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婚事

推荐阅读: 沈姝傅慎言   交换游戏小说   一切如旧亦如初白玖月沈燿   无敌小刁民   谁言情深不悔贺梓凝霍言深   丑女逆袭夏乔司御北   楚月潼轩辕暝   顶级狂龙   重生狂妻,大佬宠上天  

    猛然间听到顾青川的声音,姜辞回头,眼里有惊喜也有恼意,“我刚在家看你走出去了,追也没追上,在大生家门口等了你好半天,你上哪儿去了?”

    他去办崔家老四去了,这丫头还不知道她差点被个恶霸欺负,顾青川走上前来。

    见他不说话,姜辞又问:“你来这里做什么?”

    顾青川一时语噻,很诚恳,“我今天来退亲啊……”

    姜辞:“……”

    她没给顾青川好脸色,“随你。”抬腿就走。

    顾青川跟在她身后,本来是找崔远山退亲的,崔二叔要娶林琬,嗯?这位二叔瘫痪了十几年,不知道还能不能斗得过崔远山,这亲事退还是不退,得看崔二叔能不能娶的成。

    “川哥,你真要退婚啊?”身后的男人一直没再开口说话,姜辞有些生气。

    顾青川看了看她身后,崔远山的后老婆梅宝英来了,“有人来了,回头再说。”

    大院门口的警卫员认得这位退休政委的夫人,敬了个礼,梅宝英挥挥手,给姜辞和顾青川领进了部队大院。

    梅宝英看到是两人一起来的,有些话想单独跟姜辞说,“川哥儿,梅奶奶有话跟小辞说,你先去四号家属楼吧。”

    顾青川压根没甩梅宝英,他才给崔老四收拾了,梅宝英知不知道她宝贝儿子一宿未归要害小辞的计划?

    总之这对母子都不是什么好人。

    姜辞说道:“你有什么话就说,支走川哥干什么?”

    部队大院的庭院很宽敞,这里是干部家属院,来往的勤务兵都朝着梅宝英敬礼。

    梅宝英心里骄傲,想当初她只是崔远山发妻的看护,那女人死后她接收了她的男人、房子和一切,现在另外一个女人想入住这个家,抢走她的一切,她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

    “小辞,你来了可太好了,老爷子在家里大发雷霆,不同意你崔二叔和你妈妈的婚事,你赶快去劝劝你妈。”

    “我为什么要劝我妈?”姜辞奇道:“这年头早就婚姻自由,崔二叔未婚,我妈未嫁,崔爷爷不同意,难道他俩就不能结婚了?”

    梅宝英噎了一下,难怪姜红雨说这小丫头牙尖嘴利,在言语上是讨不到便宜的。

    “你这孩子可真傻,你崔爷爷不同意,崔二叔不敢娶你妈,到时候林琬的工作也会弄丢,这事情要是闹开了,就连你老姜家也没脸,你爷爷一气之下,连你的工作和房子都要收回去,你们娘俩个睡大街喝西北风吗?”

    她循循诱导,“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姜辞摘掉飘落在肩头的落叶,掐在手心里把玩,“崔爷爷那年要娶你的时候,他父亲气到住院,拿枪顶在他脑门上不许你进门,我看你最后还是进门了,所以呀,崔二叔跟崔爷爷学的呗,他跟我妈的婚事准成,你说的这些结果都不存在,我一点儿也不担心。”

    顾青川跟在后头想笑,这丫头一贯如此,护自己人护的厉害,也容易得罪小人,若没个狠的在后头护着她,保不齐她要吃多少暗亏呢。

    他神情黯淡,他也就能在暗地里护一下她。

    梅宝英最恨人提起往事,她嫁给崔远山的过程并不光彩,崔远山的父亲甚至因此气死,故交好友只认前头的女人是崔老夫人,她到现在都挤不进崔家关系脉络里的太太圈子。

    林琬如果进门,她只有被排挤的更严重,小丫头可能是眼馋崔家的高门大户,崔平洲虽然是个残废,军衔可不是含糊的,给他做了女儿,什么样的好女婿找不到。

    她悄悄往后一指,“顾青川的家庭成分可不好,他父亲背着汉奸叛g的骂名死的,马上就连他也要下放,崔平洲也不是真心娶你妈妈,他们舍不得崔朵朵,才想出这个主意,让你顶了这门婚事,你可别上当啊。”

    “你是怕我妈进门后家里没你的地位吧?”姜辞眼风犀利,“拿人当三岁小孩子骗呢,你手段也不怎么高明。”

    梅宝英已经没有了耐心,“你自己想嫁给顾青川,就不顾你妈的死活,崔平洲是个残废,你让林琬嫁给他,你就是不孝顺。”

    已经走到了三层高的小别墅楼,姜辞敲了门,站在顾青川的身边,“你就等着看吧,崔二叔的腿一定能好起来,有这空你不如关心你那宝贝儿子,别让他去害人了,早晚有一天报应到他自己身上。”

    上辈子那混混青年做了不少恶,后来双腿被人打残了,崔远山很是闹腾追查了一阵,最后不了了之,姜辞一度以为是崔二叔的手笔。

    昨晚没看到老四回来,梅宝英心头一跳,姜辞这话什么意思?要报复老四?凭什么,凭她是个退休的机械厂工人的外孙女?

