云彻底服气了,她一直觉得自己这个好友就是个闷油瓶,哪怕被欺负也总是逆来顺受,谁知道就这么个包子,居然也有这么蔫儿坏的时候?

    但对林荷这么算计林家,苗佳云可一点都不觉得过分,反而只觉得舒爽痛快,那一家子欺负林荷这么多年,也是时候偿还点利息了!

    不过苗佳云多少还是有点担心,她觉得以林家那般睚眦必报的性子,只怕不可能会轻易地就让她得逞,想来林荷从林家拿走的钱不是小数目,那一家人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要是你那个后妈真去报警了怎么办?”苗佳云心里不太踏实,总觉得林荷想得太乐观了。

    林荷摆摆手:“向翠兰不过是心有不甘,不乐意那笔钱就这么轻易被我给拿走,所以她才会在背后这么中伤我,不过你放心,她也就只能嘴巴上面说说,真要她去报警,你看她敢不敢?”

    “而且就算她敢,我那个爹也肯定会阻止她,你知道为什么吗?”

    苗佳云摇了摇头。

    林荷讽刺一笑:“林国强那个车间副主任的岗位,靠的是我妈因公殉职才爬上去的,是市医院给我家的补偿,可如果他们报了警,我绝对会把林国强逼迫我顶替林丽丽下乡的事儿闹开,我就算骗了家里的钱,顶多也只能算是家庭纠纷,但是林国强靠踩着前妻的尸体上位,又这么苛待因公殉职的医生前妻的孩子,一旦闹开,别说在他那个位置上面升一升了,你说他那个车间副主任还能不能保得住?”

    这个年代的人,对于风评可是相当看重的,原身包子不敢惹事,这些年一直遮遮掩掩的不敢让外人知道她在林家是个什么境遇,林荷可不怕丑,只要林国强敢报警,她就敢把林家那些丑事宣扬得全世界都知道。

    “车间副主任的位置不知道多少人盯着呢,林国强在那个位置上坐得够久了,多的是想要将他取而代之的人,一旦林国强风评被害,你就等着看他被人举报吧,你以为林国强这些年在那个岗位上面就真的一点把柄都没有?他自己屁|股不干净,真要是上面听到了风声要下来调查,绝对一查一个准,他被赶下台是必然的事儿!”

    “所以,真正害怕报警的人不是我,而是林国强自己,就算向翠兰敢这么干,林国强也绝对会阻拦她做这蠢事,因为一旦事情闹大了,后果根本不是林国强能承受得了的!”

    苗佳云听得瞠目结舌,完全没想到林荷在做这件事之前居然考虑到了这么多。

    林荷是真的一点都不怕,事实证明,她的推测都是正确的,林家也就只敢在家属院闹一闹,要是真想要报警,早在她中午拿走钱的时候就已经报警了,根本不会等到这会儿还让她站在棉麻厂这儿逍遥自在。

    “不说这个了,反正等明天早上我们就走了,以后林家的事都跟我无关,爱咋地咋地吧。对了,我昨天找你嫂子帮忙,从厂里买了两大袋的碎布头,咱们趁现在天还亮着,赶紧去整理整理,分成两份咱们一人一份,明天走的时候一块儿带走。”

    说着林荷就拉着苗佳云往仓库那边赶,到了戴红娟那个小隔间里面,把她准备的两麻袋碎布都给拎了出来。

    苗佳云看林荷是真的神色淡定,悬着的那颗心也跟着落了下来,也不再继续纠结林家的事儿了,很快就跟着林荷投入到了快乐地整理碎布头的任务当中。

    等到整理完碎布头,天都快黑了,戴红娟那边也要下班了,考虑到马上就要去乡下,林荷觉得还是不应该虐待自己的胃,得去国营饭店再打打牙祭。

    因为按照小说里的描写,原身被分配的农村距离清江市挺远的,绿皮火车一坐就是两天,这得在火车上颠簸上几十个小时,睡觉吃饭肯定都是问题,林荷想想都觉得糟心,所以趁着没上车之前,赶紧好好给自己补补,能多吃点算一点。

    苗佳云最怕林荷去国营饭店,因为她已经见识过林荷花钱的本事了,可她刚想推辞,下一秒林荷就凑到了她跟前,附耳说了一句话。

    “你猜我今天在林国强手里面拿了多少钱?”

