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

推荐阅读: 沈姝傅慎言   交换游戏小说   一切如旧亦如初白玖月沈燿   无敌小刁民   谁言情深不悔贺梓凝霍言深   丑女逆袭夏乔司御北   楚月潼轩辕暝   顶级狂龙   重生狂妻,大佬宠上天  

    芙蕾回到家,平民店铺买来的蛋糕得到了家人的一致好评。

    至于她拥有魔法天赋,大家虽然很惊喜,但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示,似乎还没有对蛋糕的热情更大。

    霍华德夫人夺过霍华德子爵手里的第二个蛋糕:“亲爱的,你还记得答应我什么吗?你不能再吃了!”

    “就吃一个!再一个!”霍华德子爵苦苦哀求。

    芙蕾觉得好笑,她悄悄扣下两个蛋糕,朝妹妹挤了挤眼,迅速在她的掩护下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霍华德夫人还在身后呼唤:“芙蕾!不许再床上吃!要在桌子上!”

    “知道了!”芙蕾应了一声,迅速关上了房门。

    她取出神灵之书,恭恭敬敬地在他面前摆上蛋糕,乖巧地问:“尊敬的魔王大人,您想要这个草莓蛋糕呢,还是这个甜豆蛋糕呢?”

    “既然摆到了魔王面前,就全都是我的贡品。”魔王懒洋洋地开口,从神灵之书里现身,坏心眼地把两份蛋糕都划进了自己的势力范围。

    金黄的猫瞳盯着芙蕾,期待她接下来的表现。

    “哼哼,我猜到了!”芙蕾得意地挑了挑眉毛,从背后拿出了什么,“给贪心的魔王再献上甜饼!”

    她把一碟甜饼推过来,魔王默默抬了抬猫爪,看着摆在自己眼前的三份散发着甜腻香气的甜品,沉默了半晌。

    ……他刚刚差点脱口而出“你是不是太惯着我了”,他可是魔王!人类的尊敬和供奉都是应该的!

    魔王扬了扬下巴:“草莓的,给你了。”

    当然,面对懂事的眷者,偶尔也要给点奖赏。

    “感谢您的慷慨。”

    看着芙蕾笑弯的眼,魔王心情不错地晃了晃尾巴。

    芙蕾随口说:“魔王大人真的很喜欢甜食呢。”

    “因为深渊里没有甜味。”魔王懒洋洋地回答。

    芙蕾拿蛋糕的动作顿了顿,她抬起眼,试探着问:“那个,魔王大人,深渊……是什么样的呢?”

    “是你这种小丫头不该好奇的地方。”魔王扫了她一眼。

    芙蕾挠了挠脑袋,她说起另一件事:“我一直以为您还没办法变回原样,所以才变成小猫、小鸟……”

    “既然能变形,为什么会不能变成人形。”魔王似乎觉得这个猜测有点好笑,他扫了芙蕾一眼,“但我确实无法变回原样了,被深渊污染之后,我已经没法变成原来的样子了。”

    “你不是好奇深渊是什么地方吗?”

    “那里什么都没有,只有混沌的黑雾,一旦沾染就会魔化。深渊原本就没有生物,所有的魔物,都是地面的生物被深渊污染后异变的。”

    芙蕾愣了一下:“那您……”

    “我已经被深渊污染。”他居高临下地看着芙蕾,一瞬间,他的瞳孔似乎变成了猩红色的,就像传说中记载的从深渊倾巢而出的怪物。

    芙蕾屏住了呼吸:“但您看起来很理智……”

    “因为我在克制,而且深渊的魔气也在散逸。不止神界即将消失,与之相对的深渊也会消失,所以在神界坠落、深渊消失之前,我得带着我的子民离开那里。”魔王看向芙蕾,“你想看我的样子?”

    芙蕾犹豫了一下,还是依照自己的本心,老老实实地点点头。

    “你猜到我的身份了,但我现在的样子,或许和你想象中很不一样。”黑猫身上黑雾散逸,六只羽翼展开,黑色的神降临于房间。

    ——“我是被污染的风神,是堕落的魔物之王,拥有世人畏惧的姿态。”

    芙蕾睁大了眼睛,眼前的青年拥有黑色的发和羽翼,俊美不似凡人的面孔上有一双猩红的眼睛,这是毫无疑问的,属于恶魔的姿态。

    但这样一双血腥气浓重的眼睛,却只让人觉得悲伤。

    魔王的羽翼动了动,他扭过头:“所以我才不用这副模样出现,会吓坏小孩子的。”

    芙蕾莫名从中听出点不安和委屈,立刻挺直了胸膛表示:“不!一点都不可怕的魔王大人!不如说我是吃惊魔物也会拥有这样的美貌,您简直就像是传说里的魅魔一样……”

    然后她就被黑着脸的魔王一把按住了下半张脸。

    芙蕾困惑地眨了眨眼,怎么突然不委屈了,却生气起来了?他是为了什么生气?

    芙蕾试探着开口:“美貌?”