    小姑娘对权利真是一无所知,十个姜老头加起来,也动不了她宝贝儿子一根汗毛。

    她突然一凛,如果林琬嫁给了崔平洲,大可以求崔平洲对付她儿子,据她所知,那死残废很有些手段……

    保姆开了门,梅宝英立刻冲上楼找儿子。二楼的卧室没看到宝贝儿子,闯到三儿子的房间,两口子刚进被窝,被他妈闯进来了连忙分开。

    崔久穿上衣服,“妈,你下回进门能敲门不?”

    “你出去,我找你媳妇有话说。”梅宝英心里焦急,有些事她只告诉了三儿媳,这个窝囊没有进取心的三儿子什么都不知道。

    “我昨天上的晚班。”崔老三还想再睡一会,奈何梅宝英要赶他,“你出去住几天。”

    崔老三一头的闷气,他老娘就知道偏心四弟,觉得他这个和崔家没有血缘的儿子是拖油瓶、是耻辱,平时就爱答不理,说给赶出去就给赶出去,偏他媳妇就爱住大院里,说了几次都不肯搬到厂里的宿舍。

    他收拾了几件衣服,闷头走了。

    梅宝英将房门一关,“老四昨晚没回来?他去哪儿了?”姜辞的话总让她心里发毛,害怕有人要动她儿子。

    谈雪茹匆匆的穿好衣服,“老四说有要事去办。”

    “他去办什么事儿了?不是说过脏事不用他动手的吗?”

    “他……”谈雪茹支支吾吾,老四的点子太狠毒了,但是有用,所以她就没劝。

    “四弟说他去找姜辞,拖到哪个角落里睡了她,再去姜家提亲,等他娶了姜辞,看二哥还有没有脸娶林琬。”

    梅宝英一阵阵晕眩,直接甩了儿媳妇一个嘴巴,“你怎么不劝劝他,万一人家告他耍流氓,是要打头的!”

    谈雪茹捂着脸,哭道:“我劝不住呀,老四说我们瞎折腾,只有他那个法子最好,老姜家不敢告,他馋人家小姑娘漂亮,一门心思要娶,我有什么办法,对了妈,老四现在还没有回来,说不定事儿成了,您也就不用烦,林琬进不了咱们家门。”

    “成个屁。”梅宝英一头的怒火没地方发泄,“姜辞那个小贱人现在就在楼下的客厅里,头发丝都没乱。”

    老四是她在崔家安身立命的根本,没有这个和崔远山共同的儿子,她什么都不是。

    谈雪茹也害怕了,她低声说道:“妈,现在可怎么办,原本是想让崔朵朵过继给老二,我们家巧星正好代替她进文工团,没想到崔平洲要娶个带着拖油瓶的林琬,您可不能让老爷子松口,同意崔平洲和林琬的婚事,那我们在这个家还有好日子过吗?”

    她诅咒道:“老二那年要是跟他哥一样死在战场上就好了。”

    梅宝英带着儿子嫁给崔远山之后,就让儿子改姓崔,按崔家的排行老三,后来和崔远山生了老四,谈雪茹是她三儿媳,崔巧星是她的亲孙女,却不是崔远山的亲孙女。

    梅宝英就是用血缘这个借口,让老头子打消了把老三的闺女过继给老二,硬是压着他让崔朵朵过继。

    谈雪茹一脸的怨恨,“崔平洲这个残废明明有大把的人脉,连进文工团这么点小事情,都不愿意帮巧星,崔朵朵是他侄女儿,巧星难道就不是吗?”

    梅宝英淡淡的看了眼儿媳妇,“老三不是老头子亲生的,我费了多大的劲才让他改了姓崔,我知道你抱怨我偏心对老三冷淡,你也不想想,我对老三越好,崔远山就越膈应,我能让你们住进部队大院,你就知足吧,崔平洲恨你们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帮巧星。”

    她婆婆说的她都懂,就是心里不服气,想到那个计划也没有顺利的进行,谈雪茹懊悔不已。

    “姜辞那丫头命真大,您让姜红雨找机会推她下山,想把她摔死,林琬有心脏病,女儿死了她肯定会心脏病发而死,林琬死了老二就没了活下去的盼头,咱们再把崔朵朵嫁给那个地主家的狼崽子一起下放,整个崔家就都是我们的了。”

    “本来一环一环扣的好好的,哪知道姜辞摔下山没死。”

    计划完全打乱了,姜国柱那个该死的带着女人回来和林琬离婚,崔平洲娶了林琬,那残废今后的斗志岂不是更盛?

    梅宝英侧耳听了听,楼下的书房里,是崔远山和崔平洲震耳欲聋的争吵声。

    “崔平洲压着不肯让老头子找人脉把老四送到部队里去,想挡我儿子的前程,也要看他一个残废配不配。”

    她已经忍了二十年,经年累月的枕边风让崔远山的心慢慢靠拢在自己这边,崔远山对那个残废的儿子那点儿愧疚,也早就被崔平洲的寸步不让给磨平了。

    “你爸是很看中血脉的,哪怕老二想出娶妻认继女的主意,崔远山说他也不会同意,老二斗不过老头子,今天这婚事他们谈不成。”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