    只这一句,就让苗佳云到嘴边的话再也说不出口,因为她看到林荷那双亮晶晶如同璀璨明珠一样的眼睛,那里面闪烁着的都是痛快与得意,苗佳云心下一酸,为好友这些年所受的委屈而心疼,又为好友马上要摆脱那一群糟心的极品亲戚而感到庆幸欢喜,这一下,她竟然说不出扫兴的话来。

    两个人再次来到了国营饭店,这次林荷没再点面,而是直接大手笔地点了两个大菜,一个酸菜炖肉一个小炒鸡肉,花了一叠票证和钞票,要不是考虑到如今的时代特殊,加上她跟苗佳云的年纪不妥当,林荷甚至恨不得再点瓶白酒来庆祝庆祝。

    来国营饭店吃饭的人不少,但是像林荷这样大手笔点两个肉菜的真的屈指可数,两个人顶着旁桌不少食客口水肆意羡慕嫉妒恨的目光,旁若无人地大快朵颐。

    林荷中午光顾着跟林家人吵架对峙了,根本没顾上吃饭,苗佳云本来就是个吃货,最爱的就是吃肉,这俩凑在一块儿,战斗力也是惊人,最后连菜里面的汤汁子儿都被她们俩给拌饭吃光了。

    这样的吃相要是到了现代,怕是要丢人丢大发了,但是到了这个时代,好像就十分稀松平常了,人人都觉得食物来之不易,每个人都十分自觉地在执行光盘行动,是真的信奉浪费粮食是可耻的事情,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在饭店,都很少会有吃剩下的情况。

    吃过饭,林荷还不忘买了一大袋馒头,不确定火车上有没有饭菜可以买,所以她得提前准备一点干粮,免得在火车上挨饿。

    看出了林荷的打算,苗佳云很主动地提出要回家去给林荷装一饭盒咸菜。

    “前阵子菜站白萝卜便宜上市,我妈买了一大堆,做了剁椒萝卜丁还泡了酸菜萝卜,这两个就馒头很好吃的,我去给你拿!”

    这馒头过一夜之后就会变得又干又硬,要是没点酱菜就着吃,确实是难以下咽,林荷吃过苗妈妈做的酱菜,确实都很好吃,所以她也就没有拒绝,跟在苗佳云身后就往麻纺厂走。

    虽然已经快天黑了,但考虑到可能会跟林家人正面撞上,所以林荷也没直接进家属院,就在外面不远处的一条巷子里等着。

    苗佳云的动作很快,十几分钟的功夫这姑娘就如一阵风一般跑了出来,递给了林荷一个铝制饭盒,虽然盖着盖子,但是林荷也已经闻到了一股熟悉而浓郁的酱菜香味儿。

    给了东西,苗佳云转身就要走,林荷这才想到了什么,将她之前给苗佳云买的雪花膏和蛤蜊油塞进这姑娘的怀里:

    “明天我们可能不会被安排在同一趟火车上,说不定连面都碰不到,这两个你拿着,冬天肯定用得着,去了乡下要多留一个心眼,不要轻易相信人,我已经跟你嫂子说好了,等我到了乡下,就会给她写信,让她把你的地址转告给我,到时候我们再联络。”

    苗佳云眼泪立马就飚出来了,林荷忍不住叹了一口气,给小姑娘擦了擦眼泪,笑道:

    “哭什么?不管遇到任何事,都要坚强面对,千万别钻牛角尖想不开,船到桥头自然直,只要我们有心,迟早还有一天会重聚的,你相信我!”

    “如果不嫌麻烦的话,你就把你那些初高中课本都带上,去了乡下也别放弃学习,迟早有一天用得上的,知道了吗?”

    苗佳云一边抽噎一边点头,却仍然抱着林荷舍不得撒手,最后实在是天色太晚,再耽搁下去,去棉麻厂的路都要看不见了,只能摸黑回去,所以林荷好说歹说才把苗佳云给一步三回头地劝回去。

    林荷心里面也有些怅然,但人生无不散之宴席,这种分离的场面,林荷在现代当学生的时候就遇到过很多次,高中,大学,研究生,有过很多真心相待的朋友,但终究都是要分道扬镳各奔东西,所以她比苗佳云要更容易接受和适应得多。

    趁着夜色遮掩,她把馒头和酱菜都塞进了办公室里,一路疾步往棉麻厂那边赶,然而还没等她走出家属院那边那条巷道,忽然她就听到身后传来了异常的声响。

    不等林荷有所反应,她就感觉身后一股巨大的力道朝着她推了过来,她猛地向前一个趔趄,整个人就扑倒在地。

    耳畔传来风声,意识到危险,顾不上膝盖处擦破皮带来的剧痛,她几乎是下意识地往一侧滚了一圈,下一瞬,一把锋利的匕首就从她身侧飞了过去,差一点点就穿透她的后背插进了肉里。

    林荷心下大凛,昏暗的夜色中,她只看到一个男人蒙着面,具体什么长相无从分辨,唯独那一双眼睛目露凶光,如同一条毒蛇一般盯着她。

    林荷只觉得头皮发麻,吓得冷汗都快下来了,下意识张口就大喊:“救——”。

    第二个字眼还没有喊出来,忽然从一旁的巷子里传来了沉重的脚步声。

    那男人察觉到有人靠近,原本还想再朝着林荷刺过来的刀迅速收了回去,猛地冲上来就一把拽过林荷肩膀上那个军绿色挎包,又恶狠狠地往林荷的腰腹踹了一脚,这才转身往一边逃窜而去。

    林荷吃痛,整个人直接被踹倒在地,眼看着那劫匪就要逃出巷子,再拐个弯就要到拐到大街上去了,没想到就是在这个时候,从刚刚那个传来脚步声的交叉巷子里,竟真的走出来一个人!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