    魔王冷哼了一声。

    芙蕾再试探着开口:“魅魔?”

    魔王黑了脸:“闭嘴!”

    哦,是不喜欢这个词。

    芙蕾露出笑脸:“那我换一个……”

    “够了。”魔王伸手弹了一下她的额头,“说点正事。”

    “这次得到了春季女神的神血,也算是意外之喜,你进入法师塔也不用急着帮我找神性道具了。借着这次能力提升,我会打开深渊的大门,带两个部下回来。”

    芙蕾一愣:“打开大门会不会……”

    “放心,深渊现在在我的掌控之下。”魔王相当从容,“只是以防万一,还是找个没什么人的地方比较好,等你晋封之后,你家里应该会考虑给你在王都准备住处了,选个偏僻点的地方,以后那里就是我们魔族的起始之地。”

    芙蕾深吸一口气,以霍华德家的财力,就算魔王大人说让她想办法在王都中心城区买套房子,她也根本拿不出这么多钱来吧……

    芙蕾稍稍有些好奇:“魔王大人,您的部下……是什么样的人呢?”

    魔王看着她:“嗯,怎么说呢,虽然多少被深渊影响变得喜欢胡闹,但实际上也都不是什么坏人。说起来,有几个和你还有点关系。”

    “嗯?”芙蕾疑惑地指了指自己。

    “不过见面了你应该也认不出来。”魔王耸了耸肩。

    ……

    与此同时,卡文迪许家。

    伊丽莎白刚刚回到自己的书房,她有些头疼地揉了揉自己的脑袋,这一次阿尔弗雷德殿下的事件相当麻烦。

    其实无论如何都能处理的,最麻烦的是不能让别人看笑话,可第一王子不顾自己身份尊贵的未婚妻,公然追求一位出身低微的小贵族之女已经够让人好笑的,无论怎么做,都很容易留下笑柄。

    或者说,暂时不管会比较好吗?

    伊丽莎白闭着眼休息了一会儿,再次睁开时已经又是一贯强势的模样:“帮我把芙蕾·霍华德的资料找来,还有霍华德家的。”

    “是!”

    贴身女仆很快在眼前的书架上翻找起来,另一位为她沏上一杯冒着热气的滚烫红茶,一边有些心疼地开口:“小姐,所有会在新人宴出场的贵族资料,您都已经查看过了,芙蕾·霍华德的,应该也看过了吧?”

    “还不够。”伊丽莎白喝了一口红茶,一般人觉得有些过烫的温度反而会让她安心,她长出了一口气,“那个只是粗浅的了解,现在她是能够进入法师塔的天才人物了,我得仔细了解一下,做好万全的准备。”

    “小姐,只有这些。”女仆把几本书籍搬到她的书桌上,“霍华德家的‘子爵’名号还是一代,太新了,基本只有当年的册封记录,没有更多的资料了。”

    “是吗……”伊丽莎白翻看了一眼,“她母亲家呢?我记得是叫……温蒂·路易斯。”

    “天呐,这您都记得!”女仆忍不住赞叹。

    “有为我吹嘘的功夫,不如勤快点动起来。”伊丽莎白头也不抬。

    女仆缩了缩脖子,乖乖去寻找路易斯家的资料。

    伊丽莎白垂下眼,无论那位王子如何胡闹,她都得把自己能做的事做到最好,她是卡文迪许家的骄傲,也代表着王室的脸面,她不能出任何差错。

    女仆悄悄把资料放到了她手边。

    伊丽莎白从后往前看,这个小贵族家似乎没出过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到了这一代还差点失去了贵族身份。

    历史倒是悠久得有些让人出乎意料,伊丽莎白一路翻到了第三纪元初,这个没什么名气的小贵族家族就已经存在了,真要论起来,说不定对方比卡文迪许家还要历史悠久。

    不过这么长的时间里,居然一个了不起的人物也没出过,也算是……挺窝囊的吧?

    伊丽莎白目光有些复杂,其实看到这里也就够了,但她徒然起了点无关紧要的好奇心,这个家族最远能够追溯到什么时候?

    她往前翻了一页,第二纪元末。

    诸神赐福人类对抗深渊的年代,路易斯家族的记录在……在格雷斯家族边上。

    伊丽莎白的瞳孔猛地一缩,在第二纪元末,路易斯家族居然也是能比肩格雷斯家的大家族!

    她不可置信地翻回了刚刚的页面,然而第三纪元开始,它就已经是落魄的三流贵族了,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一点记载都没有?

    是在抗击魔物的战争里损失过大吗?青壮战力全部战死?天灾人祸?

    究竟是什么,能让一个鼎盛辉煌的家族,一夕之间没落成,为了维持贵族身份苦苦挣扎的三流世家?

    伊丽莎白合上了书,她闭上眼睛,强迫自己放下这点好奇心。她还有很多事要做,没办法在一个小贵族的历史上花费太多时间。

    “芙蕾·霍华德,但愿你不会辜负先祖的荣光。”伊丽莎白低声念叨。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